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一章 目的性何在 - 杠上霸道总裁

第一百三十一章 目的性何在

孔雪菲对着手机着急地喊道,可是回答她的却是嘟嘟的电话挂断的声音。 她心中有种不祥的预感在脑海里闪过。 吕苏听似平淡的语气,却是隐忍着一种愤慨的情绪。 于是,她急匆匆走出公寓按下了电梯的开关,可惜当她走到楼下一看,君悦酒店门前外除了繁忙的客流在穿梭,根本不见詹浩天的身影。 他这么快就开车回家了? 孔雪菲赶紧驱车前往江边公寓,然而她不但没有见到詹浩天的面,连他家的大门都进不了。连续按了按门铃,直到惊动了对面的住户开了门。 “小姐,你找谁?” “阿姨,你今天看见这对面家有人回来了吗?” “没有!不要说今天,这里已经有一两个月没人住了!” “一两个月?”,是不是自从他和顾盼盼分手后,就没有回过这里?她前几天来过,也是吃了闭门羹,她还以为佣人出去买菜了,从未想过,这里会空置。 詹浩天没有回来这?那他又会去哪呢? 正当孔雪菲在四处奔波找詹浩天,毫无头绪之时,一场劫难正发生在詹浩天的身上。 此时此刻一辆黑色的商务车正飞驰在a市的主干道上。 “你们要带我去哪里?” “詹总你千万别紧张,在没有得到我们想要的东西之前,我们不会伤害到你的!” “你们究竟想要什么?” “你很快就会知道了,现在你最好别再出声,否则我会把你的嘴封住!” “黑仔,怎能对詹总如此无礼,小心大哥知道了拽了你的头!” “大哥才不会呢!” “你想试试?” “………” 这一左一右夹住在两边的人,就在詹浩天的耳边你一句我一句地调侃着,全然不顾口水在他的脸上飞溅。 这对于有轻度洁癖症的詹浩天来说,无疑是极度厌恶的,如果不是自己的手脚被他们死死捆绑着,眼睛又被厚厚的棉布遮挡着,估计他会一脚踹过去把他们踢出车外。 哎,都怪自己太大意了,爷爷的丧事办完后,他原本想到外面散散心,可是看见别人一家老小在海边嬉水的场景,他不免有些伤感,回到位于a市郊区的海边别墅,然而在那里,他又忆起了当时和顾盼盼相处的片段。 虽然事过境迁,然而再次看见屋内的摆设,他还是想起了当时的场景。 他当时在大厅里强上顾盼盼的情景,她从二楼跳下去摔伤腿的经过,她为了夺回手机意外扭伤腰的过程,一一在他面前回放。 甜蜜和酸涩混杂在一起,他的心如被堵了块石头。他逃离了客厅,来到了卧室。原来在客房的衣橱里还放着,顾盼盼被他强迫到别墅的那天留下的衣服,是简单的白色衬衣和蓝色休闲裤,那里似乎还留存着她的香味。 从时间上推算,女儿丹丹就是在这里怀上的,他的心情无比复杂,如果那天他没有去盼盼家找她,她会怎么样呢?她真的会和吕苏结婚吗? 命运真是开了大大的玩笑,他是强迫她结婚了,可惜他依然要离开她!真是命里有时总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 当晚他喝得酩酊大醉,实在不想在那受尽折磨,第二天中午匆匆忙忙往a市赶,在回的路上,意外地听见收音机里传来的新闻,顾盼盼和陆大海合作的网上家居装修的项目非常成功,国内市场开展得红红火火,下一个阶段大有进军海外的打算,报道中还隐隐约约寓意两人的好事近,这让詹浩天大受刺激。 原来他根本做不到如此大方,是的,他嫉妒,他伤心,他甚至产生深深的懊悔。 带着复杂的心情他回到了君悦酒店,第一次没有洗澡他坐在地板上通宵达旦不眠,直到孔雪菲出现在他的面前。 他很不想别人看见他不修篇幅的样子,于是他逃也似的离开了公寓,却没有想到一出电梯门就遭到一群人事先的围击,他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就被人左右夹攻押上了车 如果是平日,他还会有一个司机兼保镖跟着,偏偏昨天他开车回来后,就叫司机休息去了。 而世事往往就这样,你天天关注反而没事,有一天你忽略了,偏偏就出事了。 坐在狭窄的空间里,詹浩天知道车子正在渐渐远离繁华的市区,虽然他眼睛被蒙住看不见,但是他的耳朵听见外面的汽车喇叭声正在逐渐地消失,街道两边吵杂的叫卖声不再飘进耳膜,这也就意味着汽车在人迹稀少的区域里行走。 究竟是谁想绑架他?目的性何在? 很显然绑架他的人目的不是要他的性命,所以他才这么淡定,那么是为了金钱还是其他? 他心理猜测着,脑海中浮现各种可疑的人物。 从政客到生意场的人,依然是毫无头绪? 他想不到会有谁采用如此不冷静的手法,在他的地盘上挟持他,无疑是在太岁头上动土,如果单波找不到他,第一时间酒店的监控录像可以找他。 他故意在上车前丢下了他的车钥匙,无非是想给办案的人留下证据。 “到了,下车吧!” 车子终于停下来,詹浩天被人拉下了车。 一股油漆味扑面而来,詹浩天用力地嗅了嗅,不像是装修用的油漆,反而像是汽车维修厂的机油味道。 “进去吧!” 他被人从背后一推,差点跌倒在地上。 “兄弟,我尿急!” “什么?” “呵呵,我说我尿急,这人有三急,这很正常!” “詹浩天,你别想耍花样!” “两位兄弟,我不是逃走,我只是去方便而已,如果你们俩看不过眼,可以跟着!” “黑仔,跟着他,别让他跑了!” “知道了,这边!” “你这样绑着我,我怎么解手?” “你怎么这么多事!你拉不拉,不拉就算了!” “这样子,我尿不出来,我可是有病在身的人,如果我憋出病来,你们老板不会怪罪你们吗?” 一高一矮的两个人互相看了一眼,詹浩天说的话并不是空穴来风,老板再三叮嘱,没有达到目的之前,不能伤害到人质的身体。 “我来帮你!” “喂……” 詹浩天的喝止声还未想起,不知是谁的手已经拉开了他的裤链。 “你们放肆!滚开!我现在要见你们的老板!” “怎么,现在不尿急啦!” “你们……你们……” “所以詹总还是乖乖地按照我们的去做,别耍花样为好!” “那我什么时候可以见你们的老板?” “1个半小时后,我们现在先去吃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