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五章 最动人的话 - 杠上霸道总裁

第一百一十五章 最动人的话

詹浩天抱着顾盼盼直接坐电梯到了地下停车场。 怀里的女人哆嗦的身体紧贴着他,每走一步就让他的心揪疼一下。 今早他故意说让小岚送饭盒到公司,无非想测试一下顾盼盼的反应。当小岚打电话给他说盼盼出门了,他就一直在办公室里期待她给了他的惊喜,谁知惊喜变成了惊吓! 他从未有想过在自己的地盘下,她会受伤!内疚与自责充斥在他的胸口,他恨不得此时受伤的人是他。 “盼盼,你忍着,很快就到了!”他加快了前进的脚步。 “嗯!”,顾盼盼一手拽着胸前的衣服,一手揽着他的脖子,他那强有力的心脏脉动,让她慢慢从惊恐的情绪中缓过劲来,似乎刚才钻心的疼痛已经渐渐消失。 詹浩天把顾盼盼放在后排座位上,又脱了自己的外套,盖在她湿冷的身上。 “浩天,我们可不可以不去医院!”,她拉着他的手,实在不想让人看见如此狼狈的她。 “……” “我现在也不觉得疼了,应该只是皮外伤而已,我们回家擦些药就没事了。” 詹浩天看着顾盼盼哀求的目光,又上下打量了一下她的身体,低头沉默了一会。随后拿出手机,拨打了几个电话。 他站得比较远,盼盼无法听清他所说的,只是感觉他的语气没有以往遇事的淡定,隐隐露出少有的浮躁。 “好,嗯,我们10分钟后到!” 他最后说了一句后把电话收好,关上了车门,油门轻轻一踩,黑色的跑车飞驰而出,驶离了车场,车内很安静,静得让顾盼盼有点心慌,她知道他的沉默代表他的神经又处于紧绷的状态。 好在这种压抑的感觉只是维持了很短很短的时间,转眼,他们已经回到了公寓。 “先生、太太,您们回来啦!这是……” 前来开门的小岚原本轻松的表情被眼前的情况下了一跳,她紧张地脚都僵硬了,这是什么状况?刚才出门还春风满面的顾盼盼,如今却是全身湿透,脸色苍白,气色虚弱。 “小岚,打些热水到房间来!”詹浩天抛下一句后,抱着盼盼上了楼。 “哦!好的!” 很快,热毛巾和热水端到了床前。 “我自己可以的!”盼盼嘀咕着,想伸手拿起毛巾。尽管和詹浩天有肌肤之亲,但她还是不习惯大白天让他帮她擦洗身体。 “别动!”他低吼着,并没有停止手中的动作,他小心翼翼地,生怕一不留意碰到她的伤口,动作轻柔地仿佛她是一件精美的瓷器,她还从不知道他细心起来可以如此专注,哪怕她现在是裸露着身体,他看着她的眼神却只有关切,而没有渗杂一点点的欲望。 反而凝视着他的盼盼思想有点开小差,怎么她又有一种心动的感觉。 这时房间的敲门声响起,小岚的声音飘了进来。 “先生,医生到了!” 詹浩天稍稍整理了一下盼盼的衣服,喊了声。 “嗯!让他们进来!” “詹总!” “詹总!” 詹浩天看见踏进房间的一男一女,男的穿着白色的医生袍,带着眼睛,样貌清秀,30多年出头,女的粉色护士装,齐耳短发,像个刚毕业的大学生。 他眉头轻拧,一丝不满浮出眼底,并没有多说,微微点了点头。 男医生明显觉察出一道犀利的眼神直射着他,让他浑身上下被人看透一般。 “我先看看顾小姐的伤口!”,他大步走向床边,想回避那充满穿透力强的目光。 此时的顾盼盼已经换好了衣服,为了方便检查,穿上了宽大的上衣,那脖子红肿的肌肤清晰可见。 “就是这里烫到,其他地方还有吗?”男医生看了看顾盼盼烫伤的颈部,职业性地问了句。 “有,胸口还有!”她小声回答。 “嗯,你能脱掉上衣吗?” “好的!”顾盼盼正想解开纽扣。 “不行!”詹浩天一句怒吼在医生的身后响起。 “浩天!” “你怎能在其他男人面前脱衣服呢,绝对不行!” 詹浩天这一句顿时让顾盼盼哭笑不得,这是哪跟哪呀!明明只是单纯的看病,被他一说好像是在通奸是的。 “这……”,此时最为尴尬的莫过于男医生,对着这样偏执的男人,看来以后就算是再高的出诊费,也要慎重地考虑清楚。 屋内气氛一时之间变得局促,空气中弥漫着火药味的因子。 “浩天,你先出去!”顾盼盼拉了拉詹浩天的衣角,他就一个凶狠要吃人的样子站在着,还让人怎么看病呀! “……”,他瞪了她一眼,继续站在那一动不动。 “医生,不好意思,要不您先请回吧!” “额,这个……”,男医生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老板没开口那敢走,不走又不知道如何继续,这恐怕是他从医以来最窘的一次。 “你过来!” 詹浩天用手一指,指向一直站在一旁,从进门开始就痴痴望着他发呆的女护士。 “我……”,花痴的女护士受宠若惊。 “你把受伤的情况告诉他听!” “啊!” 这是神马意思?是让她口述,远程会诊! 于是顾盼盼经历了她人生中最奇葩的一次看病经历,男医生背对她而坐,手拿着笔记录着她的病症,女护士小姐面对着她,看着她受伤的部位一句句细说着,而某霸道男人却在一旁虎视眈眈瞪着。 终于在压抑感爆棚的屋子里经过近一小时的会诊结束,好在初步诊断烫伤不是太严重,暂时不需要入院治疗,打了针上了药,嘱咐了一些注意事项,男医生携带者女护士苍茫而逃。 顾盼盼望着詹浩天的阴郁的脸,冷冷说道。 “你现在满意了?” “哼!我还没说你,竟然当着我的面脱衣服给别的男人看。” “什么男人,他是医生!”他简直不可理喻。 “什么医生?这年头医生最不靠谱,你没听见男医生对女病人**最多!” “人家是有职业操守的,你以为个个像你一天到晚精虫上脑!” 顾盼盼赌气一说,盖上被子,背对着他,真是没他这么好气!这事要给外面的人知道,还不笑死。 詹浩天把被子一掀,身子钻了进去。 “喂,你想干嘛?” “你不是说我精虫上脑吗?我想……” “詹浩天,你疯了!”,顾盼盼扭动着身体。 “别动!我只是想抱抱你而已!” 他的双手环抱着她,下巴搁在她的脖子上,轻轻磨蹭着,温润的气息在她耳背吹拂,痒痒地、热热的。 “盼盼,刚才我真的很害怕!” “你也会害怕么?” “嗯!” 他亲了亲她的耳背,长长舒了口气。 “我宁愿自己受伤,也不想你有事!” “我毁了容怎么办?你还会要我吗?” “傻瓜,你就算毁容,就算变得又老又丑,你依然是你,还是我的老婆。” 只是淡淡的一句,让盼盼的心田溢出蜜汁。 “我不信,你到时肯定嫌弃我?” “那么你呢?我如果是一个又盲又聋,牙齿都掉光的老头子呢?” “呵呵!牙齿掉光!你还是最帅的老头!” 她窝在他的怀里,脑海中浮现出一张黄昏下,两个老人牵着手,弯着腰,共同欣赏落日的画面,执子之手,与之偕老之大概说的就是这种吧! “盼盼,如果可以选择死亡,我希望你比我先走一步!” “为什么?” “因为我想陪伴你到最后,不希望你独自面对剩下孤独的日子,那样煎熬的经历让我一个人承受就好!” “那么你的意思是我不死,你也不能死!” “嗯!” 原来这世界上最动人的话不是“我爱你!”,而是“我想陪伴你到最后!” 这一刻,他们的心似乎融为一体,正当詹浩天和顾盼盼在享受着他们感情升华的浪漫时刻。 在同一个时间同一城市的另一角,正进行着一场肮脏的交易。 “这是你今天的酬劳!你拿着明天远离这个城市吧!” “为什么?总裁都没有说炒掉我!” “总裁不炒掉你,并不代表你可以留在这里。” “你还真是心恨!” “这不是你要管得事,你快点离开,我不希望以后再看见你!” 孔雪菲踏着高跟鞋转身离去,留下木呐的清洁工手捏着一个大大的信封,呆呆地站着。 这就是回报!这也是代价! <a>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