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六章 死亡的方式 - 杠上霸道总裁

第一百一十六章 死亡的方式

詹浩天表面上看很平静,仿佛刚才他和梁博士讨论的只是生意场上的一份可行性报告,普通得不能再普通。 然而当他从私人的医院驻地走出来直到上了车,在那个狭窄空间,在那独处的寂静环境下,他才感觉到死亡的恐惧在一步一步向他靠近。 原来死亡并不遥远,前几天他还在和顾盼盼讨论关于死亡的方式,两个人谈话的内容至今还记忆犹新。 他记得顾盼盼所说的有关印度教看待死亡的观念,是一件多么平常的事。 生与死只不过是幂幂中生命的轮回。 他第一次发觉关于死亡的观念他和顾盼盼的想法是如此相同,他们一致认为: 最安详的离去无疑是一觉未醒,在梦中走向极乐,这种人怕是修了几辈子的福分才可以得到上天的眷恋,让他安静地毫无痛苦地离开。 最不负责的死去就是各种千奇百怪的自杀的方式,无论是吞药还是割脉亦或是跳楼等等,这些无疑是愚蠢的,连死都不惧怕的人,还有什么不能继续生活下去的勇气呢?这种人觉得离开就是最好的方式,却从未想过这样不负责的离去会对在世的亲人造成多大的伤害。 最痛苦的死亡方式要数让人类无法避免的疾病,所谓生老病死,在死亡到来之前往往要经历一段颇为慢长的疾病的煎熬,所以也就认证了为什么大多数人最后是在医院离开的原因。 这是不可抗拒的悲哀结局,也是大自然界发展的必然规律。 对于死亡詹浩天从没有害怕过,他深知有生命的诞生就意味着有死亡的出现,这是无法逃避的现实。 他只有没有料到才刚刚30出头的他,已经有人向他提醒那令人寒心的词语。 他差点忽略了那并不是老年人的专用名词,在死亡面前人人平等。 他不相信阎罗王会这么早来收他,他不相信。 “喂,单波,等下老地方见!” 他没有等单波的回答就挂断了电话,轻轻按了汽车开关,他的专属飞驰而出。 车外是一片车水马龙的繁华景象,詹浩天无法相像在不久的将来这一切都将会和自己无关的场面,心突然变得浮躁起来,他加大了踏踩油门的力度,黑色的跑车在宽广的城市道路上穿梭。 终于比预计的时间快了15分钟到达了君悦酒店他的私人公寓。 “你怎么又抽烟了?” 单波一踏入进房间,一股呛人的烟味就扑面而来,此时的詹浩天正瘫卧在沙发上吞云吐雾,神情严肃。 “如果你的生命剩下的时间不多,你会做什么?” “啊!怎么啦!报告有问题?” 单波惊得拿起桌面的报告书,翻开着最后的结论。 “这是什么意思?疑似?异常?” “嗯!说我脑袋上有一块瘤!” “什么!” 单波滑落地坐到单人沙发上,神情呆滞。 “怎么,傻了!兄弟,弄清楚了,我才是那个病患!”詹浩天踢了单波一脚。 “喂,詹浩天,你是吓唬人的吧!这报告是假的!” “你觉得我有这么无聊!” “那你还笑得出来!” “我是笑你搞错方向了,我才是需要安慰的对象!” “你怎么一点都不害怕?” 单波望着对面笃定如斯的詹浩天,他真是佩服他的心里承受力,换了自己怕是恐慌的说不出话来。 “害怕有用吗?能解决所有的问题吗?” “浩天,你赶紧去治疗吧!只是一个瘤而已,把它切除就是,如今医学技术这么发达,一定可以治好的,这里水平不行,我们就去发达的国家医治,肯定有办法的,一定有的!” 被詹浩天开玩笑地一说,他渐渐冷静下来,嘴里喃喃自语,语调说得有点着急,似是在开导着浩天也在安慰着自己。 “梁博士说手术成功的机会只有30%” “30%也要做呀!” “如果失败呢?” “失败?” 失败就意味着死亡,这是单波一直回避的问题,这样残忍的字眼他从未想过会出现在坚强的詹浩天身上。 气氛一下子变得凝重,屋内寂静得只剩下两个男人的呼吸声。 最终还是单波按耐不住,他先开了口。 “你是打算放弃治疗?” “不是,我在想如果手术失败后的安排。” “你的意思是?” “你帮我约一下律师!” “浩天!你不是……”,这样的场面怎么有种临终遗言的感觉,这让单波不寒而栗。 “这件事你不要和任何人说!” “好!” 两个男人各怀心事,互相道别,离开了君悦。 “爹地、爹地!” 一开门就看见詹浩天坐在客厅里,丹丹兴奋地飞扑上前。 “丹丹,今天在学校好玩吗?” “嗯,太好玩了,我们表演《白雪公主和七个小矮人》。” “哦,我们小公主是演哪个角色呢?” “我当然是演白雪公主!” “嗯,宝贝真棒!”詹浩天在丹丹红润如苹果的小脸上亲了一口。 “浩天,你今天怎么回来得这么早?”后面进来的顾盼盼走上前。 “嗯,今天在外面办事比较顺利!”他轻描淡写,脸上看不出任何异样。 “丹丹,和妈咪洗澡去!” “我不,我要和爹地玩!” “爹地一出现,你就不要妈咪囖!”顾盼盼故作生气地说。 “呵呵!丹丹,妈咪吃醋了?” “吃醋是什么?好吃吗?妈咪,我也要吃醋!” “啊!妈咪这没有,找爹地要去!” 顾盼盼把问题抛给詹浩天后,自己先上了楼。 丹丹小朋友一点都不介意妈咪的态度,软绵绵的小手一摊。 “爹地,醋呢?” “啊!这个!”真是一时口快,以后对着小孩真不能随便说,他只好故意岔开话题。 “丹丹,那谁演王子啊!” “王子?是我们小班最帅的关俊铭呀!” “关俊铭?他有爸爸帅吗?”某人语气开始不对劲。 丹丹仔细看了看詹浩天的脸,又侧着小脑袋作了个深思熟虑的样子。 “这个……”她犹豫着。 “丹丹!” “当然是爹地最帅了,爹地是全世界最帅的!” “这还差不多。”脸色终于不再紧绷。 “丹丹,你讨好爹地的本事越来越强了!”换好衣服的顾盼盼刚走下楼。 “你不觉得我是天下最帅的吗?”詹浩天对顾盼盼露出一个轻佻的表情。 “我倒觉得关俊铭以后长大肯定比你帅,他可是混血儿哦,蓝蓝的眼睛,高挺的鼻子……” “盼盼!” 顾盼盼故意忽略詹浩天吹须瞪眼的表情,走了前亲了亲女儿。 “丹丹,你们有没有演那王子亲吻公主,唤醒沉睡的公主的那一幕呀!” “有呀!” “什么,丹丹,你真的被那小子亲了!”詹浩天大喊,手上抱着丹丹的力度徒然加大。 “爹地,好疼!”小丹丹皱起小脸,声音都带着哭腔。 “你干嘛!看把女儿弄疼了!” “谁叫她把初吻献给别人的!” “初吻?哈哈,詹浩天,你真是太好玩了!” 顾盼盼从詹浩天手里抢过丹丹,忍不住笑出声来,三岁小孩,说什么初吻? 一整晚,屋里唯一的那个男人就一直纠结在女儿初吻被人夺去的事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