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五章 我对不起你 - 杠上霸道总裁

第一百三十五章 我对不起你

简易的房屋,冰冷的地面,闷热的空气,恶劣的环境……,这一切一切顾盼盼从未想像过的地方,在这里却弹奏着人类所认为的男女之间最美妙的协奏曲。 究竟是花费了多长时间,究竟是进行了多少个来回,没有人去深究和考量,对于詹浩天来说,他只是在不受控的意识下疯狂地推进,直到在一轮一轮的发泄中,渐渐地减退药力的影响,而顾盼盼,她除了承受别无选择。 她是心甘情愿的,不想他痛苦,正如他被迫离开,不想她受伤。 “盼盼!”压在她身上的某人终于头脑清醒,他颤抖的双手捧着顾盼盼肿胀的脸,又是心疼又是惊慌。 仿佛在遥远的地方听见有人呼喊,她的眼睛闪过一道柔光,带着欣慰和解脱,嘴巴动了动想回应詹浩天,可惜还未张开口,顾盼盼的脑袋一侧她昏厥过去。 “盼盼!!盼盼!!!” 詹浩天一边整理着两人的衣服,一边大声呼喊。 或许是他异样的声音在寂静的郊外太过刺耳,惊动了一直在不远处守候的单波,很快铁门被猛力地拍打着。 “浩天……盼盼!开门!快开门!” 正当单波不知里面发生什么情况,在外面着急如同热锅上的蚂蚁时,铁门瞬间被打开了。 “浩天,你没事吧!” “你滚!”詹浩天对着单波一声怒吼。 “盼盼她怎么啦?”一直把注意力放在詹浩天身上的单波被他吼叫声惊吓到,这才发现詹浩天怀里抱着的顾盼盼是处于昏迷状态。 “如果她有什么事,你也别想活了!” 詹浩天狠狠地抛下一句,脚步加快抱着盼盼就往屋外的汽车走去。 “浩天,等等我!” 尽管对这种事情的后果早已有了预测,深知在药物的作用下,在詹浩天失去理智的情况下,顾盼盼的受伤在所难免。但在单波简单看来,她的受伤无非就是肌肤外表因为动作拉扯造成的皮外伤,这不会伤及内脏,更不会涉及到生命。 然而詹浩天冷冰冰的一句:你也别想活了!让单波寒到心底,他不是因为詹浩天从未对他说过如此绝情的话而心寒,而是因为意识到事态严重,已经到脱离了他原本想像的范围而害怕。 在这一刻,他才恍然大悟,当时就算是多么痛苦,詹浩天也要赶走顾盼盼的决心,估计如果当时有条件,他是宁愿违背自己的原则去街边随便找一个应召女郎,也不想盼盼受到伤害。 因为看见盼盼受到摧残,这种痛苦比自己会死还要难受。 汽车在城市郊外坑坑洼洼的路上疾驰,尽管车子的性能不错,单波的车技也不赖,但还是无可避免车子发生颠簸,而每颠簸一次,詹浩天的心就沉一回。 他似乎感觉到怀里女人的体温在慢慢变得冰冷,生命在一点点远离。 “不要,盼盼你不能死!你死了我也不想活了!对不起,盼盼,我对不起你!” 低头瞧见顾盼盼的嘴唇已经红肿,她身上的肌肤没有一处是完好无损的,他不忍目睹,只能就那样紧紧地抱住盼盼,深深把头贴近在她小小的脑袋,不断地喃喃自语,此时的他自责地只想拿刀捅自己。 原本是2小时的路程,单波以1小时不到,驱车来到了离事发地最近最好的医院,他不敢有丝毫的冒险,害怕如果送到公司下属的医院会延迟盼盼的治疗,这个后果他担不起。 “医生,快救救她!” “医生!!!” “别吵!家属在外面等着!”深夜里急诊室的医生看了一眼躺在病床上的女人,又对身后的两个男人瞪眼。 白色的抢救室大门被无情地关上,透明的玻璃窗望进去除了长长的走廊,其他根本看不见。 詹浩天虚弱地靠在墙上,他的体力也已经消耗到极致。 “浩天,你受伤了?” 单波的惊呼,让站在门外的詹浩天才觉察到自己上衣血迹斑斑,他胡乱地摸了摸身体,没有伤口,他猛然意识到这血不是自己的。 “盼盼!盼盼!”他惊恐万分转身拍打着门,猛力地扭动门锁,急得想冲进急救室。 “吵什么吵!现在知道害怕了,一早干什么去了!”此时打开门走出来的急诊女医生的态度也很凶。 “对不起!医生,病人情况怎么样了?”单波一手拉着情绪不稳的詹浩天先开了口。 “病人现在要马上进行手术,否则会因为失血过多而死。” “手术?” “嗯,谁是病人家属?” “我是她丈夫!” “在这手术通知书上签名,病人马上要送去手术室!” “哦!” 詹浩天接过那薄薄的纸张,手里拿着签字笔,却感觉有千斤般的重量,他整个僵硬着,脑袋一片空白。 “快点签,病人目前情况很危急,现在不是想事的时候,你们这些男人口口声声说爱女人,却从不知道如何爱护她们。” “浩天,快点签名吧!救盼盼要紧!” 盼盼!单波的催促让詹浩天回过神来,他拿着笔艰难地签下自己的名字。 手术单上是什么内容,他看都没有看,他歪歪斜斜地签下,第一次发现原来自己的笔迹是如此丑陋。 “还有一件事,病人明显是受到别人的强暴,如果病人醒过来,我们会征求她本人的意见看是否报警!” “医生!报警!她不是……” 这报警两个字,还真把单波搞懵了! 一副严肃表情的急诊室医生也不管单波诧异的眼神,她不屑一顾望了望站在一边不吭声的詹浩天。 “你不需要向我解释,这件事究竟是家暴还是**,警察自有判断!” “医生,情况不是你看到那样的!” “好了,我没功夫听你们辩解,有什么话留给警察说吧!病人马上会转到手术室,你们到5楼等候结果!” “浩天,医生走了,我们也上去吧!” 单波拍了拍詹浩天的肩膀,后者的眼神一直处于游离的状态,令人担忧。 “嗯!” “浩天,匪徒把你带到那里,除了给你吃药还做了什么?”趁着詹浩天情绪稍稍平复的空隙,两人一边走,单波一边提出了关键的问题,他不相信那些绑匪的目的只是想玩弄詹浩天。 “他们…他们想要公司!” “公司?” “嗯,他们叫我签了文件。” “什么文件?” “就是………” “浩天,詹浩天!!!” 詹浩天的话还没有说完,才刚走到电梯口,就整个人往后倒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