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九章 睿智的老人 - 杠上霸道总裁

第一百二十九章 睿智的老人

日子在平淡中又过了一个星期,尽管孔雪菲将机关样样算尽,可是月事如期而至,宣布着怀孕之事以失败告终。 詹浩天对她不冷不热的态度,让她渐渐失去信心,她不得不考虑当天吕苏在医院告诉她的方法。 她知道时间紧迫,自己已经骑虎难下,有些事情开始了,已没有办法重新回头。虽然她对于吕苏的为人不放心,可是眼下没有其他办法,她只有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静待吕苏的消息。 可能她安静了,詹浩天却忙了起来,他频频地出差在外,有时候是几天,有时候是更长,在公司里极少见到他的身影。 她打电话提醒他不要把中药治疗的事给忘了,他开始还敷衍着,后来渐渐变得不耐烦起来。他的脸色越来越阴暗,脾气越来越暴躁。 是因为公事吗?好像又不是?难道他和顾盼盼又缠上了? 带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孔雪菲找到了单波,才知道詹浩天的爷爷詹学宇病重了,这一段时间,詹浩天都在为爷爷的病情奔波着。 是的,詹学宇病了,而且很严重,他体内的毒素已经渗透到骨髓,他甚至没有办法走路,需要整天躺在床上。 也许是一早爷爷已有预感,所以他才着急回国,他拒绝入院治疗,他说他去到医院,在全身插满管子,充满医药水味道的房间里静静的地死去,这对于军人出身的他来说是一种耻辱,他不想毫无尊严地离开这个世界。 詹浩天望着劝解无效的爷爷,他可以理解爷爷的心理,但是要让他白白看着爷爷逝去,他无法做到淡然处之。 经过连日的奔波劳累,走访了各处名医,无论是医院官方的说法还是江湖医生的劝告,都是表明一个结果,现阶段任何的治疗手段已是多余,爷爷的离开只是时间的问题。 “詹总,我们目前只能打营养液和强心剂来维持詹老的体力,究竟能拖多长时间,谁也说不准,也许是1天,也许是几天,但最长不会超过一个星期,您还是做好后事准备吧!” 对于宣布死亡的结果,医生永远是最冷静和残忍的,而病人家属却是最疼心和崩溃的。就连一向自控力超强的詹浩天听见后也忍不住情绪失控。 他呆呆地跌坐在房间外的藤椅上,神情木呐,眼里的泪水一直在打转。和爷爷往日相处的画面不断地在他面前回放着,爷爷的喜、怒、哀、乐,每一个动作每一句话都让他痛心,痛得让他全身麻痹,思想出现断点。 “浩天,我们要不要通知爷爷的好友让他们来见最后一面?”一直陪伴在左右的单波打破了沉默。 詹浩天摇摇头,他记得爷爷说过,要安静地离开,不愿看见任何一个人在他面前哭哭啼啼,这样他会眷恋不舍,无法安心地去那遥远的地方。 “那我先去准备其他事情,你在这多陪陪爷爷!” “嗯!” 单波拍了拍詹浩天的肩膀,悄然转身离开,他知道有一种伤痛必须靠自己的毅力和时间才能治愈,对于亲人离别的悲痛,劝说只是徒劳,彻底发泄内心的感触才是好的疏通方法,可惜这对于一向隐藏太深,不轻易表露自己情感的詹浩天来说,无疑是困难的。 “浩天!”詹学宇微弱的声音在寂静的屋内飘过。 “爷爷,您醒了?要吃点什么吗?”詹浩天迎上前,握住爷爷冰冷的手。 “盼盼和丹丹呢?” “您想见盼盼和丹丹?”詹浩天的心一阵酸涩,爷爷病了近半个月了,也没见他找过她母女俩,而今天他突然提起,看来真是离那天不远了。 “打电话…叫她们来!” “好,爷爷您等着,我马上打!” 詹浩天拿起手机走出房间,他迅速拨通了那个心里不知重复了多少遍的号码,他真害怕动作稍微迟疑,爷爷就会留有遗憾地离开。 “嘟…嘟…”电话那端传了长久的单调的声音。 她是不方便接?还是她不想接? 终于等到电话自动挂断,再次重拨,情况亦然。 看来,她真的想和他断绝往来了! “爷爷病重,速带丹丹来老宅!”詹浩天嘴角扯开一抹苦涩,想不到第一次发微信给盼盼竟然是这个理由。 微信,一直以来他不屑这种所谓流行的玩意,他总觉得有事直接来电话更为实际,没事在那闲扯太无聊,他不是那种人。 可是今天他却要感谢微信这玩意,让他不知如何面对顾盼盼时,可以通过这个渠道表达他的想法。不管顾盼盼是否看见他的信息,他起码对着爷爷心安了。 如果顾盼盼看见信息她一定会来,如果她没看见,只能说这就是命运的安排。 詹浩天发出信息后,进了房间,意外地詹学宇只是看了他一眼,并没有追问盼盼的消息。静谧的气氛充斥在有点偏暗的屋内,一个躺在宽大的床上,一个坐在红木椅子上,默默地等待着。 直到半个小时后,顾盼盼和丹丹匆匆地赶来。 “爷爷,您怎么啦?”看见爷爷躺在床上,盼盼声音都变了调。 “太爷爷好!”丹丹甜美的声音唤醒了刚刚闭目养神的詹学宇。 “丹丹!小宝贝,你来了!”他的脸色有些兴奋。 “太爷爷,您病了吗?” “太爷爷没事,就是太累了,想睡觉而已!” “太爷爷不要睡,起来和丹丹玩!”小家伙似乎也感觉气氛地异样,语气略带紧张。 “丹丹,别胡闹,太爷爷需要休息!” “盼盼,别对小孩这么凶,我没事,……丹丹,来这,让我看看有没有长高了。” “哦!” 丹丹乖巧地凑近詹学宇的面前,柔软细腻的小手抚摸着他毫无血色的脸。 “丹丹真乖,以后要听爸爸妈妈的话。” “好!” “爷爷!”盼盼低呼。 “丹丹乖,先出去玩,太爷爷有事和爸爸妈妈说!” 丹丹小朋友点点头,如蝴蝶般飞出了房间,没有了小孩充满活力的气息,室内的气氛一下子变得凝重。 “你们俩个过来!” 詹学宇拉着詹浩天的手轻轻放在顾盼盼的手上,眼神专注地看着他们。 “我希望我走了以后,你们能够互相照顾,这就是我最大的心愿!” “爷爷,我们……”盼盼早已哽咽说不出话来。 “我离开后,丧礼一切从简,你们也不要在我面前哭泣,权当我只是出远门了,去陪你们奶奶而已,我让她一个人在那陌生的地方孤独地待了这么久,我也该去陪她了!”他的眼神闪过一道光亮。 “爷爷!您别说了,您会好好的!”提起奶奶,詹浩天眼里的泪忍不住溢出。 “我知道自己的事,我唯一不放心的是你们俩,你们要好好过日子,……凡事别太执着了,这会很累!有时候简单…就是幸福!” “爷爷!!!” “爷爷……” 詹学宇安详地合上了眼,就如睡着一般。詹浩天搂着哭倒在床前的顾盼盼,心如被撕裂般疼痛。 三天之后,詹浩天依照爷爷生前的意愿,把爷爷和奶奶合葬在一起。下葬仪式一切从简,请了一些至情好友,举行了简短而不失庄重的告别仪式。 告别仪式后,回到了老宅,在大厅里,家庭律师拿出文件开了口。 “詹总、顾小姐,这是詹学宇先生生前定下的遗嘱,我现在宣布一下!” 詹浩天扬了扬手,示意律师继续。 “……,本人名下的不动产归詹浩天所有,银行的现金和有价证券全部捐给慈善机构,至于公司的股份分配如下,如果詹浩天和顾盼盼有缘结为夫妻,股份归他们共同所有,如果他们无缘成为夫妇,那么股份归他们的孩子所有,在孩子18岁之前由指定的信托机构打理,詹浩天和顾盼盼无权动用这笔资金。” “什么?” 原本还处于混沌状态的顾盼盼一听,更懵了,什么时候女儿丹丹成了公司最大的股东了!她一脸茫然地望着一旁脸色冷漠的詹浩天。 后者听后只是微微蹙眉,他又怎能不知道睿智的老人的心呢? 或许只有这样,他和顾盼盼的关系才会永远断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