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章 讲究实际性 - 杠上霸道总裁

第一百二十章 讲究实际性

不远处那个女人的身影让顾盼盼却步,她如木头被钉在架上一般,一动不动。 “盼盼,她是谁?” 林子柔望着那看似熟悉的身影,满脸疑惑,显然刚才那个女人的动作已经超越了一般男女相处的界限。 “子柔,我现在是不是应该冲上前去抓那小三的辫子,才能显示我该有的地位。”顾盼盼冷笑着。 “没错!盼盼我们走!”林子柔拉着顾盼盼就想大步上前。 可惜还没等她俩迈开步伐,那一男一女已经进入了旁边的电梯。 “盼盼,那个是不是詹浩天的初恋?” “呵呵,子柔你也觉得她很像是吗?” “很像?她不是?那她是?” “她叫孔雪菲,是詹浩天现在的秘书!” “秘书?!” 林子柔听了倒吸了一口冷气,老板和小秘本来就因为工作的关系,天天频频接触,容易日久生情,这不仅仅有客观环境的原因,也有因为秘书往往是最了解老板的那个人,她不单单安排老板的公事,甚至连老板的私事也需要照顾,久而久之也就渐渐了解了老板的脾气和喜好。 而现在更危险的是,这小秘竟然和詹浩天的初恋情人长得如此相像。 “子柔,你今天可以帮我照顾丹丹吗?” “啊!哦,当然没问题!盼盼,你想?” “我想知道原因而已?” “盼盼,你要冷静点!” “子柔,你觉得我现在还不够冷静吗?” 林子柔瞧了瞧站在身边气定神闲的顾盼盼,就连一向以冷静头脑著称的林子柔,也不得不佩服盼盼的淡定,你从她的脸上看不出任何情绪的波动,究竟是因为刚才的画面冲击力度过大,她吓傻了,还是因为她经历了太多的悲伤,心理已经有了超强的抵抗力。 但林子柔知道盼盼表面的镇定只是为了掩盖其内心的焦虑。 子柔伸出手紧紧握住盼盼的手臂,想通过手指热量的传递来驱赶心中的担忧和赋予她微薄的力量。 “别担心!我不会有事的!”盼盼反而拍了拍子柔的手背,安慰着她。 “你和詹浩天好好说!” “嗯!” 林子柔遥望着顾盼盼渐渐消失的背影,心酸的感觉不断溢出胸口,她怎么也没有想到平日大大咧咧的顾盼盼,却偏偏会经历如此坎坷的情感之路呢?是因为上天太过嫉妒她的笑声了吗? 漆黑的公寓,夏日闷热的空气随着夜晚的降临,道路上的水泥板蒸发的地热冲进屋子,就算是高层的建筑也避免不了这样的境况。这就是城市石屎森林的悲哀。 时间在一点点流逝,心智在一点点磨灭。 原来等待就是一种煎熬!痛苦的等待更是一种摧残。 终于詹浩天拖着疲惫的步伐踏进门口,手还未触摸到开关,那属于某人独有的气息就沁入他的鼻翼,他心颤动着,她果然来了! 静谧的四周,他不言,她无语。 彼此之间都真实地感觉到对方的存在,然而在黑暗中没有人率先打破沉默。 “这次又是因为什么事利用她!” 顾盼盼冷冰冰的话语在屋内响起,让原本已经冷清的空气骤然下降了几度。 她不得不承认最先沉不住气的,还是她。 “啪”地一声,开关开启,灯光通明,柔和的暖黄色光线想驱赶那片冰凉,却发现根本无济于事,因为冷的不是环境,而是人气,此时的顾盼盼正背对着落地窗站立着,玻璃上有了灯的反射,让她的身影显得修长而落寞。 “为什么?”她追问道。 “不为什么,我和她不是利用的关系!” “那是什么关系?” “这还要我挑明吗?” 顾盼盼缓缓地转过身来,她的脸惨白无色,如孤寂的幽灵,眼神透着冷漠。 “詹浩天,你现在连向我解释一下都觉得是件奢侈的事吗?” “你不是一向很聪明吗?你未免太奢望男人对爱情的忠诚度了吧!我以为你知道男人不坏,女人不爱的道理。” “你还真会歪曲事实,不要转弯抹角,我不相信你转变会这么快!你一定是有事瞒着我!” “哈哈,哈哈!” 詹浩天一阵狂笑,他的笑声如魅惑的鬼怪,随着空气的流动在扩散。 “顾盼盼,想不到你还是个心理学专家,会清楚别人的内心!” “你真是有事瞒我?” “不是我,而是你!” “我!你什么意思,你是说我有事瞒着你?” 他的冷笑已经让盼盼连鸡皮疙瘩都起了,他反咬她一口,说她有事瞒着他。 詹浩天嘴角勾起一条弧线,带着似笑非笑的表情。 “你知道我上次为什么去美国吗?我除了想把小女儿的骨灰移送回来,我还去了医院,这是医院对于你当时的手术报告,上面清楚地写明你因为那场手术,切除了输卵管,换而言之,你再次生育的机会几乎等于零。” “你说什么?” 顾盼盼惊得后退了两步,这个消息显然让她震惊,不可能!绝不可能!当时她正为失去的小女儿而伤心,根本没有看过病历,也从来没有人告诉她有关手术的情况。 他并没有理睬她脸上的惊恐,继续揭露残忍的现实。 “你叫陆大海修改了病历,却万万没想到他因为怕你伤心,也把你被切除输卵管的事删改了,所以第一次我只是了解你只是失去了孩子,却没想到你早就是一个不完整的女人。” “不完整的女人?” “没错!” “然后呢?” “然后?你觉得以我的条件我会娶一个生理有缺陷的女人吗?” “所以你就选择了孔雪菲!” “是的,孔雪菲她年轻,有活力,我一直都喜欢她,要不是因为你生了丹丹,我觉得既然如此反正也要结婚,就勉为其难结婚好了,谁知道你却是一个生不出蛋的母鸡。” 生不出蛋的母鸡?他竟然可以用这样低贱的词语来形容她? 顾盼盼的心像被人用刀片一下下割破般,血淋淋的在滴血。 “詹浩天,你不是一向不喜欢孩子吗?” “我不喜欢孩子,并不代表我会接受一个身体不完整的女人,况且你生的是女儿,男人永远讲究实际性,儿子一定才是企业的继承,你是没有办法再生了,那么我找一个会生娃的女人,难道这过分吗!” 不过分,一点也不过分,他已经挑明态度了,他和她还有再继续讨论的必要吗? “丹丹,你打算怎么办?” “雪菲不想做后妈,丹丹还是跟着你吧!” “好,我知道了!” <a>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