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四章 非意外事件 - 杠上霸道总裁

第一百一十四章 非意外事件

詹浩天和单波、杜燚分开后,开车去了君悦酒店,准备接盼盼和女儿丹丹回家。 晚上他推说有应酬,不能相陪,无非是想让盼盼和顾长春有独处的时间。 他知道自己在场顾长春一定有所顾忌,毕竟当初是他以那样的理由强迫盼盼结的婚,虽然后来发现喜欢上顾盼盼,但作为父亲的顾长春看着女儿盼盼担忧的眼神还是没能逃过他的眼睛。 其实今早在喝茶时候顾盼盼对于结婚情绪不高的原因,他是知道的,说到底就是怪他自作主张,没和她商量。 在美国的时候他在那样时间、地点环境下表明自己的心迹,确实有点仓促,但那是因为形势所逼。当时的他没有太多的时间给顾盼盼考虑,他必须半哄半逼令她妥协。 他很清楚顾盼盼能跟他回国很大部分原因是因为女儿和她爸爸顾长春的原因,有多少是因为他,他其实心里没有底。 人就是这么奇怪,知道真相是一回事,接受又是另一回事。 要让顾盼盼对他完全信任,如当初喜欢自己那样,他觉得需要时间。可惜他没有太多的耐性等到那个时候,避开自身的原因,单单就是陆大海偶尔有意无意的关切问候就足以让他不安。 就比如前几天他无意看见陆大海发给盼盼的微信:他对你好吗?,已经让他抓狂,偏偏他还不能为此发火。 正如单波所说,你还不及陆大海的一半好,是的,他没有陆大海的温情脉脉,也没有陆大海的超强耐性,更没有他的大方豪爽,他总喜欢按照自己的思路办事,至于对方的感受他不会顾及太多。 就比如这次和顾长春商量婚事这件事,其实他可以事先和顾盼盼沟通好,这样当她听到这消息的时候,也就不会表现出唐突和抗拒。 然而他并没有这么做,在他的潜意识里,是他故意忽略还是他不愿意,他没有考量。 或许这就是他的本性。 看着顾盼盼抱着女儿丹丹从电梯口出了门,詹浩天赶紧下了车,向她俩走过去。 “把丹丹给我!”他伸出双手。 “还是不要了,她刚睡着,一换手很容易就醒了,说不定等下她会闹。” “不怕,我轻点!”詹浩天坚持着放轻柔了手中的动作,将丹丹抱在怀里,小家伙嘟了嘟嘴,小脸鼓得圆圆的,很是不情愿,但并没有醒来。 “我们上车吧!” “嗯!” 两人走到黑色的越野车旁,盼盼开了后排的车门,詹浩天缓慢地将丹丹放在座位上,动作一气呵成,完了还细心地整理了一下丹丹的衣服,简直就是一个熟手的奶爸。 詹浩天关上车门,又随手帮盼盼打开副驾驶室的门,没有刻意,一切都显得那么自然。 他什么时候变成如此体贴入微了?顾盼盼望着他的侧脸,一时之间陷入沉思。 “怎么,困了?” “詹浩天,你为什么帮爸爸?” 她终于忍不住脱口而出,整晚她听见顾长春说詹浩天的事,她才明白他其实在背后默默地做了很多事。 她知道他虽然收购了盛世长安房地产公司,但并没有将它注销,而且他至今还保留了爸爸的部分股份,每年还会定期划一笔钱给他作为分红收入。 当顾长春打算进军饮食业的时候,他甚至帮爸爸扫除了一切障碍,而这一切都发生在她在美国的期间。 原来他的心并不是如外人所说的心狠手辣,贪婪无耻。 詹浩天耸耸肩,开玩笑地说:“可能我害怕有一天他的女儿来报复我!” “胡说,你那时都不记得我?” “也许男人的也有第六感吧,看着顾长春,我总有一种亲切感,所以也就关注他多一些,现在看来我当时不是因为同情他,而是因为他的身上有你的影子。” 黑暗中她看不清他的眸子,但是他低柔的声音却揉碎了她的心,他虽然失忆了,可冥冥之中,他依然没有忘记她。 “浩天!”她声音里带着哽咽,眼睛里闪着泪光。 “怎么,这么快就感动了,还说不想嫁我!” “讨厌!” “呵呵!” 第二天,也许因为获知了詹浩天对自己的一片痴心,让顾盼盼一觉醒来心情愉悦。 她哼着小调下了楼,看见小岚正对着餐桌上的早点发呆。 “怎么啦,小岚?” “盼盼姐,早,我就是烦恼中午要煮什么菜给先生送去?” “送餐给他,为什么?” “不知道,今早先生走的时候说,今天中午让我送餐过去,可能是吃腻了公司餐厅的饮食,想换换口味吧?” “换口味?” 