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工作 - 杠上霸道总裁

第三章 工作

“爸,我明天开始要去公司上班,你给我安排一下!” “盼盼,你不是发生什么事了吧?”顾长春疑惑地望着女儿。 顾长春,a市著名房地产开发商盛世长安的老总,a市一半的房地产的建设就在其公司属下。不论是热销的商品房,还是带有安置性质的经济适用房,都有涉及。 个人资产过亿,在全市富豪排名也属靠前。顾长春的成功多亏于祖国的改革开放,这里有大环境的影响,也有个人运气的因素。 顾长春出生于南方的农村,家境一般,勉强读到高中毕业,就进城打工,啥工种都干过,如他所说只要不是违法犯罪的事他都干过,刚开始是工地搬运工,餐馆服务员,汽车修理学徒,接着是广告业务员,快递员,工厂送货员,后来工作时间长了,积累了些经验和资本,就和别人合伙开了家贸易公司做起钢材批发。 又恰逢是房地产兴起的初期,对于建筑材料需求大,生意做得红红火火,那时根本不用担心客源,钱先收货后给,只怕是没货给别人,绝不用害怕收不到货款,就这样凭着他早年积累的人脉和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干劲,也就是那年他赚到了人生的第一桶金,并且还娶了某房地产公司老板的独生女儿,也就是盼盼的亲生母亲吴秋梅。 后来吴秋梅的父亲去世,他就顺理成章进了房地产公司,成为了公司的大股东,再后来遇上黄金10年的房产热潮,他创建了自己的公司盛世长安,借助外部的环境和自身的聪明才智,不断做大做强,财富也急促膨胀,一跃成为行业的佼佼者,可惜吴秋梅没有福气享受这一切,在盼盼15岁那年因为乳腺癌去世。 吴秋梅的突然离开,让顾长春特别自责和内疚,总觉得是因为自己忙于生意而对妻子疏于照顾,才导致妻子的早逝,所以他一直都没有再娶。对唯一的女儿盼盼更是宠爱有加。几乎是有求必应,把盼盼捧上天! 也就是因为这样,盼盼大学毕业已经一年,平日就是吃喝玩乐,也不干活,顾长春一点意见也没有。甚至还说:爸爸养你一辈子又如何! 如今女儿却突然说她明天要去公司上班?难道这次去英国发生了什么事了吗? 看到女儿面容憔悴的样子,顾长春猜到了几分。 “盼盼,你是不是和皓天那臭小子吵架了?!” “我们不是吵架,我们是彻底分手,以后在我面前永远也不要提起那个人的名字!”原本还坐在大厅里郁郁不乐的盼盼一听,声调突然提高。 “好,分手好,那臭小子有什么好的!”本来顾长春对一直游走于女人堆里的詹皓天就没有好感,只是看见女儿喜欢,他才没多说,现在好,分手更好,只是不知道这次是真还是假。 记得盼盼大四那年快毕业的时候,有一天气呼呼回家,一进家门,马上冲上房间,拿出行李箱就要收拾衣服就说去旅游散心。 他一问,原来是和男友闹翻了。 刚开始他也没太在意,以为只是学校同学间的小打小闹,发小姐脾气而已。 他随口一问:“是谁惹我们大小姐生气啦!告诉爸爸,我找他算账去!” 这不问还没事,一问就问出了个大问题。 “就是那个詹皓天!,爸,你叫人把他打成残废!”盼盼顿时怒吼。 詹皓天是谁!顾长春当然知道,不要说天宇公司的名字响当当,就是詹学宇在你面前一站,那种气场迎面而来,就算是他这样经常出入各种场合的人也要躲避几分,怕稍不留意惹了詹老的不满,日子就不好过了。至于詹皓天更高调,时尚圈,影视圈,电子科技行业等处处都有他的身影。 时不时在娱乐头条版还看见他的花边新闻,频繁更换女友,有些是几天,有些是1周,反正就是新面孔不断。 这个看起来还不到30岁的男人,不仅遗传了他爷爷当年创业的强硬姿态,更有自身处事的狠劲,只要不是按照其自定的规则运行,你就不要想有好的下场。 有钱人的圈子很小,来来去去就是那么几个,顾长春接触多了,也就渐渐了解了詹皓天的为人,从生意人的角度来说,詹皓天的确有着天生做生意的优良基因,他懂得生意场的游戏规则,该狠的时候绝不手软,不会考虑其他人情世故,该做决定的时候绝不犹豫,只要认定就会第一时间抢占先机。 所以很多时候是他在引领着市场,等到大家都一窝蜂追上来抢蛋糕时,他已经悄然退出,赚了一大笔。 顾长春欣赏他做事的风格和敏感的生意触觉,但这只限于生意场上,如果要他和自己女儿有私人纠葛,他是一万个不情愿。 可能这是出于做为父亲的考虑,谁不想女儿幸福生活,嫁个好人家,诚然詹皓天并不是理想的婚姻人选。 他处事的无情和对女人的滥情都是不适合盼盼的。 “盼盼,你是怎么和詹皓天扯上关系的?”顾长春忍不住发问。 “这个?!”盼盼顿时无语,后悔刚才自己一时的冲动,脱口而出说了詹皓天的名字。 她不可能和爸爸说,自己当初就是为了子柔抱打不平,贪好玩与詹皓天协议交往,又因为喝了酒与其发生了关系。如果这样一说,以爸爸的个性,肯定不会相信,一定以为自己是被皓天欺负,说不定马上就找上门去。 当初都是你情我愿的事,她可不能因为爸爸的误解,让那个男人瞧不起她。 “爸,这个你就别管了,我们是经朋友认识的!我现在没事啦,刚才是心情不好而已!”她只能这样忽悠着顾长春。 顾长春见女儿不愿意说,也不好多问。 在这之后也试过几次闹分手的把戏,刚开始顾长春还暗喜,可没高兴几天,两个又冰稀前嫌,转眼又甜腻在一起。让顾长春都见怪不怪了。 难道这次是真的吗?从来没见盼盼情绪如此低落过! 算了,不管是这次分手是真还是假,如今女儿想上班毕竟是好事,就算把工作当作去玩也比在家生闷气好,于是顾长春笑嘻嘻对盼盼说:”乖女儿,你先从销售部做起如何?” “随便!”盼盼抛下一句,随即跑进了房间。

上一篇   第二章 获知

下一篇   第四章 初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