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八章 男人的弱项 - 杠上霸道总裁

第一百二十八章 男人的弱项

厚实的窗帘挡不住窗外晨曦的阳光,酷夏里的光线透过绸缎质感的帘子的缝隙落入宽大的床边。 刺激了詹浩天的双眼,唤醒了蠢蠢欲醒中的他,他深黑色的眼珠转动了几下,终于睁开了眼帘,熟悉的水晶灯折射着柔和的光泽,如果顾盼盼在身边,这是一个多么温馨的早晨!可惜……原来在不知不觉中,每天他睁开眼都会想她好几遍,经过一晚的睡眠,头还是昏沉沉的,他挣扎着准备起身。 然而左手无意间触摸的那一抹光滑的香肩让他心一沉,他掀开被子,自己裸露的躯体,下体黏糊糊的感觉如此真实,想否认都难!怎么回事?昨晚他做了什么?难道他…… 詹浩天猛地用手搥打了几下脑袋,昨晚孔雪菲来公寓的事情他还是记起来了,他好像看见了顾盼盼,并且一直在喊她,然后就把她抱上了床,天啊!他竟然把孔雪菲当成是顾盼盼,对她做那样的事,是因为对顾盼盼太过思恋,所以才产生幻觉吗? “浩天,你醒了!”身边的女人带着娇羞轻柔地说道。 “嗯!”,他胡乱地点点头,不敢看她的眼睛。 “你的头好些了吗?” “啊……” “你昨晚肯定是睡得不好,一直在胡言乱语,我还以为你的病又发作了!”孔雪菲轻描淡写地说着,还伸出长长的手指摸了摸詹浩天的额头。 “昨晚的事……”他转头逼让着,口中欲言又止,第一次为自己错误的行为感到不安。 “昨晚的事是我心甘情愿的,这没有什么,你不需要觉得不好意思,我知道你昨晚是把我当成盼盼,所以才对我这么热情!” “你知道?你真得不介意?” 詹浩天侧头望着身边半躺着的女人,她的身影刚好背对着光线,他无法看清她的眼睛。 “我说过我在意的只是和你相处的每一天,你爱顾盼盼情深所以不想让她难过,我喜欢你希望你永远开心,这是同样的道理,我珍惜彼此之间相处的时间,就算你到死的一刻还是没有爱上我,我依然心中无悔!” “孔雪菲!!”他轻呼。 “你不需要诧异,也不需要怀疑,因为每个人对待爱情的方式都会不一样,两情相悦固然是最完美的,如果不能,那么默默地守护一个人也是一种幸福。” “默默守护?所以你的意思是?” “所以!昨晚的事你不必认真,权当是一场意外好了!” 孔雪菲说完淡淡的笑了笑,不再理会詹浩天异样的眼光,随手裹了件衣服进了浴室。 詹浩天苦涩的笑容微露,原来世上对待爱情的态度除了爱与不爱,还有一种是不能爱。就如陆大海对顾盼盼,就如田磊对林子柔,就如孔雪菲对自己,他们真的可以不求任何回报,默默地付出吗? 而自己呢?也可以做到吗? 他甩了甩头,想让自己彻底地清醒,可惜脑海里依然挥不去盼盼的影子。 自从那晚之后,孔雪菲的态度如前,无论是工作上还是日常生活,丝毫没有什么任何改变,她绝口不提那晚的事情,相反詹浩天却是忐忑不安,心存顾忌,想方设法尽量回避两人的单独相处。 “严医生,什么时候会有结果?” “孔小姐,从受孕的过程来分析,准确性一般在同房半个月后才能查得到,你现在才1个星期,不是很明显!” “哦,这么说那我还需要继续吃排卵药囖!” “其实排卵药对女人的身体损耗很大,你们还这么年轻,还是顺其自然好一些。不需要这么着急!” “严医生,因为我丈夫身体有病,我希望可以早点怀孕!了却一个心愿!” “看来,你真的很爱你的丈夫!” 长相慈善的中年女医生欣赏的目光,落入孔雪菲白皙的脸庞,全然没有发觉站在身后的男人嘴角里扬起轻蔑的笑意。 拿了医生的处方单子取了药,一男一女走出医院,在一个偏僻的角落。 “孔雪菲,为了那个男人,你真是疯了!” “关你什么事!” “不关我的事,你打电话给我干嘛?还要我充当你的丈夫!” “吕苏,如果不是因为你和这里的院长熟悉,你以为我会找你吗?” “那个男人一点都不喜欢你,你还想和他生孩子?” “这是我的问题,不需要你管,就如你喜欢顾盼盼,明明自己有老婆,不可能娶她,还是对她恋恋不忘一样!我也从未没说过你什么。” “你?!孔雪菲,你真是满脑子疯狂的想法,总有一天你会栽倒在你的痴情上!” “吕苏,你有你的目的,我有我的想法,我们互不干涉好吗?” 吕苏望着眼前微怒的女人,她娇柔的外表竟然有一颗倔强的内心,他对她又是恨又是气。 “既然如此,你要我帮你吗?” “帮我?怎么帮?” “你别用这样的眼神看我,我没有别的意思,我只是不想你坏了我们的计划,上次詹浩天逃税的事,你提供的证据已经就算不可以把他弄进牢房,也可以让他掉一身皮,如果不是家里的那个女人从中作梗,他也不会这么容易逃脱!” “你的意思是嫂子替浩天说清?” 吕苏面露凶光,狠狠地说道:“所以这次我们要新仇旧恨一起报!” “你究竟想怎样?” “你不是想留下詹浩天的种吗?你是对他心太软了,就算你把排卵期计算准,就算你在他的水杯里放了春药,那也是不保险的方法,毕竟詹浩天不是真的喜欢你,他不会采取主动,你靠这种方法终有一天会被他察觉的,别忘了,他可是精明的人,如果不是因为他脑袋里的那个瘤,如果不是因为他还依恋顾盼盼,怕你连亲近他的机会也没有。” “……” 吕苏冷静的分析让孔雪菲不得不承认这个事实,詹浩天这几天对自己的态度,无疑不在表明他对她的疏远。 “你要想怀孕,就想办法拿到他的精子,采取人工受孕的方法!” “人工受孕?” “嗯,你没听说冷冻精子的方法吗?” “可是怎么才能拿到他的精子?” “这个你就别管了,我来搞定!” “你有办法?” “男人嘛,总有男人的弱项!” “你别伤害到他!” “放心,不会要了他的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