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八章 爱同一女人 - 杠上霸道总裁

第一百一十八章 爱同一女人

不得不说在医院里詹浩天听到小护士们的一番话,对他本来就脆弱的心里造成了莫大的冲击。 在没有去美国复查之前,詹浩天还一直对疾病的治愈信心满满,他不相信科学如此发达的今天,还有什么不能解决的,人类连心脏、肝脏这么重要的器官等都可以换掉,他不就是脑袋里有颗小瘤而已,把它摘掉就是,可惜美国专家的答复让他心寒,原来有些东西不是你有信心就可以解决问题的。 化疗可以说是他走的最后一步棋,如果成效好,就把治疗进行到底,如果不好,他打算赌一次,赌它不会再恶化,赌它自动消失…… 然而刚刚小护士们关于化疗的言论,让他仅存的一点勇气都荡然无存,她们说的每句话还在他耳边萦绕,他的思想准备并不充分,从未有想过死亡会在这一瞬间。他知道化疗会产生很多的不良后果,比如掉发、食欲差、呕吐……,但不会有死亡,他一直觉得只有放弃治疗才会有,原来不是,一切皆有可能。 生命的流逝如风如云,轻飘飘的,无法掌控。 与其说他怕化疗期间的意外产生,还不如他在意那一句老婆孩子没有人照顾。 是的,如果他突然走了,盼盼和丹丹怎么办?爷爷怎么办?他都没有想好,爷爷老了、糊涂了,可能还容易处理。那么盼盼和丹丹呢?让她们俩母女无依无靠孤单生活一辈子吗?这不是钱能够解决的问题,谁能照顾她们母女俩? 就算有顾长春在,但他又能陪她们多久呢? 不行!不可以! 既然他不能陪她们母女一辈子,那他就有责任安排好她俩的一切,想到这,他断然离开了医院,一声不吭回到了君悦酒店的公寓。 整夜他都在辗转难眠,他人生的轨迹第一次偏离了自己的规划,茫然无措的他隐隐感觉他要失去一些生命中重要的东西。 尽管心中难以取舍,却不得不选择放弃。 不管内心何其难受,也不得不忍受痛苦。 就在这晚,他做出了一个连他自己都差点接受不了的决定。 “喂?”陆大海的声音还带着晨起的沙哑。 “是,陆大海吗?” “你是詹浩天?” “嗯!我们能见一面吗?” “可以!” “半个小时后君悦酒店明轩茶馆见!” “好!” 明轩茶馆,是去年从中餐厅中划分出来的一片静谧之地。时代在变迁,生活品质在提升,越来越多人喜欢私密的聊天场所,也许是因为现代的人有着太多的郁结,需要减压,需要倾诉。 在不起眼的一角,詹浩天早已在那静静的等候。 陆大海迈着阔步走入包间,他一身运动装,脸上还有冒着汗珠,显然是刚刚是跑步过来的。他阳光般的肌肤透着健康的光泽,男性的荷尔蒙彰显无疑。 怪不得顾盼盼会喜欢他,他的确有令人心动的魅力,他自然而不做作,他健壮而不怯弱,站在他身边很容易让人产生强烈的安全感。 詹浩天凝望他的眼神自然而然流露着讚赏。 “怎么,詹总一大早约我,不是来欣赏我的身材吧!”陆大海揶揄道。 “上次你在b市说的话还算数吗?” “b市?” 陆大海心一怔,脸上微露不解,照说b市的事件距今也过去有大半年了,詹浩天如今突然旧事重提,他想干嘛?是关于那名刚毕业女设计师的事?现在觉得亏了,又想追究了?还是他从单涛口中知道是顾盼盼帮了自己的忙,所以不服气,想翻旧账? “你究竟是什么意思?” “你说你会等盼盼离婚后向她求婚,现在还有效吗?” “……” 陆大海真是被詹浩天搞懵了,今天天刚刚亮他就打来电话,当时就被他吓了一跳,以为顾盼盼出什么事了?他匆忙在微信里问了盼盼的情况,盼盼回答一切正常,还说等会准备送丹丹上学。 那一刻他知道詹浩天并不在盼盼身边,纳闷的他也就爽快答应了詹浩天的邀请。 “怎么,现在害怕了,想来警告我!” 詹浩天并没有理会陆大海语气中的嘲讽,他静默地看着陆大海,吞了吞口水。 “不是,我想你帮我照顾好盼盼和丹丹!” “什么?!” 詹浩天说话时一字一词咬牙切齿的紧张样子,显然出乎陆大海意料之外,帮他照顾好盼盼和丹丹?什么意思?陆大海简直觉得这是天荒夜谈,这不是詹浩天的正常的思维,除非…… 陆大海霍地站了起来,面带怒色,伸手猛地抓住詹浩天的衣领。 “詹浩天,你又想玩什么花样?” “我只想确认你是否还对盼盼真心,毕竟她现在已经有了我的女儿!” “我对盼盼当然是真心,我爱的是她的人,不管她有没有女儿。” “这样就好,这样就好!”他低头喃喃自语,并没有推开陆大海的拉扯。 詹浩天这种非正常的状态让陆大海一下子从愤怒中惊醒,他松开了詹浩天的衣领,身子本能地向后退了一步,说话的语气带着质疑。 “你是打算放弃顾盼盼?” “………” “为什么?你不是爱盼盼吗?你不是打算不久和她举行婚礼吗?” “我有不得已的理由。” 是的,他爱盼盼,爱到骨子里发疼,就算是要忍受分离,他也希望盼盼能幸福。 原来爱情不是只有自私,它还有无私。 当爱如果到极致,感情自然得到升华。 以前他不能理解陆大海,怎能默默地守护着一个人不求回报。如今他终于明白那与大方无关,只因爱得太深,所以一丁点委屈都不想让对方承受,只想让满满的幸福包围着对方,就算自己不能给予,也衷心希望有人能替代。 “是什么理由?”陆大海继续追问道,似乎察觉到詹浩天有神游的偏向。 “这不是你需要知道的事,反正你答应我的事但愿你能做到,不管以后发生什么事,希望你都能在她身边,这样我也就放心了。” “你究竟瞒着盼盼什么事?你知道她是一个明白事理的女人,你真犯了错事,你对她坦荡荡说出来,她会原谅你的!” “这不是原不原谅的问题!” “詹浩天,你现在很反常,知道吗?” 詹浩天轻轻摇摇头,嘴角扯出一抹苦笑。 “这不是反常,这是世事无常!” “你这还不是反常,现在你是拜托情敌去照顾你的爱人,这正常吗?” “这很正常,这恰恰进一步证明你我虽然爱同一个女人,而你却是最适合她的那个!” “詹浩天!” “大海,看来,你是真的非常爱盼盼,如果是我爱的女人有人拱手相让,我一定拍手称快,先抢到手再说,决不手软,不会像你还在处处为对方考虑,担心她的情绪!” “难道你真的不在乎吗?” “陆大海,不是只有你能做得到,我也可以!” “你是说你只想盼盼幸福?” “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