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相亲(一) - 杠上霸道总裁

第二十六章 相亲(一)

自从商场相遇之后,顾盼盼的心情更加糟糕,恰逢一连几天是假日,整个人干脆就窝在家里,门都没出,第一天还好,上上网,打打游戏,看看影片,也就很快过了,第二天就开始闷得慌,也不想重复昨日的事,正想寻找些事做打发一下无聊时间。 “盼盼,晓雪回来了”林子柔的电话打了进来。 “啊!什么时候?” “就是昨天!” “天呀!这个冯少坤也太厉害了吧!b市这么远他也能这么快找到!” “就是,也许这就是天意吧!” “那晓雪就这样给他驯服啦!” “不知道,晓雪说她不想再逃了,她逃不动了,只能等冯少坤厌倦她,放她走,她就有自由了!” “子柔,为什么男人总是这样的自私,永远想到的是自己,从不想对方的感受!” “是呀!也许是我们要求太多了,所以在爱情的游戏里受到最大伤害的永远是女人!” 顾盼盼放下电话,脑海里不断回想着子柔说的话。 是我们欲望太多了吗? 我们只是希望找一个喜欢自己,关心自己的人而已,为什么都这么难? 也许是我们不够自私吧! 正在浮想联翩的时候,熟悉的电话铃声再次响起。 “喂!” “是顾盼盼小姐吗?” “我是,你是?!” “我是心灵绿洲婚姻介绍所的彭先生!” “心灵绿洲?!”脑海中闪过名字似乎没一点印象。 “顾小姐忘了吗?您前一段时间在我们公司的网上登记了个人资料,想寻找另一半!” “啊!哦!”对方温馨的一提示,顾盼盼想起来了,好像是有这么一件事,就是在遇见詹浩天和黄倩如的那个晚宴后,被那个女人在洗手间一气,回到家,一时心血来潮就上了婚姻介绍所的网还注册了。 是什么网她不记得了,当时写得是什么要求也忘了。 “顾小姐,明天有空吗?如果有,明天我们会安排相亲!” “相亲?” “是的,没有问题,明天君悦酒店6楼中餐厅6点!” “好!” 盼盼望着早已挂断的电话,一时没有回不过神来,她摸了摸前额短碎的头发,这是怎么回事?相亲? 刚才挂得急,也没细问,这时间是有了,地点也有了,关键是相亲对象是谁才行?名字都没有? 不管啦!到时再说,随便抓到哪个是哪个!现在不是时兴速配吗? 尽管在顾盼盼短暂的情感经历里,对于相亲毫无经验而言,从青春期到大学期间,追求她的对象就络绎不绝,但大多不是冲着她家的背景就是公子哥玩玩解解闷而已。她根本看不上眼,连她有点动心的陆大海,也临阵脱逃,令她对爱情更没有奢望。 她表面看似开放,但内里还是很传统的,所以才会在和詹皓天第一次发生关系后,向他索要爱情。 只是没想到他承诺的爱情是如此短暂而已。 第二天顾盼盼特意挑了一条红色的连衣裙赴约,前一晚她特意上网搜了搜,原来大多数男人都喜欢淑女型的!皮肤白,身材好,而且80%喜欢长发飘飘的女孩! 单单就淑女和长发这两条她就已经输给别人好几条街了,怪不得林子柔、黄倩如、邓琳这几个,男人们对她们都如此多情,一早她就应该走这条路线,才不会被人轻易抛弃。 “是顾盼盼小姐吗?”还没开口说话,一到君悦酒店中餐厅门口就已经有一位穿黑白制服的侍应,非常有礼貌地迎了上来。 “是的!” “顾小姐这边请!” 她被带到一个相对私密的空间,外面看不到里面,里面却可以清楚看到外面的情况。 “顾小姐,按照您的要求,今天会安排3位男士与顾小姐见面,谈话的时间由顾小姐控制,如果还算满意,我们约定暗号为上水果,这样我们将不再安排下一位见面!如果不合意,暗号为上咖啡,我们会再做安排!” “你们知道我的要求?” “当然,我们会严格按照顾小姐的要求细心挑选,保证顾小姐满意!” 侍应露出一个标准化的笑脸,盼盼心里腹语:关键是我都不记得自己的要求是什么!当时就是闹着玩而已!如今既然洗湿了头,只能硬着头皮上了,也好,反正在家也是无聊。 “这么说如果今天都不满意,以后还会继续囖!” “是的,直到顾小姐找到合适为止!” “好,什么时候开始?” “第一位男士会在10分钟后到达,餐饮服务会在15分钟后提供!” “哈哈!”顾盼盼在侍应退下后,忍不住笑出声来! 现在是旧社会公主选驸马吗?轮番上阵,择优录取! 好玩! 10分钟后一个穿着得体的男士走了进来,西装虽不是奢侈品,但也属于高档货。 “您好,顾小姐,我是捷途物流的张扬。” “您好,张先生。”盼盼淡淡一笑。 捷途物流,a市最大的物流公司,垄断着公路、水路和铁路的运输。盼盼当然清楚这家公司的实力,只是张扬这个人?她不很了解!她双眼仔细打量面前的这个人! 带着一副黑框眼镜,脸型略胖,嘴唇很厚,算不上英俊,但还属于相貌端正!只是看他的年纪…… “顾小姐,应该很清楚我们捷途公司的情况,至于我是公司未来的接班人,也就俗话说的富二代,既然今天是相亲,我们也不要浪费太多的时间,我说说我的要求吧!” “张先生,请说!”他痛快,她也不想啰嗦。 “我只有一个要求!” “是什么?” “顾小姐是处女吗?” 处女?正想端起杯子喝水的盼盼差点被张扬的话呛到,什么人呀!一上来就问人是不是处女! 但遇事淡定的她很快就恢复了,盼盼微微扯开嘴角,并没有回答张扬的问题,反问一句:“张先生是处男吗?” “我,我,我是!”也许没有料到顾盼盼会反问这样的问题,张扬的回答有些口吃。 “哈哈,哈哈,请问张先生,今年贵庚?” “我今年38!”张扬猜不透盼盼的笑意,一脸困惑望着盼盼。 “38岁的处男很好!看来张先生不应该来这相亲,而是去医院看医生!” “你说什么?” “不是吗?你上街随便找个人问问,38岁的男人还是处男正不正常,这种人不是心理变态就一定是生理有缺陷!” “你,你太过分了!” “我说得算客气了,服务员,上咖啡!” “顾盼盼,你别太得意了!”张杨气得摔门而去。 “咖啡怎么还不上!”留下的盼盼也一肚子闷气。 想不到第一次相亲遇到的第一个男人这么极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