第三十六章 你可以娶我吗? - 杠上霸道总裁

第三十六章 你可以娶我吗?

“别喝啦!”单波一手拿掉詹浩天放在酒吧台上已经喝了大半的酒瓶。 “你给我!” “你醉了!到底出什么事了?”单波扶着快要倒下的詹浩天,摇了摇他的身体。 男人喝醉酒只为两件事,一是金钱二是女人,金钱詹浩天不缺,那么就是女人囖,可以让他如此情绪失控的女人只有一个,那就是顾盼盼。 不过,两个人不是前不久分手了吗?难道是旧情复燃? “是顾盼盼出什么事了?” 詹浩天摇摇头,抢过杯子继续灌酒。 “两人又吵架了?” “她说我害死了她的孩子!” “什么?”单波惊呼,这个消息也太吓人了吧! “我不知道?我们每次都有那个,不可能是我的,不可能!” “是什么时候的事?”这下单波听明白了,原来说的是肚里未出生的胎儿。 “我不知道,不知道!不知道……”詹浩天口中喃喃自语,头一低,整个人扑倒在桌子上,一动不动。 哎!这是什么事嘛?叫我来喝酒,我还没喝一口,这个人自己却先喝醉了,敢情是叫我来埋单兼做代驾的吧! 单波付了酒钱,搀扶着跌跌撞撞的詹浩天回家。 “单涛,你今晚过来浩天的公寓,照顾一下他,我明天的早机,怕赶不及!” “好的,我马上过去!” 半个小时后,单波和单涛两兄弟齐齐出现在詹浩天位于君悦酒店的顶楼公寓里。 “他怎么啦?”单涛望着瘫软在大床上一身酒气的詹浩天。 单波耸了耸肩,无奈地两手一摊。 “顾盼盼说浩天弄死孩子!” “什么?” “嘘!”单波把手指放在嘴边,望了望床上正在翻身的某人,向单涛打了个眼色。 两个轻手轻脚走出房间,坐到客厅沙发上。 “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估计是一场意外,不过好像詹浩天怀疑孩子不是他的,可能因为这和盼盼闹翻了!” “不可能呀!之前他们感情好,没可能是那时候的事,从英国回来后,我们一直都有人跟着盼盼,也没见她有身体不适或去医院做手术什么的!” “这就奇怪了,难道事情不是发生在a市,是在外地?”单波分析道。 “这大半年盼盼去得最多也就是英国,会不会是在那里发生的?” “有这种可能?你马上去查查,这件事不弄清楚,里面躺着的人不知道要折腾多久!” “也是,浩天哥从未有过喝这么醉的,我是第一次见!” 单波去厨房倒了两杯水,拍了拍单涛的肩膀,笑笑。 “小弟,不要说你没见过,就是我,初中认识他到现在也有10几年,也还是第二次见他喝成这样!” “第二次!那么第一次是因为什么?” “你这么八卦干嘛!” “哥,你就不懂了,浩天哥可是我的偶像,我15岁认识他开始,他就一直是我奋斗的目标,学习的动力,不然我也不会考他喜欢的学校和专业。” “偶像?就你还想成为他的粉丝!”单波露出轻视的眼神。 “我怎就不能成为他的粉丝啦!” “没有好的心理承受能力和精准的判断,就连站在他身边都难,你要学的东西多着呢?” “我知道,我知道还要努力学习,哥,快说说第一次醉酒是怎么回事?” “他被一个好朋友出卖了!”单波喝了一大杯水后说道。 “啊?” “有什么好吃惊的,每个人就是这样长大的,不断吃亏受挫,然后学会避让和还击!” “怪不得浩天哥做事这么冷静和强硬,原来是有这样的经历呀!” 单波敲了敲弟弟单涛的脑袋,戏谑道:“所以他永远是你的偶像,你永远也无法超越他!” 单涛扮了个鬼脸,也只有在哥哥面前他才会放松心情,在某人面前他可是精神要高度集中,否则都无法跟得上他的节拍。 此时此刻在城市另一角的顾盼盼也同样直躺躺在床上,只不过她并没有喝醉。 她只是悲哀,心里堵着难过得哭不出声来,不仅是因为詹浩天给的三间公司让她产生有挫败感。 更因为早上詹浩天说的话令她又气又恨,她长这么大第一次打了一个男人的耳光。 她的手到现在还觉得隐隐酸痛,但这种痛远远比不上心里的绝望让人悲伤。 她冲动之下说出伦敦那晚的事,如果当时詹浩天想知道真相,她会告诉他,她并不是一定要追究他的责任,只要他对她表示歉意,说声对不起,她会原谅他当时的鲁莽,毕竟孩子没了,她也有一半的过错,但是她万万没有想到他没有,他第一反应竟然是怀疑孩子不是他的。 虽然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何中招了,可是书上不是说吗?避孕也会有失败的时候,那万万分之一的机会就是那么幸运地给她碰见了,她能怎样!而他呢?却选择不相信她。 原来在他的心里她一直就是这样一个随便之人,与其他交往的女人没有什么不同。 怪不得她想要的他没有办法给予,因为他压根就没想过要付出。 爱情在他的基因里根本不存在。 是我太笨了,以为像他这样的男人,可以说到做到。 那一晚看似美好的承诺,也只不过是他一时心血来潮信口开河而已。 顾盼盼,你醒醒吧! 不要再祈求爱情了! 她没有你想像中美好。 正在思绪万千,烦躁不安的时候,突然床头摆放的手机震动起来,盼盼动作缓慢拿起手机。 “喂!” “盼盼,你身体不舒服吗?”手机里吕苏关切的声音响起。 “没有,可能是感冒鼻塞而已!” “家里有药吗?要不要我现在买点药过来。” “不需要,我没事!” “我还是过来看看好,听你的声音好像很疲惫!” 此刻心理极度空虚的顾盼盼,几个月来冰冷的心房,在吕苏那一点点温暖的关怀下,渐渐地融化。终于明白为什么有人说乘虚而入就可以轻易获胜,原来是真的。 这一刻,盼盼似乎觉得自己抓到了救命稻草,获得了生存的希望,现在的她迫切需要一种体贴,一种关心,特别是一个男人的安慰来修补她支离破碎的心。 顾盼盼幽幽吐出一句: “吕苏,你可以娶我吗?” “我求之不得!” “我们明天就结!” “好!要我去接你吗?” “不要,明天9点民政局见!”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