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一章 回到了原点 - 杠上霸道总裁

第一百二十一章 回到了原点

顾盼盼轻轻一句“我知道了!”。 与詹浩天擦肩而过,带着一缕香气离开了君悦公寓,全然不知詹浩天在说了一番残忍的话后,僵硬地眉头紧锁站在那里。 原来有一种分手可以在没有争吵、没有眼泪、没有眷恋下进行。 一切都来得这么突然,又发生得如此自然,道理显而易见,结局清晰可测。 她被嫌弃了,他再次抛弃了她。 为了那个女人,他连疼爱的女儿都可以放弃,顾盼盼,你还有什么好伤心的呢? 幸福?你根本就不应该奢望这个冷漠的男人会给予。 是你太笨,是你太傻,亦是你太心软。 她真的要感谢岁月,让她不断地从悲伤失意中成长,不知不觉内心变得足够地强大,强大到她自己都在诧异,原来她不会再晕倒在电梯里,她还能开车安全地回到家,尽管这个家也只是暂时的栖息地。 当天晚上顾盼盼连夜收拾了行李,该拿的不该拿的,她分得一清二楚,头脑十分清晰,一切有条不紊,看来这段做主妇的日子不是白活的,终于累得靠在沙发上睡着了。 “盼盼姐,你这是?” 一大清早,小岚看着顾盼盼把行李一件件地拿下楼,满脸疑惑。 “小岚,我要走了!” “走了?盼盼姐,你要去哪?这么快就要搬进新居了吗?” “新居?” “对呀!先生说你们举行结婚仪式后不会再住在这里,要搬到新别墅那边,还叫我到时也跟过去。” “嗯!”她无意识地应了一句。 结婚仪式,新别墅!这些都与她没有任何关系,因为新娘已经不是她。 哈哈哈,顾盼盼,想不到这样戏剧化的一幕竟然发生在自己的身上。 单纯的小岚还处于美好的憧憬中,顾盼盼拨通了好友的电话。 “子柔,你能过来接一下我吗?” 敏感的子柔顿时清醒,她听出盼盼语气里情绪的低落。 “好!你等我30分钟!” “盼盼姐,现在要吃早餐吗?” 顾盼盼点点头,尽管没有胃口,但从现在开始她必须打起精神,因为再也没有人为她挡风遮雨了,她就算不为了自己,也要为了女儿。 如今的她,非常清楚自己已经不再是一个人了。 “叮咚、叮咚!” “请问你找谁?” 顾盼盼打开大门,意外发现来的不是子柔,而是一个带着眼镜,斯文的一个男人。 “请问顾盼盼小姐在吗?” “我就是,你是?” “我是詹浩天先生的私人律师!我叫邓睿。” “邓律师,请进来吧!” “好的,谢谢!” 邓睿看了看放在大厅里的行李,他坐到沙发上,拿出一沓厚厚的资料,直奔主题。 “顾小姐,我知道您比较忙,我也不耽误您太多的时间,这是詹浩天先生签署好的股权转让书,您在这里签下名字,这三间公司100%的股份在三天之内,将全部转到您本人名下。” 顾盼盼喵了喵封面的提要,那熟悉的名字让她感叹。 呵呵,他还真是遵守承诺!当时的离婚后的条件他还记得。 “请问邓律师,这三间公司的市值是多少?” “顾小姐,按目前的市价估算,大约是10个亿!” 10个亿?哈哈! 顾盼盼,一夜之间,你竟然成了亿万富翁。你真要感谢精明能干的詹浩天,在短短几年就让市值翻了几倍。 翻过密密麻麻的合同文件,终于在最后一页,看到了詹浩天苍劲有力的签名,他签下的日期是今天。 心刺痛地酸麻,原来他早已准备好这一切,她甚至怀疑昨天在商场的偶遇,也是他一手策划好的。 詹浩天,你还真是用心良苦,怎么,怕我会缠着你不放吗? 顾盼盼,拿起黑色的签字笔,动作快捷地签下自己的名字,收笔的那一瞬间,他和她的关系也彻底走向结束。 “邓律师,没有其他事了吧!” “是的,手续办好后,我会把合同送过来的!” “谢谢!邓律师!” “不客气,我先走了!” “好!” 几分钟后,门铃声再次响起,这次来的是林子柔。 “子柔,你来了,我们走吧!” “盼盼,你这是想去哪?” “我也不知道!先离开这里再说!” “啊!哦!” 看着四个大大的箱子,顾盼盼憔悴的脸色,林子柔也没多说,一手拉着一个,出了门! “盼盼姐!” “小岚!你自己要多保重!”顾盼盼给小岚一个深深的拥抱后转身离开了。 一路上林子柔和顾盼盼沉默不语,银色的小车一直在街道上穿梭,清晨的风带着稍许的湿润吹拂在脸上,有种闷热的感觉。 “子柔,先送我到酒店吧!” “盼盼,究竟出什么事了?” “能有什么事,只不过一切回到了原点!” 盼盼的声音轻飘如丝,仿佛是在诉说一件平淡无味的故事。 “原因是什么?詹浩天又误会你了?” “误会?不是?我们只是达成了共识。” “共识?盼盼,那丹丹呢?他也不要了?” “嗯,他一向都不缺女人,只要他想要多少子女没有,你觉得他还会在乎一个丹丹吗?” “不是,我觉得詹浩天……” “好了,子柔,我不想说了,这几天你帮我照顾丹丹,我还有一些事情要处理!” “你不是打算回美国吧?” “不是!” “那就好,丹丹你就放心好了,你这几天好好冷静冷静!一切都会好起来的,要不,你也别去酒店了,我从新加坡回来租的房子还未退,你暂时先住那里吧!” “嗯,也好!” 顾盼盼离开公寓半个小时后,詹浩天回来了。 “詹先生,太太她刚走!” “嗯!” 拖着沉重的步伐上了楼,顾盼盼的气息依然散发在卧室的每个角落,带着淡淡的玫瑰清香。 那宽大的床上整洁无痕,显然她昨晚没有在床上休息。 他买给她的用品,她一件都没有拿走,她要和他彻底划清界线了。 詹浩天疲倦地坐到柔软的白色沙发上,手温柔地触摸着真皮的表面,似乎在那里还能感受到她的体温。 他紧紧闭上双眼,心被抽空一般,头痛又开始叫嚣。 盼盼!顾盼盼!原谅我,我只能以这样的方式来爱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