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二章 甜蜜的感觉 - 杠上霸道总裁

第一百一十二章 甜蜜的感觉

“妈咪,妈咪,起床啦!” “嗯!”顾盼盼睡眼惺忪,眯成一线,梳着羊角辫的女儿精致小巧的脸贴近她的面前,细长的睫毛微卷,大眼睛咕咕转,小嘴正嘟着。 “妈咪自从回国后,越来越懒了。”娇滴滴的声音伴着奶香吹入她的耳膜。唉,连女儿都发现她异常,看来当家庭主妇的后遗症日趋明显。 这也难怪顾盼盼,每天早上女儿不用她送,刚开始她还会起床准备些早餐给丹丹,可是送完他父女俩出门后,实在太无聊她又回窝再睡过,久而久之干脆就晚起了。 特别像昨晚被某人欺负的日子,她就更有理由赖床了。 望了望旁边,詹浩天不在,她懒洋洋地问了一句:“丹丹,几点了,你怎么还不去上学?” “噗嗤”丹丹笑开了脸,一手捂着小嘴,一手摸摸顾盼盼的额头。 “妈咪不仅变懒了,还变笨了?” “丹丹,不能这样说妈咪!”詹浩天磁性的声音从更衣室里传来,原来他还在这。 “哦,我知道了,爹地,可是妈咪忘记今天是周末,我不需要上学哦。”丹丹朝着更衣室的方向大声喊道。 还缩在被窝里的顾盼盼猛地惊醒,好像今天真是假期哦,果然不用上班的人没有日期的概念。 她嘀咕着:“我真是傻,都忘记是周末!” 然而盼盼小声的自我抱怨却被一向精灵的女儿丹丹听见。 她得意地跑到更衣室门前,就像发现一个天大的秘密一样兴奋:“爹地,你听见了吗?这可不是我说的,是妈咪自己说自己傻的。” “丹丹!”她想打断丹丹的话,扭动着身体,才发觉原来自己还是全裸的状态。 那个坏蛋,以往都会帮她穿上衣服,今天是不是故意的,想让她在女儿面前出丑。 “丹丹,别在这闹了,你先下去吃早餐,等一下妈咪就来。” “好的,那妈咪你快点,我们还要出去喝早茶呢?”小丹丹喊了句,蹦蹦跳跳高兴地下了楼。 喝早茶?难得詹浩天有这样的兴趣,以前每到假期,他不是缠着她睡到日出三竿,就是一早拉她去晨练,累得她半死,如今女儿来了,待遇确实不一样啦! 好吧!顾盼盼,你已经沦落到要靠女儿才能享受这样的福利。 伸手拿起床上的一件睡袍正想套上,此时已经梳洗打扮整齐的詹浩天,从衣帽间走了出来。 只见他穿着一件淡紫色的衬衣,白色的休闲裤,平日里她很少看到他穿如此颜色鲜艳的衣服,他的衣橱里的服饰搭配无非三种颜色:黑、白、灰,经典而永恒的主题, 她也就慢慢习惯他清冷的装扮,她从未想像过他穿紫色的衣服可以令人眼前一亮,要知道这样色调的衣服不是人人都能穿的,皮肤太黑,会显得沉闷,身材太瘦,会显得没活力,样子太清秀,又会觉得娘娘腔。而这些在他身上一点都不存在,他不但轻易驾驭了这种颜色,还凸显了他尊贵的气质。 她就那样呆呆地望着他,像犯花痴一般。 “你这是要我帮你换衣服吗?” 看着她痴痴的样子,詹浩天笑着走进床边。 “假好心!”她心虚地转了个身,脸上泛起红晕,刚才自己确定有失仪态。 “哎,有人过河拆桥,真是没良心呀!” “什么过河拆桥?” 詹浩天挨过去贴近她,一脸可惜的表情,整理了一下顾盼盼的略带零碎的头发。 “盼盼,看来女儿说你越来越笨是真的,以前聪明的脑袋现在越来越转不过弯来,嗯,不过这样也挺好的,以后我就再也不会担心你逃走了。” “讨厌,你快走!”她伸手甩开他的手,就知道拿自己开玩笑,也不想想是谁把她变成没智商的。天天不用动脑,能聪明才怪呢? 詹浩天蹙紧眉头,眯了眯眼,顾盼盼因为刚才起身的动作,被子滑于身下,那胸前的一片嫩白,还带着昨晚欢爱的印记,那朵朵或深或浅的红梅,充满了诱惑,他的喉结滑动了几下,咽了咽口水,不是因为等下有正事要办,他真想现在把她扑倒,好好再疼爱她一次。 觉察出詹浩天眼睛里隐藏的浴火,顾盼盼赶紧把被子拉上,挡住那片泄露的春光。 “有什么好挡的,我亲都亲过了!”他微微翘起嘴角,带着不屑的表情。 “你流氓!” 本来已经打算转身离开的詹浩天一听,扬了扬眉梢,突然手掌一伸,略带粗暴地握住她的圆浑,眼角露出坏坏的笑意。 “啊!你……”盼盼惊呼闪过一边。 “亲爱的,没有人告诉你么,对自己的老婆使坏,不是耍流氓,那叫做疼爱。” “我不是你的老婆!” “嗯,昨天不是,很快就是,快起来,我约了老丈人商量结婚典礼的事!” “啊!什么?结婚!”她彻底清醒了。 “你昨天晚上不是答应结婚了吗?” 