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四章 让我来帮你 - 杠上霸道总裁

第一百三十四章 让我来帮你

行迹慌张的小看守一句大喊:“警察来了!” 在屋内逗留的三个人,反应迅速慌忙地四散逃离,顷刻之间只剩下衣衫不整的詹浩天瘫倒在墙的一角。警察终于来了,这是否也代表盼盼她们母女平安无事了呢? 屋内安静地可以清晰地听见自己喘息的声音,窗外是零零散散的喊叫和汽车发动机运作的声音,詹浩天一直紧绷的神经马上松懈下来。 糟糕的是,而一旦没有之前对于其他事物高度专注,他所受到的疼痛就会变得更加难忍,他痛苦地用后脑勺撞击着墙体,直到陷入半昏迷的状态。 “浩天!浩天!” “詹浩天!你给我起来!” 迷迷糊糊中詹浩天感觉有人在拼命摇晃着他的身体,他的四肢已经不知何时被解开,遮挡物早已被拿开,他用力睁开眼皮,映入眼帘的是那熟悉的黑溜溜的大眼。 “盼…盼,你是盼盼吗?” “是,我就是盼盼!詹浩天,你给我醒来,你不能睡!” “呵呵,盼盼,你没事了!” “我能有什么事!” 顾盼盼看见詹浩天红得发亮的脸,真是又急又气,自己都半死不活了,还惦记着别人。 “丹丹呢?” “丹丹很好呀!正在家里呢。” “这就好,这就好!” 詹浩天问完,似乎放下了一块大石头,整个人虚脱一般,他的全身已被药力侵袭着,他意识道药物的峰值即将要到了,自己很快情绪就会失控。 他紧紧闭着眼,隐忍着内心不断涌出地冲动。 “詹浩天!浩天!”他的沉默加剧了顾盼盼的恐慌,她伸手拉着他的手臂。 “你别碰我!”他避让着,挪动着身体,他已经没有力气站起来了。 “你怎么啦?” “你快走,快走开!” “我不走,我们现在要送你去医院!” “医院也救不了我!”他猩红色的眼睛喷发着异样的光芒,带着无法掩盖的情欲,似要把她融化。 “詹浩天,你不去医院你会死的,你这个没良心的,你说过要陪我到最后的你忘了吗?” “恐怕我要失约了!”他的嘴角扯出一个道痛苦的弧形。 “你不能说话不算数,你答应过我,我不死,你不能死!” “你不死,我不能死?” 顾盼盼这句话无疑是刺激了詹浩天的神经,当时说这句话的情节他依然记忆犹新,是的,他多么想做到,陪伴她到生命最后时刻,可惜他如今他不得不违背诺言了! “盼盼,浩天没什么大碍吧!” “单波,匪徒捉到了吗?” “还没,这里地形复杂警察还在搜索!” “哦,那我们先送浩天去医院吧!” “好,浩天,我们走!” “别碰我!” 单波还没碰触到詹浩天的身体,后者已经条件反射地怒吼。他的声音夹带着沙哑和兴奋,有别于平常。 外面的天色渐渐暗沉,借着昏暗的灯光,单波终于发现了詹浩天的异常。这对于阅人无数的他来说,只需一眼,他就明白在詹浩天身上刚才发生了什么事! “浩天,你……” “快把她带走!” “……” 单波低头沉默片刻,从詹浩天的隐忍的眼神里他读懂了,詹浩天是宁愿自己辛苦,也不想盼盼受到伤害。 “盼盼,你先出去吧!” “我不走,詹浩天,你为什么老是要赶我走,你不是还爱着我,关心着我吗?” “盼盼,浩天他不想伤了你!” “不想伤了我,为什么?” “因为他……” “单波,你别吱吱呜呜的,有话快说,你没看见他现在痛苦的样子吗?现在还不送去医院,说不定他真会没命的!” “好,我说,浩天他被人下药了!” “单波!” “下药?” 面前两个人齐声的应答让单波再也忍不住了,事情已经如此,单波再也不能隐瞒了,毕竟救人要紧。 “是的,他被人下的是类似催情散的春药,这种药一旦发作,会使人变得疯狂,情绪不能自控,别人一碰他就会产生暴力倾向,对他自己和他人都会产生伤害!” “你是说他会自残!” “差不多!” “那更应该快点送去医院呀!” “没用的,一来这里离医院太远,说不定走到半路就会药性大发,二来就算去到医院,也是没有其他药物可以医治的。通常是打镇定剂,但只是维持一段时间,根本不能治本,而且我们不知道被下的药的份量有多重,如果用的剂量不够,会适得其反,用量太多对身体又会产生副作用,他的脑袋有瘤,这会不会导致他昏迷不醒呢,这存在太大的风险!” “单波,你这是什么意思?没有药物医治?难道我们只能眼睁睁看着他在这受到疾病的摧残,而无动于衷吗?” 单波看着顾盼盼着急的眼神,又看了看詹浩天开始拼命拉扯衣服的举动。他狠了狠心,深呼吸了一口。 “其实也不是没有办法!” “单波,你真是急死人了,有办法你早说呀!” “这办法可能要委屈你。” “委屈我,怎么说?” “被下了这种药的人,唯一解救的办法就是尽快完成男女的交合,等他发泄完了,热潮退去,就会没事!” “啊,你是说……” “没错!” “单波,你让她走!”詹浩天用尽有的一点理智支撑着把话说完。 “好,让我来帮你!” 顾盼盼一向是说到做到的人,面对着情绪渐渐失控的詹浩天,她慢慢走近,直到她的手触摸着他滚烫的脸,她看到他的眼里有着浓浓的情意。 “你不怕我会伤到你!” “我怕的是你不要我!” “盼盼……” 看着眼前这对饱受感情折磨的一男一女,单波无奈地摇摇头,悄然关上房门。 尽管有了心理准备,顾盼盼还是没有料到单波所说的委屈是怎么回事。 这不是纯碎的男欢女爱,这也不是简单的粗暴行事,而是硬生生的虐待。 她根本还没开始进入状态,就已经被他伤得体无完肤,她娇嫩的肌肤在他的揉捏下变得青一快紫一快,下体的疼痛根本不是用撕裂来形容,原来这个世界有一种欢爱叫作体罚。 比起今晚,多年前英国伦敦那一夜,简直是小巫见大巫。 顾盼盼很想用笑声来驱赶自己心中的阴霾。 可是她笑不出,她也哭不出。 身上那个男人近乎于癫狂的举动,让她疼心,她轻抚着他汗流浃背的肌肤,努力迎合着,让他一次一次在她身上得到满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