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九章 隐瞒的真相 - 杠上霸道总裁

第一百一十九章 隐瞒的真相

两个男人的对弈以詹浩天冷漠地转身离去作为结束。 这样的结果是陆大海不能料到的,他呆呆地坐在那里,直到面前的茶水凉透,点心上了桌,他依然还没有从刚才的事件中回过神来。 詹浩天究竟是因为什么事要放弃顾盼盼呢?隐瞒的真相是什么?他想不明白。 那天顾盼盼在电梯里晕倒后被他送到医院时,醒来哭着告知他:她和詹浩天有个女儿,已经让他顿然心灰意冷,如果只是顾盼盼单纯离婚一个人,他还抱有一线希望,但愿用自己的真诚最终能打动她。 可是因为有了女儿这条纽带,注定她和詹浩天永远也脱不了关系,就算顾盼盼让他帮忙向詹浩天隐瞒女儿这件事,他依然有种预感詹浩天迟早会知道,詹浩天是什么人,他太清楚了! 一旦詹浩天知道,他就不会轻易放手,就算是绑他也会把她们带回身边,他为此一直忐忑不安,而后来的事实也认证了他的担心,尽管他意外地发现真相的泄露竟然是源于妹妹陆小溪搞得鬼,但那时一切都没有办法挽回。 就算他把陆小溪痛骂一顿,也不能阻止事件的发展,很快顾盼盼和丹丹回了国,他眼睁睁看着顾长春和他们一家团聚,高兴地商议结婚事宜。他只能是除了祝福还是祝福,因为他是一个外人。 当顾盼盼越来越难以抑制脸上对于即将结婚的喜悦,他也就不得不接受顾盼盼依然是喜欢詹浩天的事实。 他想过放手,逼自己不要再去见盼盼,不要再想她,除了偶尔发短信问候一句。 然而当他想彻底关闭自己对顾盼盼的心扉时,詹浩天却又突然跑来对他说了一番奇奇怪怪的话,让他莫名其妙之余,又蠢蠢欲动燃起新的希望。 难道自己和顾盼盼的缘份未尽?他不能再错过这次机会了! 而此时此刻的顾盼盼并不知晓明轩茶馆发生的一切,她还在为詹浩天接二连三丢下她们母女俩的事生着闷气。 “盼盼,你看丹丹这裙子需要改吗?” 林子柔把童话公主般的詹安琪上下打量了一会,惊叹!真是一个美人胚子,只是简单地换了一件礼服,就已经光芒四射,让人赞不绝口,真要是上了装,还不迷死人! 生女儿果然就不一样,可以帮她好好打扮打扮,天天新款,带着她出门人都精神饱满,不像儿子来来去去,也就哪几个件衣服配搭,无趣极了。而且她发觉儿子一天天长大,也越来越不喜欢粘她了。 哎,可惜她再也没有机会了!她甩了甩头,不让这种伤感的思绪干扰自己的心情。 “盼盼!”她又喊了句,后面依然没有人应答。 林子柔回头一瞧,某人正窝在沙发上,眼神木呐,整个人处于思想游离的状态。从刚才她试婚纱开始,盼盼就一直心不在焉,她是怎么啦?子柔对丹丹打了个眼色,精灵的丹丹贴着子柔的耳边嘀嘀咕咕说了一通。 原来是因为这个?她无奈地摇摇头,然后交代了工作人员几句后,让丹丹先去换好衣服。 “喂,顾大小姐,你今天来这陪我试婚纱不是给我意见,而是来发呆的?” “啊!你都试好了?” “何止我试好,连丹丹的礼服也试好了,你都没看她穿得有多漂亮!” “是吗?不好意思,我都没留意,丹丹她没生气吧!” 林子柔挨着顾盼盼坐下,用肩头轻碰了一下盼盼。 “没有!她说你自从詹浩天出差后一直都是这样,怎么?你得了相思病?” “去你的,别胡说!” “那不是相思病,是什么?