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章 理不清的爱 - 杠上霸道总裁

第一百三十章 理不清的爱

爷爷詹学宇的遗嘱如一个定时炸弹,把顾盼盼整个吓呆了。 她完全是不知所措,脑袋被僵化般,她以为就算丹丹是他的孙女,詹学宇最多也就是留下些现金给孙女丹丹而已,可是她从没想过爷爷会把公司的股份转给女儿,毕竟丹丹才4岁而已。 她搞不清楚爷爷的意图,把公司交给一个信托机构,这是不是相当于卖掉了公司的股份? 如果她和詹浩天没有结婚,这笔款要等到丹丹18岁之后才能动用,这期间存在太多的变数,公司要发展,人事会变动,詹学宇这样做无疑是绑架了顾盼盼和詹浩天,以詹浩天的性格他怎能受制于他人的控制之下。 詹浩天会不会因为这个,又来强迫和她结婚?不行,她再也不能重蹈覆辙了。 想到此事,于是,顾盼盼冲口而出: “不行,我不接受这样的条款!” “顾小姐,这里詹老先生转给詹安琪小姐的,您就算是她的监护人也无权干涉。除非您和詹总结婚,那么这笔财产就属于您们所有,当然一旦离婚,这些资金就会转到信托机构的账户上!” “什么?” 顾盼盼彻底清醒,也就是说爷爷要她和詹浩天一辈子在一起,才可以拥有这笔款项。 “我怎么能相信这信托机构不会把公司股份卖了呢?” “这个顾小姐请放心,这是一家是海外上百年历史的信托机构,信誉良好,管理完善,专业性强,詹老与和他们签订了协议,协议规定了他们不参与公司的实际经营,只负责监督,类似独立的监管机构,可以保证资金的绝对安全!” “这……” 顾盼盼一时间无言以对,这是她无法理解的范畴,她茫然地望着一直坐在沙发上低头不语的詹浩天,后者沉默片刻后终于开了口,冷冷地说道: “袁律师,遗嘱内容我们知道了,没有其他事,你可以先回!” “詹总,有关遗嘱的书面文件我会尽快整理好,那我先走了!” 袁律师对顾盼盼礼貌性地点了点头,拿起公文包转身离去。宽敞的客厅只剩下詹浩天和顾盼盼坐着相对无言,远远隔着透着光亮的红木家具,顾盼盼看不清詹浩天脸上的表情。 他似乎还沉浸在爷爷去世的悲伤中,头疲惫地靠在椅背上,合着双眼,只有那蹙眉的褶皱预示着他此时的痛苦。 “你如果难受,就哭出来吧!” 她知道他一直压抑着自己的情绪,从爷爷去世到现在,他冷静地让人心慌。 “……” “詹浩天!” 顾盼盼低沉的声音带着沙哑,尽管知道爷爷年事已高,又受到疾病的缠身,她从看见詹浩天发来的那条微信的那刻起,就已经有了心理准备,然而真正见到詹学宇的最后一面,爷爷临终前对她说的一番话,让她还是不能释怀。 爷爷是多么疼爱她!不愿意她受一点点委屈,才想方设法保护她! “我没事!你走吧!多谢你能来参加爷爷的葬礼!” 詹浩天冰冷又陌生的话语一下子搅乱了顾盼盼的心,他竟然对她说谢谢!他已经把她当成外人了吗?他真的想和她划清界线了吗? “詹浩天,你为什么要这样做?难道我和丹丹在你心目中就没有一点点位置吗?” “原因我上次说了,我不想再重复!” “原因?你究竟是因为我不能生育还是离情别恋才离开我?” “这很重要吗?结果不是都一样吗?顾盼盼,你是聪明的人,不用凡事都说透吧!” 詹浩天终于睁开了双眼,凌厉的眼神扫视着顾盼盼,带着轻佻的表情。 “詹浩天,你还真是无情!” 顾盼盼狠狠抛下一句后,没有再多看他一眼,匆匆离开。 厚实的木门发出闷闷地声响,让詹浩天一直隐忍的情绪彻底的崩溃,顾盼盼临走时的话撕裂了他的心,心尖仿佛在滴血,他无情!是的他不得不无情!否则他就会陷入那理不清的爱,他必须绝情地推开顾盼盼,斩断他们之间的牵连,毕竟一个人痛苦好比两个人痛苦! 望着客厅里高高挂起的詹学宇黑白的照片,詹浩天的泪水早已溢出。 “爷爷!您能告诉我,我这样做是否正确吗?就如您想我幸福一样,我也希望她能幸福!原谅我太过愚笨,我实在想不到有其他好的办法,如今她事业有了,钱也不缺了,也有人照顾了,我也就放心了,爷爷,您等我,说不定我很快就要来陪您了!” 在老宅呆了一天,整理了一些詹学宇的遗物,把家里的佣人都解散后,锁上黑色的木门,詹浩天长长叹了一口气,这里的回忆太过沉重,估计有一段时间他都不会踏进这里。 “林助理,詹总今天也没有来上班吗?” “哦,菲菲,你有急事找詹总?” “没有!就是有些文件等詹总签名而已!” “如果不是很急,就推迟吧!单总也出差了,要下星期才回来!” “我知道了!这事不是很急。” 詹学宇的后事办好已经过去好几天了,詹浩天依然不见人影,a市他有可能待的地方孔雪菲都找了,在外市的别墅她也打了电话,就连他昔日的好友她都打听了,还是完全没有消息,他如人间蒸发般消失了。 三天之后,孔雪菲终于找到了躲在公寓角落里抽烟的詹浩天,他全身脏兮兮的,地上是零散分布的酒瓶和食物,整个房间散发着一股酸臭味。 “浩天,你真是不要命啦?” “……” “你起来,快去洗洗,你看你现在是什么样?” “我很好,不需要你管!”詹浩天扬起手,面带怒气,摔开孔雪菲的搀扶。 “你好什么?你连站都站不稳!” “你走吧!我想要一个人呆着!” “………” “你不走是吧!你不走我走!” “喂,浩天!浩天!” 孔雪菲望着跌跌撞撞爬起来走出大门的詹浩天,她还是第一次看见他如此颓废的样子,真是令人揪心! 她正准备跟出去,随身携带的手袋里发出手机振动的声音。 “喂!” “找到詹浩天了吗?” “嗯,他在君悦公寓,刚刚下楼!” “好,我知道了!” “吕苏,你想干什么?你别伤害到他!” “放心,我只是想安慰安慰他而已!” “喂…喂……吕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