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三章 隐藏的私心 - 杠上霸道总裁

第一百一十三章 隐藏的私心

詹浩天的一句:“三比一,你反对无效!”,让顾盼盼顿时无语。 她心里纳闷,什么时候自己的婚姻还需要家庭成员投票表决了?她求助的眼神投向顾长春,然而顾长春回报她的除了一个关切的目光,剩下的就是沉默。 “盼盼,给你机会,当着爸爸的面说说不结婚的理由?” “我……我……”。 是的,无论从感情上基础还是物质条件上,她还真的找不到不结婚的理由。你说她不喜欢詹浩天吗?显然不是!说詹浩天不爱她吗?他又是那么高姿态地表明他的心迹,而且更关键的是家长没反对,女儿也已经出生,似乎从任何一个方面都没有理由去拒绝。 “我不想结婚这么匆忙!”,她硬撑着。 “我还以为你担心什么呢?这些我都会安排好的,你就乖乖等着做新娘就好,别再耍小孩子脾气了!” 于是这场关于詹浩天和顾盼盼婚礼的讨论继续在活跃的气氛中进行着,只不过兴奋的三个人不包括女主角而已。 哎,她这是被人逼婚吗?怎么有种赶鸭子上架的感觉。 顾盼盼很想打断他们的讨论,却又被詹浩天威胁的眼神给镇住,望着爸爸顾长春期盼的脸,看着女儿丹丹幸福的表情,仿佛她不结婚就是一件多么大逆不道的事。 心里郁闷死了,不想参与他们的话题,又不能中途离开,只有低头猛吃东西,打算化悲愤为食量。 不知不觉吃得小肚子圆圆的,有点撑! “呃……呃……”,她连打了几个饱嗝。 “啧啧,你还真能吃,不知道的还以为我虐待你,在家里没给饭你吃!”,詹浩天宠溺地捏了捏顾盼盼圆圆的脸蛋。 原本就心情不好的顾盼盼一听,也火了。 “对呀!我就是能吃,而且很快就变成大肥婆,你还是别娶我好!” “不行,如果你有变成大肥婆的潜质,我更要娶,说不定哪一天我们漂到一个荒岛,你这体型还可以撑几天,挨到救援人员的到来,不至于马上会饿死。” “詹浩天,你真讨厌!” “呵呵!” 詹浩天侧目望着顾盼盼堵嘴生气的样子,露出得瑟的面容,原来逗弄她是一件多么开心的事。 他一手圈住她的腰身,凑近贴着她的脸,低柔的声音在她耳边缓缓吐出:“好了,别气了,其实我更喜欢你现在这个的样子,摸起来手感特好,不像以前瘦得只有骨头,抱着都咯人!” “你……”,她没好气地看了他一眼。 这个人是处于发情期吗?怎么不分场合,随时随地都有那种欲望。 “爹地,外公说要带我去楼下游乐场玩,可以吗?” “好的,丹丹先和外公下去,爹地妈咪等会就下来。” “ok,外公,我们走吧!” 半个小时后,詹浩天叫服务员结了账,对着还在怄气的盼盼说:“我们也去逛街吧!” “我不去!” “嗯,吃饱散散步有益于身体健康!” “喂,我都说……” 不等顾盼盼说完,詹浩天已经将她半抱半拖牵进了电梯。 熟悉的电梯令她想起昏厥的那天,心隐隐被牵动了一下。 “你不怕在这遇见熟人么?” “熟人?你是指谁?” “比如你的老相好,旧情人什么的?” 听出了顾盼盼语调的异常,詹浩天略带夸张用鼻子嗅了嗅顾盼盼的身体。 “盼盼,你有没有闻到这里有浓浓的醋味!” “没有!” “怎么没有,明明刚才有人打翻了醋坛子。” “切,我吃什么醋,我是担心你被别人纠缠不清,影响你在女儿心中的光辉形象!” “嗯,这么关心我,看来我娶你是百分百对的!” 詹浩天还没说完,抱着顾盼盼,嘴就想往下亲。 “你就不能检点一些,这是公众场合。” “这是我的酒店!” “唔……”她已经没有反抗地余地。 好在,随着“叮”的一声,电梯停在二楼的大型购物商场,他们纠缠的吻也就点到为止。 “雪菲,雪菲,那不是你公司的总裁大人吗? “………” “他身边的女人是谁?” 孔雪菲看着詹浩天对顾盼盼讨好的脸,面色暗沉,咬着嘴唇,没有出声,但分明眼神中隐藏着熊熊怒火。 “啊!雪菲,他们进了婚纱店,难道他们准备结婚了?哎,看来很多女人马上就要失望了。” “怎么,你也想打我们总裁的主意?”孔雪菲说话的语气并听不出丝毫情绪地起伏。 “我?