昨天晚上?答应结婚?有吗?她好像只是问了一句,你这是在求婚吗?什么时候变成答应他结婚了? 詹浩天似乎一点也不在意她投来充满疑惑的眼光,从衣柜里拿出她的衣服。 “你不想见爸爸啦!” 是哦,爸爸!先不管结不结婚的事,见爸爸是首要的。 于是她也顾不得詹浩天看她的眼神有多色迷,抱着衣服进了浴室。 半个小时后,在君悦酒店中餐厅包房里。 一推开门,就看见顾长春正坐对着门口,着急地等待着。 “爸爸!”顾盼盼激动地扑上前。 “盼盼!”他的声音里全是哽咽。 “您还好吧!爸爸!” 她端详着顾长春的脸,只是几年不见,爸爸瘦了,两鬓的头发略白,眼角的皱纹已经很明显,岁月无情地在他脸上留下了印迹。 “我很好,盼盼,是爸爸对不起你,让你受苦了!” “不是,爸爸,我还好,我真的很好!” 在没有找到顾长春之前,顾盼盼曾经想过见到爸爸的那一刻,她会说什么?她会哭倒在他怀里,诉说这几年自己的不幸和委屈?还是会不顾一切地指责当年爸爸的自私和无情? 然而这些她在见到爸爸的一霎都没有发生,特别是听到顾长春说对不起的时候,她从前所受的遭遇统统不值得一提。 或许那时因为自己年轻,还没切身体会到父母的感受,生完丹丹,失去孩子,她才真真切切知道作为父母的不易。所谓养儿一百岁,长忧九十九,大概就是说这种。 她知道有些事发生必然有着特定的原因,是人为因素也好,是命运作弄也罢!过去了就让它过去吧!最重要的是现在生活的人和事。 “盼盼!我……” “外公早上好!”丹丹稚嫩的声音打破了压抑的气氛。 “丹丹!来!来公公这里坐!” “爸!你们……” “妈咪!我和外公昨天已经见过面了!”丹丹自来熟地坐到顾长春的旁边。 啊!这是什么情况?她怎么一点都不知道? 詹浩天拉开了椅子,把木呐的她按在凳子上。 “谁叫你昨天关机不听电话!” “啊,你昨天说去接一个人,就是去接爸爸呀!”,盼盼拿出手机一看,未接电话30多个,除了两个是子柔打的,其余都是他的来电。 “现在明白了?” “明白什么?” 他在她耳边低语:“明白我昨晚说结婚不是心血来潮!” 额!难道他一早就安排好了让爸爸和她见面,一股甜蜜的感觉淌过心田,原来他不是对她不上心。 “爸!您看看吃些什么?”詹浩天递过餐牌给顾长春。 “浩天,你点吧!我随便都可以的!” “不行,爸!您现在是行家,还想请您对我们餐厅的出品好好指点指点!” “外公,我要吃这个蛋挞!”丹丹的小手一指,那餐牌上精美的图案。 “好,丹丹还喜欢吃什么?外公给丹丹点!” 对着丹丹,顾长春的表情明显放轻松了许多,也许提起往事太过沉重了。 盼盼抿了一口香茗,侧头打量坐在身边的詹浩天,总感觉他有点不一样。 “老婆,就算你老公帅,你也不用一天到晚对我垂涎欲滴吧!” “臭美,少自恋!” “呵呵!” 餐点很快上来了,吃了个半饱,正事提上议程。 “爸!您对我和盼盼的婚礼有什么要求?” “我没意见!你们年轻人的事我也不懂!” “我打算婚礼分发三站举行,第一站会在我的私人小岛上,第二站会在a市,第三站会回到盼盼的老家,您看这个安排可以吗?” “浩天,你!你其实不用考虑我这边的!” 詹浩天这个提议却是在顾长春意料之外,他昨天被詹浩天接到a市,也就是以为见见女儿和外孙女而已,谁知道詹浩天正式向他提亲,提亲也就算了,如今摆酒席也替他考虑了,他真有点受宠若惊的感觉。 “不行,您是家里的长子,您嫁女儿怎能随便呢?” “这样,你们会太累了!” “这个爸您放心,一切我都会安排好的!” “好,既然你决定了,就照你的意思吧,浩天,你打算婚礼什么时候举行?” “准备的功夫不能太仓促,秋天吧!那时的天气比较适合!” “秋天好,不冷不热!而且景色绚丽多彩,拍出来的相片一定很好看!” “我也是这么想!爸!” “停……停……”顾盼盼双手举高,摆出一个暂停的姿势。 “请问两位,你们刚才讨论的事和我有关吗?” “当然有关,你是新娘呀!” “那谁能告诉我,为什么你们说的一切我毫不知情?”她还新娘呢?完全就是一个局外人! “那是因为妈咪昨天不听电话!我和爹地、外公都决定好了,我要做花童!!” “詹浩天!我不结婚!”哪有这样的,结婚当事人根本不知情! “不行,你反对无效,现在是三比一!” “什么?” <a>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