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二章 你只能相信 - 杠上霸道总裁

第一百三十二章 你只能相信

绑匪们提起吃饭,让詹浩天明白如今的时间,他从公寓出来的时候大约是下午4点左右,现在是晚餐的时间,也就是车程大约2个小时,加上路上等灯和堵塞的时间,他基本可以确定这里是a市的城乡结合部。 知道还没有离开a市,他心稍稍定了些,然后对于吃饭这件事他还是警惕了。 他硬生生回了一句:“我不吃!” “你不吃?!”,一声粗鲁的喊叫在詹浩天的脑后响起。 “坤哥!” “坤哥!” 左右两个人齐声招呼着,看来这个坤哥是他们的头,他是一直在车上,还是刚刚才到这地的? “詹浩天,我劝你还是识时务一点比较好,我们兄弟几个都是粗人,脾气不好,一生气起来,手脚都不长眼的,伤了你尊贵的身体就不好了!” “我不吃,叫你们的老板来见我!” “放心,很快你就会见到的,黑仔,喂詹总吃饭!” 坤哥阴阳怪气的语调让詹浩天清楚这个人并不是好对付的。 “我都说不吃了,你们这样对我,休想我答应你们的条件!” “呵呵,看来詹总是搞错方向了,如今不是我们要求你,而是你必须按照我们的条件去做,否则有你好受的!”名叫坤哥的人终于失去了耐性。 “奶奶的,我长这么大还没喂过你吃饭,如果不是老大说不能把你饿坏了,你能享受老子的照顾,来,吃!” 那个叫“黑仔”的人也不管詹浩天同意与否,一大勺饭就往他嘴里噻。 詹浩天紧紧闭着嘴,拼命地甩头避让着,尽管他闻到饭菜的香味,已经勾起了他的食欲。 其实他肚子很饿,从前天到达海边别墅起,他就没有好好吃过一顿饭,回到a市,又是烟又是酒,加上这几天睡眠不足,他的身体虚弱地很,所以才会一出门被两个押着上车,完全无力反抗。 “我说你真是敬酒不喝想喝罚酒是吧!”在来回折腾了几回无果后,“黑仔”渐渐脾气上来。 “啪啪”两下,他重重地打在詹浩天的脸上,詹浩天原本因为饥饿晕乎乎的脑袋被他的巴掌打下来,更加剧了头疼的感觉。 “小黑!你怎么这么快没耐性了,让我来!” “tmd,你以为是老总就可以神气了,涛哥,别管这种人,饿死他算了!” “你傻呀,兄弟别坏了大事,他暂时还有利用价值!” 感觉到有人在一步一步接近,詹浩天往后退了退,终于碰到了冰冷的墙,后面已经没有退路了。 “你别过……”还没等詹浩天喊出一句,一口饭已经灌进了他的嘴里。 “我,呸!”詹浩天反应也很快,那口被他含在嘴里的饭顷刻向前喷出,似乎喷到某人一身。 “你还真当自己是大爷呀!”涛哥脚一伸,狠狠地踢到詹浩天的肚子上,这一脚力度真是不小,詹浩天觉得一股钻心地疼直达他的五脏六腑,他的额头立刻冒出了冷汗,他痛苦地倒在地上。 “你们俩个,这点小事都做不好,詹总嫌这里的饭不好吃,你们就别强迫了,来,詹总,喝些水吧!” “水,我也不喝!” “水也不喝?”坤哥冷笑道。 “詹总,这可由不得你,你们俩个,给我好好喂!” “是,坤哥!” “呜呜……” 于是詹浩天被人摁在地板上,一人捏着詹浩天的鼻子,一人固定着他的嘴巴,水缓缓灌进了他的肚子。 “咳……咳!” “看你真是自作自受,让你好好喝不肯,偏让人动粗才行!” “涛哥,别管他,我们去吃饭!” “嘭”的一声,屋外的铁门紧紧关上,屋内一片寂静! 詹浩天勉强站了起来,围着房间走了一周,这里是哪里?周围这么安静?屋子有窗可是没有风进来,这个季节应该秋风起才对,空气这么闷热,不可能是靠近海边,难道是在a市西北角荒废的工业区? 这样一想,詹浩天的心沉了下来。这里的信号本来就不好,而且一上车,他们就把自己的手机没收了,单波出差今晚才回来,就算酒店的人第一时间发现他专车的钥匙,也不会以为他被人绑架了,毕竟这几天他都没有出现在a市。 怎么办?如何通知他们?如果没有人来救他,他自己怎么逃脱! 詹浩天的头脑还没清醒,一股骚热就从心底里蔓延开来,带着一波又一波的热潮烧得他浑身上下如火球一般。 坏了,刚才喝的水有问题? 他不想吃饭就是怕他们下药到食物中,可惜逃过了一劫,还是没能躲过另一劫。 时间在推移,药物在他身上逐渐发挥作用,他十分清楚这种欢情散的功效,在药物的峰值到达顶端的时候,如果没有人来帮忙,他会只剩下半条人命。 这种杀人于无形的药物不是一般人能拿到的,是谁有这么大的本事? 为了避免受到药物的摧残,詹浩天用头拼命撞击着墙壁,他希望能在药物发作之前,把自己搞晕。 然而他的计划没正式开始,房间的门已经被人打开。 “詹浩天,你想死,没这么容易!” “你是谁?” 他听出这是一把不同于其他三个人的声音,难道这就是他们所说的老板? “我是谁,你不需要知道!” “你究竟想怎样?” “这是关于你名下所有财产的转让文件,只要你签了,我们马上就可以放你回去!” “哈哈!你觉得我会同意吗?” “你必须同意!” “你这么有自信?” “阿坤,把手机拿过来,播给詹总听听!” “是的,大哥!” 一声开门的声音响起,只是稍等片刻,窸窸窣窣的脚步声又回到了房间。 “好好听着!” 有人拿着手机贴近他的耳朵,他清晰地听见里面传来对话的声音。 “你是詹安琪小朋友吗?” “你是谁?” “我是你爸爸的好朋友,你爸爸让我来接你回家!” “我爸爸?” “……” 关键时刻,手机声音顷刻之间停止了。 “你们把我女儿怎样啦?” “詹总,先别紧张,如果你保证答应我们的条件,我们会保证不伤害你宝贝女儿的一根头发!” “我怎么能相信你们不会伤害到她?” “你只能相信!” “就算我现在签了,公司的核心资料你也无法获悉,你拿着空壳公司又有什么用呢?” “这个詹总就不需要担心了,我们的目的不是要公司,我们只是希望你一无所有而已!” “一无所有,为什么?” “很简单,让你也尝尝被别人看不起的滋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