我就免了,这么不知量力的事我才不会做,我只是为你觉得可惜,你看,你天天和总裁接触,身材、样貌和气质都比刚才那个女人强多了,而且有一段时间我看你和他走得挺近的,我还以为总裁和你擦出火花呢?” “别乱说,小雅,人家是总裁,我只是一个打工妹,哪能高攀得起?” “切,这年头不是讲这些的,如果他喜欢你,是不会在意你的身份的,况且看那个女人也不见得是名门望族,否则媒体早就大事报道了,我估计她是耍手段迷惑了总裁。” “迷惑?” “那不是么,男人总是受不了诱惑的,就看你是否抓住了他的弱项!”。 朋友小雅的一番话让孔雪菲陷入沉思,她紧紧盯着对面刚从婚纱店出来的一男一女。 “爹地、爹地!” 随着清脆的一声童音,一个身穿粉红色公主裙的小女孩扑向詹浩天。后者微笑地稍稍屈着腰,展开双臂将她迎入怀抱,接着抱上她旋转了几圈,惹来女孩发出咯咯的笑声。 “爹地,我要骑马马?” “丹丹,别胡闹!” “想骑马马是吧!来了!”,只见詹浩天把丹丹高高举起,小腿叉开,坐到了他的肩膀上。 “看你,净惯坏她!” “她是我的女儿,当然有这个资格,丹丹,坐好了,飞机马上起飞了!” “哈哈哈,爹地快点、快点……” 望着渐渐远离的身影,小雅用肘子撞了撞神情木呐的孔雪菲,全然没有发觉她握着栏杆的手因为用力过度在微微颤抖。 “别想了,你没希望了,人家的杀手锏是女儿!我们走吧!” “夜色”清吧 “詹少,今天不用陪老婆女儿?” “顾长春来了,我让他们父女俩好好叙叙旧。” “怎么突然接顾长春来,嗯,一定有什么事?” “见家长?难道是好事近?”单波也跟着杜燚起哄着。 杜燚倒了杯烈酒,递给詹浩天,后者摆摆手,他也不客气,一饮而尽。 “我是真为你开心,你看你原来还是孤家寡人一个,突然有了个老婆还多了一个女儿。” “就是,杜燚,我也觉得浩天这违反速度的做法可行!” 单波也倒了一杯红酒,没喝,动作优雅地拿在手中轻轻晃动着。 “怎么,听你的口气好像不服气!” “这也难怪单波不服气,你现在可是赶超所有人,平白无故你女儿倒成了最大,而且我听说你现在把顾盼盼打造成十足的家庭主妇,我就是不明白,你是怎么做到的,那个小野猫甘愿受你压榨!” 詹浩天嘴角一勾,露出浅浅的笑意。 “做全职太太不好吗?”。 这个话题作为婚姻律师事务所的杜燚马上来了兴趣。 “没错,女人本来就应该在家相夫教子的,传统的观念有时是有一定道理的,一个家庭必须一个主内一个主外,这样才和谐,如今离婚率高的原因,就是人为地把关系搞错了,夫妻都去主外了,家里没人管了,又或者都把重点放在家庭琐碎的事情上,日子久了产生不同意见,就容易闹矛盾!”。 “嗯,我同意杜燚的说法!当然前提条件是经济上允许。” “所以你打算让顾盼盼一直扮演主内的角色?” “也不是一直,起码在小孩子上学前!” “浩天,我可听子柔说,盼盼对这个角色不感冒哦!” “她慢慢会习惯的,她如今的兴趣已经渐渐转移到烹饪方面来,厨艺有慢慢提升的空间,下一步,我打算叫她中午送饭到公司,让她觉得自己的重要性,相信假以时日她一定能做好主妇的角色。” 单波对詹浩天树起了大拇指。 “詹浩天,你这招真是绝!一来解决自己午餐问题,二来还进一步异化了顾盼盼。” “他隐藏的私心何止这些,我估计下一步他会让顾盼盼再生个儿子,那么她就再也逃不出他的手掌心了。” 某人听了也不反驳,闲闲地喝着面前的茶水。 而此时的杜燚说完,开始自斟自饮,一杯接着一杯,大有喝酒解愁的意图。 “怎么,岑田田还是不肯跟你回来?” “杜燚,你应该也学浩天那招,先上车后买票!” “呵呵!” “她可不是顾盼盼,如果顾盼盼是小野猫,那么她就是小狐狸,不,不是小狐狸,是长着九条尾巴的白狐,盼盼是吃软不吃硬,她呢?是软硬不吃!” 单波同情地拍拍杜燚的肩膀,无奈的说道。 “哎,估计你前世肯定是和尚,没有七情六欲,今生才要经历这么多情感地折磨。” “你才是和尚呢?” 杜燚手一推,失去了重心,整个人瘫软在沙发上,嘴里还在呢喃叫着岑田田的名字。 单波摇摇头,“看来酒这东西,一点好处也没有!”越喝只会更添忧愁。 “浩天,我先送杜燚回去,你呢?” “我还要去接盼盼!” “对了,明天梁博士那有检查结果了,你别忘了去!” “嗯!” <a>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