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他是谁? - 杠上霸道总裁

第十二章 他是谁?

单涛拿着一沓资料走向詹皓天的办公桌。 “詹总,这是您要的资料!” “好的,放下吧!”詹皓天并没有抬起头,继续低头审阅着桌上的文件。 “是!”轻轻把文件放在桌子的一角,位置刚好,抬手可及。 自从詹总与顾小姐分手后,詹浩天的行为变得越来越诡异了。 比如说第一次跟踪分手后女友的情况,以往他是绝不看多一眼的,分手后的女人不管之前关系如何亲密,分手就不会再会因私事联系,也不会再关注其一举一动。 而且一旦有新欢出现,他会马上进入角色,而不像现在把人放在一边,不闻不问,一个星期都没见一面。 今天更奇怪,直接查旧女友的前男友的信息。 跟了詹总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看他打破常规,难道詹皓天对顾盼盼真得动了真情? 当然单涛只是心想,并不会多言,他清楚地知道有些东西说了出来反而容易误事,特别是对于詹皓天这种心思慎密的人,更加不能多言,他不喜欢被人看透心思。 单涛放下资料后悄悄退出。 近百平方米的办公室寂静无声,只有詹皓天翻阅纸张的声音。 黄色的牛皮袋子醒目地摆放在一角,一抬头就能轻易发现,詹皓天视而不见,在他的处事原则里从来私事都是排在最后的。 终于把文件看完,甚至连1周的工作都规划好,他拆开了袋子。 10几张相片和一沓打印整齐的a4纸摆在近2米的桌子上。 陆大海?! 哼,名字都这么老土!他不知不觉流露出鄙夷的眼神。 相片里古铜色的肌肤,高大阳光味十足的青年男子呈现出来。 他是谁?顾盼盼的前男友吗?是大学里发生的事吗? 海畔设计院合伙人,曾在本市最大的外资建筑设计院d&j干过1年,后来自费留学德国,近期回国创业,他设计的作品在海外获得多项大奖,曾被誉为建筑业最有才华的新星。 哼,建筑业新星! 拿起昨晚的照片,陆大海凝望盼盼的眼神挑起了詹皓天愤怒的情绪。 昨晚他也在君悦有应酬,只是无意间经过那个宴会厅,却看见了照片上的一幕,盼盼身子微侧,他并没有看清她的表情,但那熟悉的背影,那光滑的肌肤,那婀娜多姿的身段,他还是一眼就认出是她,他想装作无动于衷,但是那个男人看着盼盼的眼神让他不能忽略,这样的眼神他太熟悉了,这是一个男人倾慕一个女人,带着爱恋和欲望的眼神。 他突然觉得自己的东西被人侵犯了。 他恼怒了,他要查出那个男人是谁? 翻阅他的历史,陆大海今年25岁,出生于f省的某个小镇,父母从事养殖为生,收入微薄,家中有三个小孩,陆大海最大,下面有一个弟弟一个妹妹。弟弟今年23,w省读物流未毕业,妹妹20,高中毕业后来到a市工作了。 原来是个穷小子而已! 詹皓天扯出讥笑的面容。 ………… “顾小姐,这是您的花,刚刚送来的。” “把它丢了吧!”没有看一眼,也没有抬头。 “哦!”秘书刘晴芳不情愿的应了声,真是有钱人,紫色的郁金香这么漂亮的花都舍得丢弃。虽然今天已经是连续第七天,但也不能看都不看一眼吧! 小秘书关上门,唉叹一声,不知是为无辜的郁金香还是为可怜的追求者。 顾盼盼在长兴居做了1个月销售员,去了设计院做了半个月的研究员,如今转到集团总部开发部做项目助理,当然说是助理,只是挂名而已,实际上她已经开始尝试项目开发,有些东西还直接由她来决策。 顾长春说了,只要你想干,爸爸全力支持,亏了也无所谓,做生意那有只赚不赔的。 也许是因为爸爸把话说在前,盼盼干起事来更加毫无顾忌,一直以来她就是说到做到的人。那种扭扭捏捏,瞻前顾后的人她最看不惯了。 当年陆大海提出分手时的情景还记忆犹新。 “盼盼,我们不合适,还是做普通朋友吧!”他的声音没有丝毫犹豫。 “我们怎么就不合适了?”她反问道。 “你是富家女,我是穷小子!我们根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 原来他知道她是富家女,刚开始大海和她接触时,她还以为他也和别的追求者一样因为她的家境而靠近她,慢慢相处下来,她才发现他的单纯,他只是喜欢她的人,喜欢她的个性,她渐渐有了一点动心,打算接纳他。 可没想到他还是因为她的家庭条件打起退堂鼓,提出分手。 虽然他们的恋情还没正式开始就已经结束,但是至今她还耿耿于怀,心想我也没一定要求恋爱对象必须富贵人家,但你也好歹要努力一把嘛!表示一下诚意,而不是还没开始,就轻言放弃。 所以当宴会那晚遇见陆大海,盼盼冲口说出她已和詹皓天分手后,确实有点纳闷。 当时她究竟是出于要宣告自己依然单身的喜悦,还是为了表明她也曾经有过追求者的骄傲。 其实说到底就是为了气陆大海当年的懦弱。 然而她没想到,这一时之下冲动说出口的话,不但没有让陆大海感到悔恨,反而让他鼓起勇气重新追求她。 只是她已不是那个在校园里憧憬爱情的小女生,林子柔与关黎昕分分合合的曲折爱情经历打破了她对于爱情至上的想法,这么两个对爱单一执着的人,又互相爱慕的人都不能顺利走到一起,她是一个不能忍受孤独,意志力又如此欠缺的人,怎能对爱期望太多。 一场与詹皓天的恋爱已经有尽了她全部的激情。 她没有好友林子柔自我治愈的能力,她的康复需要借助外力,她需要一段新的恋情又或许是一段婚姻来忘却过去。 但这些都与陆大海无关,她不想自己的生活再有他的影子出现。 快下班的时候,陆大海的电话打了进来。 “盼盼,下班了吗?我在你公司门口等你,我们一起去吃饭吧!” “陆大海,你不觉得,你现在这样的举动太无聊了吗?” “追自己喜欢的女孩怎么是无聊的事呢?” “这句话你说得太迟了!” “咔嚓”一声顾盼盼挂断电话,不给陆大海任何回应的机会。 当天下班,在公司门口并没有见到陆大海的身影,盼盼松了一口气,刚才电话里自己的态度这么冷淡,拒绝得这么彻底,他肯定是难而退了吧! 一连三天,陆大海没有再送花来,也没有电话打来,盼盼不再担忧了,看来他是死心了,这样很好! <a>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a>

上一篇   第十一章 宴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