脑海中想起詹浩天前几天的抱怨,说公司新请的大厨来自四川,煮的饭菜口味重,就算再三叮嘱不要放辣,端上来还是飘着一股辣味,就如旁人所说的,烧的锅都是辣的,煮出来的东西能不辣吗? 显然以詹浩天的胃,就算是微辣也是受不了的。 好吧!看在他近期表现良好的份上,本小姐今天亲自下厨。 于是,顾盼盼吃过早餐,开始为中午的饭盒忙碌着,前前后后折腾了2个小时,终于在11点半前搞定。从这里开车去天宇集团,也就20分钟,嗯,时间刚刚好。 她满意地装好食物,换了衣服,提着保温瓶,出了门,一路畅通,很快就直达总裁室。 “顾小姐,您好!” “嗯,詹总在吗?” 尽管詹浩天已经解释了君悦酒店那天的事,但真要面对孔雪菲本人,她心里还是起了疙瘩。 “詹总正在会客!要不顾小姐先坐在这稍息一会!” “好吧!” “顾小姐想喝什么呢?咖啡还是果汁?” “我自己来,你去忙吧!” 顾盼盼看着孔雪菲那张熟悉的脸,脑海中总会联想起某人,这让她很不自在。 “这个不太好吧,总裁知道的话会责怪我们!” “没事,我这很熟,不会有问题的!” “那好吧!顾小姐请自便!” 坐看右看,总觉得这张热情的脸上隐藏着虚假,不想面对她,顾盼盼优雅地走向了茶水间。 环顾一下约20平方米的茶水间,还是当年的摆设,只是多了一些设备,在熟悉的一角找到她喜好的咖啡,往事的记忆又浮现在眼前,以前她总是喜欢在他累的时候替他泡上一杯斋啡。 今天要不要也来一杯,他会不会感到惊喜呢? 就这样想着,顾盼盼不知不觉冲上了两杯咖啡,放在小托盘里,正想拿着往外走,这时茶水间的门突然从外面打开,刚好木门打了顾盼盼一个正着。 “啊!”顾盼盼发出一声惨叫。 只见刚泡上的咖啡,从她的颈部一直往下流,直达胸口,立刻将她白色真丝的裙子染成一滩丑陋的颜色。手中的托盘“哐”地一声掉在地上,精美的咖啡杯摔成碎片。 滚烫的热水迅速让顾盼盼敏感的皮肤起了红红的一片,热辣辣的疼感让她牙齿都发抖。手捂住胸口,斗大的汗珠冒出额头,她痛得直不起腰来。 “对不起!对不起!” 开门进来的清洁工低头频频道歉着。 “怎么啦?…啊!”看见顾盼盼的一霎那,孔雪菲双手捂着嘴,脸上带着惊恐,发出一声尖叫。 “发生什么事?” 詹浩天阴冷的声音在孔雪菲的身后响起,后者阻挡了他的视线。 “浩天!” 盼盼虚弱的声音飘出,令詹浩天打了个冷战。他惊慌地推开了孔雪菲,映入眼帘的是顾盼盼痛得有点狰狞的脸。 “盼盼,你怎么在这?” “我……,我……” “天啊!你被烫伤了!”詹浩天终于发现她胸前的红肿。 他迅速打开水龙头,冲刷着她的伤口。 “疼…疼…”她的嘴里发出痛苦的**。她的全身已经被水浇透,又冷又热,她在冰火交融中煎熬,她气息越来越弱,似乎有昏厥的可能。 “这是谁干的?” 詹浩天一声怒吼,让一直站在旁边的清洁工吓得面无血色。 “对不起,总裁!是我不……” “好了,你明天不用来上班了!” “不要,总裁先生,我不是故意的,我不是故意的,你别开除我,我的一家人还要靠我吃饭呢?” “走开!”盛怒下的詹浩天抱起顾盼盼看也不看她一眼。 “顾小姐,求求你,原谅我,不要开除我!”清洁工拉扯着詹浩天的衣角,苦苦哀求。 “你还不让开!” “浩天,我没事,是我自己不小心而已,你别怪她!” “你还没事!” 顾盼盼拧眉的表情早已刺痛了詹浩天的心,他恨不得将那个罪魁祸首千刀万剐。 “这只是一场意外而已!她不是故意的!” “盼盼!我们先去医院!” “你答应我不追究她的责任,我就去!” 她的眼睛里有着倔强,让他心软。 “你……哎,我真拿你没办法!” 詹浩天对着地上的清洁工喊到:“今天先饶了你,你还不滚!” “是!谢谢总裁,谢谢小姐!”清洁工赶紧屁颠屁颠地离开了。 “总裁,需要叫司机吗?” 詹浩天低头看着她那片几乎透明的身躯,他怎能让别的男人窥视自己的女人呢? “不需要,我自己开车,通知下午的行程全部取消!” “是!” 孔雪菲看着詹浩天抱着顾盼盼进入电梯的身影,嘴角勾出一抹冷笑。 “哼,你们永远也不会知道这是一起非意外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