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七章 布局才开始 - 杠上霸道总裁

第一百二十七章 布局才开始

顾盼盼不知道丹丹究竟是看到了什么,听到了什么? 然而小家伙眼里流露的忿恨和倔强却让顾盼盼心一沉,这一刻,她才明白,原来在不知不觉中大人的行为已经伤害到孩子。 是的,丹丹她是一个多么聪明伶俐的小孩,就算自己刻意隐瞒这一切,想尽量办法将伤害降到最低,还是没能逃过她精灵的眼睛,对于大人间的反常行为,丹丹那虽然细小却又极其敏感的内心怎能没有察觉呢? 她只是因为丹丹年纪小,一直在忽略而已。 “丹丹,妈咪没事!”顾盼盼硬生生把眼眶中的泪水逼了回去。 她只知道不能在女儿面前哭,她必须学会坚强! 再也没有人呵护你、保护你、宠爱你……,那曾经的誓言就像那天边的一片云彩,如幻如梦,稍纵即逝。 一切都不需要解释,他只是重复着男人的错误,而她却是败给了自己的爱情。 她以为有爱就能战胜一切,她以为有情就可以包容。 是她还太天真而已,才会不断尝试苦涩的味道。 “妈咪,你别难过,丹丹以后会很乖,不令妈咪生气!” 丹丹柔嫩的小手轻轻抚摸着盼盼的脸,让顾盼盼再也难以抑制内心的情绪,她紧紧抱着女儿,激动地久久说不出一句话来。 而此时正在着急在外面等待的詹浩天看见孔雪菲缓缓走了出来,还没等她打开车门坐稳,就迫不及待地问道:“丹丹,她没事吧?”。 “丹丹没什么事?就是摔破了皮,流了一点血,包扎好就可以出院了。” “哦!这就好!这就好!”他低头喃喃自语,脸上紧绷的表情稍微放松。 “浩天,盼盼出来了,我们要不要载她们一程!” 詹浩天望着不远处那一大一小的身影,心好像被人揉碎般,他默然无语,双手握着方向盘的力度徒然增加,手指的关节都已发白。 是呀!此刻他多想跑过去将她俩抱进怀里,可是理智告诉他,他不能! 他就那样静静的、默默地的全神贯注盯着她们,全然不顾后面其他车辆催促的喇叭声,直到陆大海的车出现在他的眼前。 心一阵酸涩一阵疼惜。 詹浩天,她们已经有人照顾了,你应该觉得欣慰才对!那种痛苦的感觉就让他一个人来承受就好,盼盼,你知道吗?因为爱你,我霸道地不希望你看我的眼里有任何的同情和绝望。 我不想你再遇到那种生离死别悲伤的事情,与其让你伤心还不如让你恨我! 因为痛恨或许是一时,而伤心也许是一辈子。 他凝望着她们的眼眸慢慢地收紧,直到眯成一条直线,仿佛是在强迫驱赶内心深埋的情愫,然而他一切细微的举动早已被孔雪菲看在眼里,记在心上。 “浩天,她们已经走了,我们也走吧!”,她低柔的声音在狭窄的空间响起。 “……” “浩天,你今天中药喝了吗?” “……” “浩天!” “什么?”某人终于回过神来。 “我是在问你中药喝了没?” “哦,还没有!” “就知道你会这样,不行,我要亲自看你把药喝了,我才能安心回家!” “我晚一点自己会喝的!” “詹总,以你现在这种状况我不认为你会按时喝药,说不定回到家又偷偷喝酒了,中药讲究的就是长期服用,慢慢调理,你现在情况刚刚有点好转,又断了药,这等于前功尽弃你知道吗?” 看见詹浩天依然保持沉默,还处于游离的状态,她不得不使出杀手锏。 “你不想多一点时间看着盼盼和丹丹吗?” 是的,多一点时间,此时此刻的詹浩天从未有过对于生命如此眷恋,以前他总是孤零零一个人,他完全没有觉察到生命的可贵,他甚至想早一点去陪伴他逝去的父母兄弟,但是有了盼盼和丹丹他想活长一点,他想看到她们母女幸福生活的样子。 “我知道了!”,他打醒精神发动了车子。 半个小时后,詹浩天和孔雪菲来到了君悦酒店的公寓,也许害怕触景伤情,这一个月来,詹浩天大部分时间都是在这里居住。 孔雪菲似乎比詹浩天更为熟悉这里的情况,一进门就娴熟地在厨房里摆弄起来,一边从冰箱里拿出早已煲好的小包中药,一边打了灶火煮开水,很快加热好的中药端到了詹浩天的面前。 “喝吧,温度刚刚好!” 屋内散发着浓浓的药材的味道,詹浩天蹙了蹙眉,也没多瞧孔雪菲一眼,端起碗来,一饮而尽。 “浩天,水!” “嗯!” “我把这些洗了就走!” “要我送你吗?” “不用,现在还早,我自己坐地铁回去就行!” 詹浩天看了看转身走进厨房的孔雪菲,她的性格还真和盼盼截然不同。面前的这个女人是绝对的贤妻良母型,任劳任怨,不求回报,这一个多月来,一日三餐将他照顾的好好的,如果不是她,恐怕这中药他真没法坚持喝下去! 她是比特护还要专业的人! 如果这一切换成是顾盼盼呢?他还真无法想像! 他记得以前他患胃病的时候,盼盼来照顾他,他常常戏弄她,有时候她会哄他,但有时候又会生气不搭理他,但绝不是这种全方面的贴心照顾! 尽管盼盼已经是做了妈妈的人,她依然还是直来直去,随性而行。 她不会隐藏自己的内心,一点点情绪的变化就能在她脸上看出,她的性格从来没有变过,唯一改变的或许是随着岁月的流逝,她学会了控制情绪,学会了忍耐,但这不代表她可以接受那样残酷的事实。 满脑子都是与顾盼盼以往相处的画面,让他总是挥之不去。 眼前隐隐约约出现盼盼的身影,她对他回首嫣然一笑。 “浩天,我走了!” “盼盼,你别走!” “……” “盼盼!我想你!” 他紧紧拉着她的手,眼里是浓浓的思恋。 “浩天,你别这样!” 眼前的女人挣扎着,却更挑起了詹浩天难以抑制的欲望,他全身上下血液都在沸腾,身体燥热难耐,他弯腰一下抱起了她,迅速走近了卧室。 “浩天……” 他顷刻就封住了她的红唇,旖旎的气氛中弥漫着缠绵情欲的气息。 月色渐渐隐退在厚厚的云层,似乎是羞于欣赏它的激情,亦或者不忍目睹它的不纯动机。 詹浩天!你不会知道,布局才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