詹浩天又不是第一次出差,而且你不是也向单波打听了,单波因为父母亲身体欠佳走不开,詹浩天他确实是因为公司的事出的差,你还有什么好不高兴的?” “子柔,你说我现在是不是得了婚前恐惧症?” “婚前恐惧症?” 子柔侧目看了顾盼盼一眼,你这样子,还恐惧症?忧郁症还差不多! “子柔,我总有一种预感,他这次不是出差这么简单?” “何以见得?” “你看以前他出差,无论多晚,他一到步就会发信息给我报平安,而且隔天他一定会通电话,还啰啰唆唆交代一大堆,然而这次他都去了一个星期,就只是打了一次电话给丹丹,还故意不等我接就挂了线,这不是很奇怪吗?” 林子柔喝了一口刚刚服务生泡的菊花茶,低头想了想。 “他走之前,你们有没有吵架什么的?” “……我就是对他发了几句脾气而已!” “那就不奇怪了,说不定他也和你一样在生气中,又或者工作忙没顾着打电话罢了!男人总是爱面子的!何况是你那个高高在上的总裁大人。” “不是,子柔,他以前不是这样的。” “好了,盼盼,别再纠结了,这很不像你的风格,你实在看不过眼,就直接打电话给他呀!责问他呀!而不是现在像个怨妇一样在这里唉声叹气,胡思乱想。” “是呀!我也很讨厌如今的我,总觉得自己过于敏感,这是不是因为我做家庭主妇的原因,在家里太无聊了,所以喜欢把鸡毛蒜皮的事挂在嘴边。” “嗯,完全有这种可能!据我们事务所的资料统计,大部分家庭主妇因为天天围着老公孩子转,渐渐和社会脱节,久而久之和丈夫没有了共同语言,也就会为一点点小事胡搅蛮缠,最后导致离婚!” 林子柔过于职业病的阐述,无疑更刺激顾盼盼的神经。 “不行,我要出来工作!”顾盼盼忍不住大喊。 顾盼盼的抓狂声音还没落地,门口突然传来一把熟悉的男声。 “怎么,盼盼有少奶奶不做!” “黎昕!” “关黎昕,关你什么事?” 关黎昕走上前,亲了亲子柔的脸,对盼盼笑笑,似乎一点都不介意顾盼盼怒吼的语气。 “这怎么不关我的事,我还希望你能好好开导一下子柔,让她也成为一名主妇。” “黎昕!” 林子柔悄悄打了个眼色,摇摇头,言下之意叫关黎昕好好看看,某人心情正处于不佳状态。 关黎昕耸耸肩,露出一个无辜的表情。 “都试好了,那我们走吧!” “嗯,丹丹,豆豆,我们走了!”两个小不点从里面跑了出来。 “叔叔好!” “丹丹真乖,来给叔叔亲一个!” “不行,爹地说不能给除了他以外的男人亲亲!” “……” 关黎昕彻底无语,这詹浩天的影响力可真够大的!一个盼盼还不够,还要独占女儿。 “好吧!不亲,抱抱还可以吧!” “爸爸,我也要抱抱!”某小朋友不满了。 “好,抱,都抱!” 于是关黎昕一手抱一个出了婚纱店,可惜黎昕还没享受到左拥右抱的甜蜜,两个鬼灵精一看见对面的玩具店,就吵着要下来,手臂一放,人影瞬间不见了。 “豆豆、丹丹,等等我!” 望着关黎昕紧张的样子,跟在身后的林子柔笑了笑。 “盼盼,你没打算再生一个?” “嗯,再说吧!” 林子柔看着顾盼盼兴致缺缺的表情,也不再继续刚才的话题,挽着盼盼,随意地到处逛逛。 “咦,盼盼,那不是詹浩天吗?” 顾盼盼顺着子柔手指的方向,果然看见身穿休闲服的詹浩天在一间画廊外面等着。 他怎么会在这?他出差回来了? 盼盼一阵惊喜,正想走过去喊他。 然而还未等盼盼迈开脚步,一个倩影突然扑向了詹浩天的身边。 怎么是她? <a>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