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一章 男人的情结 - 杠上霸道总裁

第一百一十一章 男人的情结

顾盼盼一手托着下巴,一手轻轻搅拌着面前的抹茶奶霜,望着杯子里的白色泡沫,低垂着头,神情呆滞。 “怎么啦,盼盼!”刚进厢座的林子柔在她面前晃晃手。 “子柔,你说我是不是不应该回来?” “又和詹浩天吵架啦!” “没有,如果是吵架还好一点,起码还证明我还是正常的,如今的我就像一个机器人,每天三点一线,幼儿园~菜市场~家,感觉就是一个保姆,不,是连保姆都不如,我家保姆小岚每周还有假期休息,我是全天候的上班,白天要照顾小的,晚上要服侍大的,就是一个十足的贴身女仆!” 林子柔瞧见顾盼盼垂头丧气的样子,忍不住笑出声来,是啊!谁也没想到以往潇洒自如,行事干爽利落的盼盼,曾经还被冠以女强人的头衔,会有一天成为每日料理三餐的家庭主妇,要知道读书时期的顾盼盼可是绝对的女权主义者,平日里最瞧不起整天围着老公孩子转的女人,如今却沦落到此地步,怎能不让她郁闷呢? “你还笑,我都烦死了!” “喂,大小姐,你有什么好烦的,你现在不用干活,而且还有老公疼爱,怎么还不知足,要知道这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 “哼,谁羡慕谁来,我可以全身退让。”顾盼盼小勺一放,端起杯子喝了一大口。 子柔揶揄道:“我就不信,你舍得把你家男人让给别人”。 “有什么舍不得的,如今他有女万事足,可能觉得女儿在他手上,料定我跑也跑不掉了,完全当我是透明人,回到家手都顾不得洗,对着女儿又是亲又是抱,我有时候批评丹丹几句,他还老大不高兴,说什么我的教育方法有问题,对小孩子哪能这么凶,这倒好,我现在变成了一个严母,他却摇身成为慈父!” “子柔,我啊!在家里多一天地位就下降多一点,连佣人小岚也觉得我可怜,什么事都要请求那两父女的同意,我感觉自己就像一个外人,其实说实在的我也确实是一个外人,你看我和詹浩天都离婚了,夫妻就是这样,离婚了也就什么关系也不存在了,说到底婚姻本身就是一个契约,有一天不再履行,也就是意味着关系的结束,它不像父母,子女之间,还有血缘的关系存在,想断也断不了。” 顾盼盼的这一番长论,令林子柔对她刮目相看,看来经过爱情创伤的女人就是不一样。 “盼盼,你是后悔离婚了?这有什么难的,你可以申请复婚呀!” “谁后悔?我就是觉得,这男人有家和没家的前后变化怎么这么大呢?” “哦,说来听听?” 服务员刚好上了一杯柠檬茶,是顾盼盼之前帮子柔点的,淡淡的柠檬香味沁入鼻息,顿然令人神清气爽。顾盼盼的情绪稍稍好转。 “以前他是当你是个活宝,如今却当你是破草。” “盼盼,不至于吧!詹浩天应该不是这样的人。” “他就是这样的人,没有女儿的时候我不觉得,有了女儿,他连正眼瞧我的时间都没有,你说这是不是因为男人的情结?” “什么情结?” “就是对女人有处女情结,对女儿有情人情结!” 情人情结?这个陌生而熟悉的名字在林子柔的脑海中闪过,突然悟出她身边的某人似乎也有这样的情结所在,以前不也一天到晚缠着她要生个女儿,可惜现在…… “不是有句俗话说吗?男人一生中最少要有一个女儿,这样他的人生才算完整,皆因女儿是他前世的情人,子柔,你说男人多贪婪,就是想今生和前世的女人都围在他身边,好在你生了个儿子,否则你也会是像我一样的命运。”。 劈啪啦吐槽了一大堆,让顾盼盼的驱赶了阴霾,她终于想起约林子柔下午茶要谈的正事。她原来是想安慰子柔的,没想到子柔却成了她发牢骚的对象,还神经兮兮地说什么生儿生女的事,明知道子柔她刚刚被判不能再生育,还真是该打! “对不起,子柔,你看我光顾着自己胡说八道了!” “我没事,一切已经过去了,我有豆豆就好了。” 林子柔轻飘飘的一句让盼盼心疼,这种悲伤她太了解了,那道伤痕或许一辈子都无法愈合,一向坚强的子柔也只能用表面的平静来掩盖内心的痛楚。 不想去纠结那种伤感,盼盼换了一个轻松的话题。 “子柔,你的婚礼准备成怎样?” “我本来想和妈妈的婚礼一起办,可是爸爸妈妈好像不太情愿,他们说想简单些,就去旅行结婚了。” “这样也好,你和关黎昕就可以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做。” “盼盼,其实举不举行婚礼我都无所谓,只不过不想黎昕他担心,所以就由他安排!” “子柔,你傻啊!女人一生人中最漂亮的时刻就是穿上婚纱,你错过了,肯定后悔!” 林子柔嫣然一笑,反问道:“那么你呢!要不你和詹浩天的婚礼和我们一起举行吧!” “我又没说要结婚!” “啊!那你和他回国干嘛?” “我不就是为了女儿和我爸吗?当时一个心软就给他骗了回来。如今女儿成了他的专属,爸爸是只听其声不见其影。” “顾盼盼,你就继续矫情吧!别到时詹浩天跑了,你再来后悔!” “我后悔什么?第一他又没向我求婚,第二就算他求婚我答不答应又是另一回事。” 林子柔无奈地摇摇头,以顾盼盼的个性真犟起来,不结婚一点都不奇怪。 “你真是自己没事找事烦!就喜欢折腾,怎么,今天不用去接丹丹?” “詹浩天说今天有事经过那,他去接女儿。” “哦,怪不得今天有空约我喝下午茶。” “你就可怜可怜一下我吧,林妹妹,我再不出来透透气,都要发霉了,脑袋僵硬化就是我这种,天啊!现在才刚刚过了半个月,我啥时候才熬到丹丹上小学呀!” 林子柔看着顾盼盼夸张的表情,被逗乐了。 恰巧子柔的电话响了,一看她接电话时温柔的表情,就知道是关黎昕打来的。 “盼盼,不好意思,黎昕刚刚打来,说会议推迟了,让我去接豆豆,今天我就不能陪你了,那个花童花女的礼服到了,我打电话给你,你把丹丹带过来试试。” “哦,知道了!” 原本打算和子柔逛街的计划,就这样泡汤了。 时间还早,肚子也不饿,关键是不想回家面对四幅墙,那个詹浩天接了女儿也不给她一个电话。真当她是个保姆,天天在家里守着他回家,本小姐今天就罢工。 于是顾盼盼开始了她的疯狂购物,直到累得走不动,拖着疲倦的身体按响了门铃。 “顾盼盼,现在几点了,你才回来!” 还没进门,她就被詹浩天一句斥责吓了一跳。 她抬起头看到詹浩头阴冷的脸,她连日来积聚的不满也在迅速地膨胀,胸口燃气一团怒火。 “你又不是我什么人,你管得着吗?” “你说什么话?” “我说的是人话,你听不懂吗?” 顾盼盼推开了挡在她面前的詹浩天,蹬蹬跑上了楼,她把买的购物袋统统摔在沙发上,气得说不出话来。 什么嘛?就一餐没在家里等他,就给我脸色看,以为我是谁?是你的女奴呀! 听见他上楼的脚步声,突然很不想看到他的脸,顾盼盼转身进了浴室。磨磨蹭蹭弄了近1个小时,才走出浴室,卧室没人,书房透着亮光,哼,这样也好,免得吵架! 就这样靠在床头,听着音乐,不知不觉睡着了,蒙蒙胧胧似乎有人在拨弄她的头发,她本能地挣扎抗拒着。 “谁叫你头发没干,就这样睡的!”是他的声音,带着少有的温柔。 “不要你管!”她嘟噜着,依然合着眼。 “你是我老婆,我不管,谁敢管你!” 他的一句:你是我老婆,让顾盼盼心颤了一下,多久没有听过他说类似的话,她猛地睁开了眼。 “我们已经离婚了!” “我们可以复婚!” “你这是求婚吗?” “你如果觉得没有诚意,我现在马上去买鲜花和戒指!”他似乎就想起身行动。 “别,你说是真的?”她拉住了他的手。 “嗯!” “为什么?” “因为不想你再逃走!” “逃走?” 他紧紧地抱着她,让她呼吸都喘不过气来。 “盼盼,你失踪了一个晚上,我都要疯了,我打你的电话没人接听,我不知道你去哪了?我去找了子柔,她说你心情不好,我害怕极了!我怕你又生气走了。” “我失踪?”难道是电话没电了? “对不起,盼盼,这段时间太忙了,一直都忽略了你,以后不会了!” “詹浩天,我不需要你天天陪我,我只希望你偶尔能够顾及一下我的感受。” 他心一喜,微微放开了她,黑色的眸子直直看着她的眼,直达她的内心。 “那你不生气了!” “谁说,我还气着呢,一进门口就对我这么凶,我要罚你!” “老婆说的对,全都是我错,我甘愿受罚,今晚就让我好好服侍你!” “喂,我不是说这个…唔……”。 她捶打着他的胸口,却发现手是那么软弱无力。 <a>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