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七章 艰难的抉择 - 杠上霸道总裁

第一百一十七章 艰难的抉择

顾盼盼当晚梳洗完从浴室出来,看见詹浩天还是阴郁的脸,不免觉得好笑。 “怎么,还在为女儿的初吻伤心?” “盼盼,你说将来女儿嫁给一个你不喜欢的男人,你会怎么样?” “这个,真要是遇到这种情况,也只能将不喜欢的理由告诉给女儿,让她慎重考虑,如果她坚持,我也就只好祝福她了!” 顾盼盼说完,慢悠悠地走到梳妆台前做睡前的肌肤护理。 “如果是我,我肯定翻脸,说不定和女儿断绝往来,就当没生过她!” “啧啧,你舍得?” “我有什么不舍得,她都不听我的意见,我还管她这么多干嘛!” “呵呵!”盼盼莞然一笑,望着镜子里詹浩天孩子气的脸。 “你不信?” “嗯,我觉得以你这种宠爱女儿的程度,就算丹丹做了你不喜欢的事,你还是会原谅她的,因为她永远都是你的宝贝女儿。” 是啊!这就是无法割舍的亲情,想到有一天自己会离开,说不定连女儿结婚都看不见,詹浩天心中不免惆怅。 “盼盼,我以后不在了,你要看好丹丹,别让她被人欺负了!” “你不在?你要去哪?”盼盼随口一问。 “我没去哪?比如出差什么的?”他心一虚,说话都有些不顺溜。 “好了,别纠结了,我们的女儿这么聪明,她的眼光一定不差,就算退一万步,她远嫁他乡,你不是还有我陪你嘛!” 顾盼盼上了床,侧身而卧,也不理詹浩天苦瓜式的脸。 “老婆,你说女儿将来嫁了人会不会就把我这个爸给忘了。”他凑近她的身体,推了推她。 “嗯,完全有可能,俗话不是说:娶了媳妇忘了娘,估计嫁了女儿忘了爹也是同样的道理。” “……” 顾盼盼盖着被子,听着旁边某人偶尔发出“唉唉”的叹气声,抿着嘴忍着笑,这个男人还真是夸张,这女儿现在才几岁,就想到出嫁的事了?担心女儿嫁人忘了爹,也不想想女儿永远与娘家亲的永恒定律,堂堂大总裁,没情商! 第二天起来,一切似乎又恢复了平静。 临出门的时候,詹浩天交代顾盼盼说:今天有时间帮他整理一下行李,明天他要出差去美国几天。 盼盼应了声,也没太在意,权当他是正常的业务关系需要。 直到一个星期后,詹浩天回国了。 “浩天,检查结果怎样了?”单波在机场接到詹浩天的时候迫不及待地问。 “嗯,情况和梁博士说的差不多!” “那手术?” “美国方面不建议手术,说肿瘤的位置太危险,觉得风险过大,希望采取保守治疗。” “保守治疗?” “嗯,首先从化疗开始。” “这样也好,你生病这事和盼盼说了吗?” “还没呢?” “你不打算说?” “我想先做了第一疗程看情况再和她说!” “她不会起疑心?” “所以需要你配合!” “需要我做什么,你说?” “你就这样……,和她说就好!” 嗯,单波点了点头,心里却忐忑不安,实在担心他的计划会穿帮。 半个小时后,詹浩天回到了江边的公寓,只有顾盼盼在家,小岚带丹丹去楼下公园玩了。 “你怎么才去了一个星期就疲倦成这样。事情不顺利吗?” “嗯!” “那你洗洗好好休息吧!” “盼盼,我过几天还要出差?” “还要去?这次又去哪?”盼盼拿着他的换洗衣服的手一抖,他的裤子掉在地上。 “可能要去好几个国家,所以这次时间有点长!” “这些事不是一直都是单波去处理的吗?什么时候要你亲自上阵了?”顾盼盼的语气明显不悦。 “单波家里不是有事吗?我就叫他留在这守着!” “那我还身体不适呢?” “好了,好了,别生气了,你看你嘴嘟得比丹丹还长。” “我不管了,反正你不能去!” “盼盼,别无理取闹!” “我就是无理取闹,你不知道家庭主妇就是这样的吗?” 詹浩天望着顾盼盼怄气的样子,真是有苦说不出。 盼盼,你以为我想这样吗?如果我把病情告诉你,说不定天天睡不着,夜夜担心的就是你。这种的日子就是一种折磨,我不想看见你痛苦的样子。 整个晚上,女儿丹丹不知是不是因为太久没见爹地的缘故,缠着詹浩天根本脱不了身。 然而相对于丹丹的热情,顾盼盼的态度就明显冷淡多了。如果不是因为要顾及女儿,她说不定早就拍桌子翻脸了。 好不容易哄女儿睡了,回到卧室,顾盼盼竟然没等他就睡着了,看来她真是生气了! 第二天早上,顾盼盼没叫他起床,自己开车送了丹丹上学。 一连几天两个都在处于冷战中,詹浩天无法解释,顾盼盼不能理解,不知不觉迎来了詹浩天离开的日子。 “盼盼,我走了!” “………” “别这样,我尽量早点赶回来!” 顾盼盼依然沉默,窝在沙发上屈腿抱着,低头不语。 詹浩天摸了摸她的头顶,弯腰在她的脸颊上亲吻了一下,对着她僵硬的身体无奈地笑笑,转身带着落寞的神情出了门。 想不到第一次和顾盼盼冷战是因为这样的难言之隐。 “詹总,梁博士因为学术交流出国了,他走之前已经安排好了!,您先把衣服换上,我们下午安排检查项目。” “嗯!” 詹浩天环顾了一下这贵宾室的套间,如果不是因为有医疗器械的存在,这里根本看上去就和酒店的套房无异,当初规划的时候也只是为了照顾某些人的需要,想不到有一天自己会光顾于此。 他拉开阳台的落地窗,走了出去,绿油油的草坪,高高低低的树木,真是一所园林式的建筑,可惜他实在没有心情欣赏这一切。 他从口袋里拿出最后一根烟,“啪”地点燃,凝神远望。 “小梅,你听说了吗?隔壁房间的那个人昨晚走了!” “啊,不是吧!他刚来的时候还好好的!” “就是,才化疗没几天就不行了!” “真是可惜,他还这么年轻,听说他老婆才刚刚生了个儿子。” “所以有钱又怎么样,还不是逃不过死亡的招呼。” “唉,听说这个房间的也是一个年轻又帅气的总裁哦!” “是又怎么样,说不定也是留下老婆孩子无人照顾!” “喂,你别乱说!小心被别人听见!” “切,听见又怎样,其实每个进来这里的人都很清楚,治疗只不过是拖延时间,而且化疗比手术要痛苦多了,很多人不是因为害怕疾病而死,而是因为每天看着自己日渐变样绝望而亡。” “照你这样说,有这病就不去治了?” “嗯,有时候治和不治之间真是一种艰难的抉择!” “我只能说,没钱就在家等死,说不定还有亲人送终,而有钱人可能会通过钱延长生命,但最后是否是有尊严地离开就难说了!” “是呀!那种靠仪器、管子维持生命的活法真是太悲哀!” “所以越来越多人提倡安乐死!” “………” 小护士对话的声音渐渐消失,隐匿在阳台窗帘后的詹浩天露出了半边的脸,她们的话早已掀起他心中的波澜。 <a>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