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三章 想得太简单 - 杠上霸道总裁

第一百三十三章 想得太简单

这个冷漠的男人嘴里吐出的话,让詹浩天愣了愣。 让他尝尝被人看不起的感觉?也就是说对方曾经有过相同的遭遇,要有这样的遭遇,很显然只能是生意场上的人。 他努力地在脑海里回忆自己曾经得罪的人,一个又一个快速掠过,实在想不到有谁会有如此的胆量敢和他抗衡。 “詹总可以不签,但是后面会发生什么事我就不能保证了!”那个男人的声音再次响起。 “我可以给钱你,只要你放开丹丹!” “呵呵!钱?!我不稀罕!我要的是你净身离开公司!” “就算我离开公司,我也会东山再起!” “没错,你可以东山再起,可惜你再也耗不起,别忘了你的时间不多!” “你什么意思?” 难道他也知道自己脑袋有瘤这件事? “詹总,你也太小瞧我们了,你觉得我们不做好充分的准备,会轻易出手吗?废话少说,我们给你5分钟考虑,签还是不签,温馨提醒一句詹总,如果不签的话,下一段录音就是你心爱的女人顾盼盼的!” 顾盼盼的名字不提还好,一提詹浩天顿时慌了神,这是他内心最缺乏抵抗的弱项。对着这班恶魔,他们的行为太过诡异,一不高兴什么事都做的出来,不就是变成一无所有吗?大丈夫留得青山在,还怕无柴烧吗? 最重要的是女儿和盼盼没事!于是詹浩天没有多考虑脱口而出。 “好!我签!” “詹总真是爽快,黑仔,拿资料过来!” “是的,大哥!” “你把我绑成这样,我还怎么签字?笔迹不对,所签署的文件都会无效,这个简单的道理你不会不懂吧!” “詹总,多谢你的细心,可惜你的真实目的不是想签好名,而是想目睹我们的庐山真面目吧!” 哼!看来对方警惕性颇高,詹浩天只好悻悻说道。 “你们想多了!” “究竟是我们想多了,还是詹总你想得太简单了?在有相关资料证明前提下,使用私人名章和本人指纹可以代替签名,这个流程詹总应该比我们清楚吧!” 带着浑厚声线的男人冷冰冰的话语让詹浩天打了个冷颤,此人能说出这样的话,那么是否就代表他的私章在他们的手上呢? 这件事越来越复杂?他的私章一直在公司保险箱里锁着,要取出每次都要经过三重密码,其中有一道还须要他本人的指纹才能开启。 他们是如何破解密码,然后进入保险箱取出私章的?如果私章他们都能拿到,那么保险箱里的机密文件他们是否也找到了呢? 这么熟悉公司内部的运作,除了公司的人不会是外人,难道是公司有内鬼?能够进出他的办公室,而且还熟悉内部的运作的人除了单波两兄弟,剩下的就是助理和秘书了。 林劲是他一手提携的,为人老实低调,会是他吗?如果不是他,那么又是谁呢?孔雪菲吗?但是她并不知道密码呀? 詹浩天的眉头紧皱,脸上红通通的,太多的疑问加上身上的燥热一阵一阵侵袭着他的神经,令他根本无法冷静思考! “哈哈…!”一声肆意的狂笑打断了詹浩天混乱的思路。 “怎么,詹总也有害怕的时候吗?放心,只要你配合,我们会尽快让你解脱!来人,把文件拿上来,盖上詹总的私章和指纹。” “你们别太放肆了!我不会放过你们的!” 尽管詹浩天极力反抗,毕竟他只有1个人,怎能抵过三个男人的禁锢,在一轮力量悬殊的较量后,他被迫在文件上按下了指纹。 “大哥,所有文件都签好了!” “嗯,叫律师过来,把这样文件落实了,30分钟后完成股权转让的全部手续,还有通知mt公司资金可以到位了!” “是,大哥,我马上去办!” 话音刚落,脚步声已经渐离屋子,他们刚才提到“mt”公司,是那家全球著名的私募流氓机构吗?他们的目的不是经营,擅长资产的重组和并购,也就是俗话说的倒买倒卖公司,难道他们想将公司卖掉?詹浩天的心一寒,如果有这样的机构参与进来,这和宣布公司破产根本没有区别! “你们究竟干嘛?” “詹总,不,你现在已经是一无所有的人了,不是詹总了,詹浩天,公司你没有股份了,不需要对它这么长情!” “你需要的东西拿到了,现在可以放我走了吧?” “本来可以,但我们老板还想要一样你的东西!” “什么东西?” “你的精子!” “混蛋,你们变态!” “我们可是为你好,詹浩天,你也知道这种药物在两个小时后,如果不交合释放出来,你就会死掉!” “我宁愿死!” “嗯,你还真是刚烈,怎么?这么快就活腻了!可惜你的命阎罗王还没到时候来收。” “大哥,那边有消息了,资金已经全部到位,手续办好了!” “好,我先回去和boss汇报,这里交给你们!” “是,大哥放心,你慢走!” 詹浩天明显感觉到屋内气氛变得紧张起来。这些人在有头头在场下,还有所顾忌,如今东西拿到手了,他再也没有利用价值了,他们对他的态度更加恶劣。 “詹浩天,你现在是不是很辛苦,要不要兄弟来帮你!” “哈哈哈,涛哥想不到,你还好那口,你是男女通吃吗?” “有时候,人就要找新鲜刺激的事,才没白活,何况是帅哥在此,又怎能错过呢?” 名为涛哥的人一边伴随着阴阳怪气的语调,一边贴近詹浩天的身体。 “你敢碰我!我让你不得好死!” “啧啧!詹浩天,你未免太过自信了,这里是荒郊野岭,你觉得有人会来救你吗?没有人救你,你只要等死的份!我现在是好心帮你,你还不领情!” “涛哥,别和他这么多废话,直接上得了!” “嗯,我也是这么想!詹浩天,你的皮肤真好,弹性十足,不愧是经常锻炼的人!” 此时的詹浩天的脸被他那双带着烟酒刺激气味的手来回摩挲着,恶心地只想吐!他很想反抗,可惜体内的药物开始发挥作用,他除了全身上下被小虫侵袭般疼痒难受,热潮烧得他口干舌燥,手脚根本是软弱无力。 “怎么,现在特难受吧!还是我来帮你吧!我会让你舒舒服服的,你肯定会有一番和女人在一起不同的感受,说不准你以后会爱上这种也不一定!” 涛哥的手开始伸到他下体的敏感区域,觉察到身下的异样,詹浩天费劲全力挪动了身体。 “你走……开!” “别怕!” “滚!” “啊…詹浩天你竟敢咬我,看来不给点厉害你尝尝,你还真小看我了!” 就在涛哥打算解开詹浩天裤带的时候,后者一个低头,狠狠咬住了他的耳朵。他痛得哇哇大叫,整个人跳起,正想对詹浩天就是施于一脚。 外面负责把守的人慌慌张张跑了进来。 “涛哥、黑哥,快走,有警察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