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我只是忘不了你 - 杠上霸道总裁

第二十五章 我只是忘不了你

“我们回去吧!”黄倩如望着詹皓天阴冷的脸,那双犀利的眼睛望着那渐渐消失的背影。 “回去?衣服都还没买!回去什么?我们走!”詹皓天拉着她的手快速走进一家奢侈品牌店。 “好好挑!”他说完潇洒地坐到名贵的沙发上。 衣着得体的销售小姐立刻堆积起满脸的笑容,热情招呼着:“这位小姐,请到这边!这里都是最新到的款式,与全球其他分店同步上市,每件都是独一无二的,不用担心会有撞衫的情况发生!” 詹皓天,天宇公司的总裁,她们当然非常了解,虽然好久没来,但以往每次都带不同的女人来,也就非常明白只要把詹总带来的女人服侍好,令詹总高兴,不要说这个月的任务,怕是这个季度,这半年的任务也不用担心了! “皓天!这件怎么样?”换好一身新衣的倩如站在詹皓天面前,后者眼角瞧了一下,皱了皱眉。 还没等詹皓天出声,立马就有人递上新的一款。 “这件呢?”某个还是不出声。 “那这件?” 詹皓天还是摇头。 ………… “皓天,要不,我们改天再买吧!”已经连续试了2个小时,倩如都觉得有点累了,关键是所有的新款都试过了,面前这个男人还是一脸的不高兴,很明显他的心根本不在这里,他是在为刚才顾盼盼的事生气吗? “不用试了,把刚才穿过的衣服全部打包!送到这个地址!” “是,是,詹总!”领班小姐恭敬地接过詹皓天递过来的纸条和黑色的信用卡,露出讨好的笑脸,心想!我的上帝呀!还以为不知哪里得罪了詹总,整晚阴冷着脸,一直心惊胆战的,好在有惊无险,有钱人的情绪真是难以捉摸,刚才一直表现不满,转眼又全部买下,莫非,这就是有钱人的任性! 从商场出来,詹皓天依然板着脸。 “现在我们去哪?”看着汽车行驶的道路并不是回公寓的方向。 “回家!” 回家?难道是回?倩如一阵窃喜,回国也有2个月了,但詹浩天从未有带她回过他的家,当然也从没有在她的公寓里逗留过夜。 难道他渐渐发现了她的好?所以…… 黑色的跑车在夜深人静的郊外穿行,车内安静无声。 似乎开了很长时间,车子总于停了下来! “下车吧!”詹皓天拉开车门。 在浓浓的暮色下,一栋别墅映入眼帘。 “进去吧!” “哦!” 踏入大门,大厅里奢华水晶灯让她眼前一亮。 “詹总回来了!”一个身穿制服的中年男人在大门边站立着。 “嗯!张伯,带小姐去客房休息!” “是,小姐这边请!” 黄倩如满脸疑问望了望詹皓天,客房?什么意思? 詹皓天看似没有心情搭理她,转身一声不吭进了书房。 倩如跟着那个叫张伯的上了二楼,房间装修风格清新,收拾得也很整洁,但看起来好像很久没有人居住。 “小姐,柜子有换洗的衣服,这边是浴室,如果有什么需要可以打内线电话666找我!” “好的,谢谢张伯!” “不客气,这是我份内事!” 等到张伯离开后,倩如拉开衣柜,全新的衣服挂满柜子,还是当季的新款。 他是经常带女人回来,所以才一早准备好这一切吗?她的心有了淡淡的失落。 原来她也只是候补而已。 简单梳洗后,坐在偌大的房间里,有点无聊,她走下楼,打算去找詹皓天。 书房的门半开着,她敲了敲门,没有人应答。 “皓天!”她推门而进。 在屋子的一个阴暗角落里,她发现了詹皓天,他手里拿着一瓶洋酒,已经喝了一大半。 “你来了,陪我喝酒!”詹皓天眯着眼睛高喊。 她缓缓走近,拉着詹皓天的手,轻声说道:“别喝了,皓天!” “盼盼!”詹皓天迷离的眼神望着贴近的女人,有种熟悉的感觉在面前掠过。 盼盼?难道他喝醉了? “我不是盼盼!我是倩如!”她加重了语气。 “你不是盼盼!那你穿她的衣服干吗?快点脱掉!” “好!我马上去脱!”倩如被詹皓天大声的怒吼惊吓到,她转身想离开。 可是已经来不及了,暴怒的詹皓天一手拽着她,开始强行拉扯她身上的衣服。 “别这样,皓天!”她又惊又慌,后悔刚才自己没留意这不是新的衣服。 但一切都太晚了,文弱的她怎能抵抗得了强悍的男人,而且还是一个喝了酒失去理智的男人。 很快,她被扒个精光,推倒在沙发上。 “你放不下盼盼!”倩如冰冷的声音在书房中飘荡,虽然承受这样莫名的羞辱!但她并没有哭泣。 “你说什么?!”詹皓天没有听清她的低语,他的情绪还处于烦躁不安中。 “你没有忘记她!” “你别胡说!我和她已经分手了!我不希望看见任何她的东西!”詹皓天看着面前几乎全裸的身体,头脑在逐渐的清醒,是的,那个女人已经不需要他了,她已经完美地转身,一如当初她说得那样潇洒。 詹皓天!你还以为她还会缠着你吗?她甩开了你的手,已经转投别人的怀抱了! 她说不要你管了!你还要继续自讨没趣吗! 对!就是要把她忘得彻底!你已经有新欢了,还要惦记旧爱吗? “我只是忘不了你而已!”詹皓天抚摸着那光滑的肌肤,情欲充斥的眼神紧盯着她。 “我?!” 望着那迷醉的双眼,黄倩如陷入短暂的迷惘,她不知道他说的是真还是假! 似乎等不及她的答案,詹浩天炽热的嘴唇顷刻落入那白皙的颈项上,带着霸道,鲁莽,强势的作风, 抱起那柔软的身体旋风似的跨步冲出书房,还没等倩如反应过来,人已经躺卧在客房的大床上了。 这样强悍的男人在床上永远是主导者,你只有跟随他的节奏和方式,而今晚的詹浩天比以往更甚,似乎不把她折磨得半死就誓不罢休,倩如觉得自己就是他发泄生理需要的对象,毫无温情可言,她害怕地嗷嗷讨饶,却只能更激发某人霸占的欲望。 直到第二天,她睡醒时,全身酸痛,房间早已空无一人,凌乱的床铺,床头柜上摆放的药片和字条提醒着她昨晚发生的一切。 字条写着:别忘了吃药! 他真是随时随地都能保持冷静!黄倩如冷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