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睿智的女人 - 杠上霸道总裁

第十七章 睿智的女人

隐匿在繁华闹市中的“山水茶馆”,装修风格古色古香,一进门口,悠扬的古筝委婉动听,萦绕着的缕缕檀香,芳芳甘甜,香气浓郁,让人顿觉神清气爽。 烫着一头金黄色卷发的岑田田,低垂的长长睫毛,修长的手指正端起精美的茶杯,细细地品尝着。 詹皓天进入厢房后,看到的正是如此不相搭配的场景,他觉得面前这个女人根本就不适合来这种地方喝茶,幽雅静谧的环境就不是她这种性感女人流连的场所,一眼看见这个衣着大胆开放的女人,只会想到烈酒,沉迷,堕落,情色的字眼,就如夜店里的寂寞独饮的女人。 偏偏岑田田却又喜欢选择这里。他与她的第一次见面也就是在这,当时的场景他还清楚地记得。 “您好,詹总,我是“简一”杂志社的副主编岑田田!” “您好!岑小姐!”他大方伸出握住岑田田伸出的右手,她的手很细长,有点冰,但却很有力度。 这种恰到好处的力度是源于她的自信吗? 詹皓天用审视地眼神直射着面前的女人。她很高挑,标准的模特身材,搭配着如王妃般的面容,简直就是妖魔的化身,詹皓天看过漂亮的女人也不少,但是如此令人眼前一亮的还真不是多,她不仅是有着外表的魅惑,她迷人的双眼透露的强势让人不容忽视。 正如她刚才电话里说的“詹总,如果您不接受我们杂志社的采访,我觉得是您的失策!” 从来只有各路媒体千万百计求他接受采访,还没有一个人敢在他面前说不接受采访是他的损失,究竟是谁有这样大的口气,他决定出来会一会这个女人。 “请坐!詹总!我知道您一定是好奇为什么有人敢挑衅您才来这是的吧!我和您的时间都很宝贵,客气话我就不多说了。” “好!岑小姐果然爽快!我们直奔主题吧!” “詹总,我先说一说我们杂志社的情况,我们“简一”虽然在a市不是销售额排名第一,但也在前3之内,我们最大的优势在于我们的消费群体是属于高端人群,“简一”作为以女性为主打的时尚杂志,它面对的是知性有内涵,有一定经济能力的高收入女性,我们不是通俗的娱乐播报,我们更注重挖掘更深层次的东西!” “更深层次?可惜,我并不想我的隐私暴露于大众的眼皮底下!” “詹总,所说隐私是指什么呢?如果是八卦杂志狗仔们所说的无中生有的事,还不如来一个独家的正面报道更吸引人气,我知道詹总并不介意别人的谗言妄语,但是对于一个成功的企业家而言,正能量总比负能量更接近主流,更有利于社会的和谐。” “哈哈,和谐!”詹皓天觉得面前的女人真是有趣,他从来不管社会和谐的事,那是官场人善于玩弄的把戏,他是生意人讲究的只是利益。 “詹总,是以为和谐不屑吧!当然詹总是一个行事喜欢独立特行的人,从不看别人的脸色,也不需要向旁人解释,只是这旁人也包括您的家人和女朋友吗?如果是真正在乎您的人,我想是会误会和担心的,詹总,难道也不在意吗?” 岑田田的话,让詹皓天有了片刻的沉默,爷爷确实对于他频繁上各种八卦娱乐十分不满,爷爷是军人出身,当然看不惯他的这些举动,所以才会不厌其烦地催婚,直到最近他和盼盼交往了,才不再提起,可是如果盼盼看到了,反应会不会更火爆呢?那个小女人脾气要生气起来可不是一般差! 似乎是觉察到詹皓天的神情有别,岑田田随即说到:“詹总如果有顾虑,我们可以先做一期,如果这次出来的效果不如詹总的意,我可以承诺以后不再骚扰詹总,但是如果詹总满意,我希望我们以后是长期合作的关系!” “好!没问题!”詹皓天挑起眉头,他喜欢和睿智的女人谈话,她们话语不多,但句句切入到要点,不需要浪费太多时间去磨合,和这样的女人做事很省心,她知道自己需要什么,也知道能给对方什么。 “不过,岑小姐,其实就算这次采访不成功,我还是不介意岑小姐私事上骚扰我的!” “不好意思,詹总,我应该没有私事要麻烦到您,而且我想盼盼也不喜欢我去找您吧!”面对詹皓天轻逗的语气,岑田田表现出一脸的矜持。 “你认识盼盼?!” “当然!不过刚才詹总的话我不会告诉盼盼的。”田田的语气很肯定,面带微笑,心中却是腹语,想不到你詹皓天也有怕女人的时候,如果不是因为喜欢杜燚的关系,她怀疑杜燚和林子柔关系暧昧,叫人跟踪林子柔,也不会知道顾盼盼是林子柔的好友,而且还是詹皓天的女友,毕竟眼前这个男人的女朋友太多了,根本不知道哪个才是真! 不过看他刚才的表情,似乎很在乎这个叫盼盼的。 “岑小姐,说也无妨!”詹皓天嬉笑,心中却想顾盼盼呀!顾盼盼,怎么哪里都有你的线人!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交友如此广泛。 这次见面后,不久岑田田就安排了独家专访,没料到专访一出,詹皓天人气急速上涨,一夜间从以前风流成性,到处留情的坏公子形象一改成为事业有成,精明能干的有为青年企业家,这不仅是因为他硬朗帅气的外表,更因为专访对他以往的风流韵事来了个大清洗,说一切都是为了生意宣传,只是被人歪曲事实而已,而且一直没有澄清,更显出他的清白。 整个专访重点在于详细关注詹皓天的聪明才智,敏锐的生意触觉,冷静果断的决策,这样正面的阐述一下子就覆盖了以前的瑕疵。 连爷爷看后,都满意地点点头,露出久违的笑容。 当然后来詹皓天也遵守了当初的承诺,与“简一”签订了长期合同。 但是因为私事,岑田田真是第一次找他。 “你怎么知道我在查当年的车祸案件?”詹皓天一坐下,就挑开了话题。 “这个詹总应该没兴趣知道,您更关注这个吧!”没有理睬詹皓天质问的话语,岑田田把一个信件推到他面前。 “这个什么?” “关于那起车祸的相关资料。” “你知道是谁做的?” 岑田田轻轻摇了摇头,淡淡的说道:“我只是猜疑这和黎志刚的爸爸黎晓昌有关?” 黎志刚?詹皓天当然认识,前不久轰动一时的鹏飞集团股权争议案,惊动全城,虽然后来不了了之,但黎志刚敢如此挑起矛盾,他挺而走险的举动还是令人狐疑。 那么他的爸爸黎晓昌又为什么和当年的车祸案有关呢? “黎晓昌现在在哪?” “他现在正在h市服刑!” “服刑!为什么?” “好像是因为有人举报,类似贪污受贿吧!” “我可以见见他吗?” “他应该不想见你吧!” “他知道当年车祸不是单纯的交通事故,是一起谋杀案是吗?”詹皓天阴冷着脸,放在桌子低下的拳头微微紧握。 “可能吧,但他应该不会说的!”岑田田语气亦然。

上一篇   第十六章 逃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