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章 富养的怪论 - 杠上霸道总裁

第一百一十章 富养的怪论

第二天早上,天边刚透着亮光,顾盼盼就被吻醒了。 “唔,别闹!”她光溜溜的身子俯卧着,把头埋在软绵绵的枕头里,懒洋洋地不想睁开眼睛。 詹浩天带着他独有的体香,那热呼呼的吻落在她的颈背上,在她细腻光滑的肌肤下来回磨蹭着,带点一点湿润,一点温烫,让顾盼盼原本冷却的身躯又迎来一阵酥麻。 “啊,你昨晚还折腾不够吗,我都要困死了,不要来了!”她轻轻扭动着身体,想拒绝他不断的挑逗,却又在他一次一次温柔地亲昵中失去了判断力。 “你睡你的,我忙我的,又不妨碍你!”身后的男人嘀咕着,并没有停止嘴上的动作。 “詹浩天,你真是讨厌!”,她终于睁开了眼,手掐了掐他的腰身,侧脸望着身后忙活着的男人浓浓的黑发,这句话还真亏他说得出口,什么不妨碍我,你以为我是木头呀,而且这是一个人能完成的事吗? 詹浩天轻笑着,整个身体贴近她,但并没有把重量压到她身上,修长的手移到她的胸前,握着她一边的浑圆,稍加大了手腕的力度,揉搓了起来。 “唔…!”那久违的熟悉的感觉让她无法抑制情动的声音,发出一声娇嗔的低吟。 “宝贝,看来你的身体比你的嘴巴老实多了!” “你走开!”她又羞又恼。 “盼盼,难道你不知道半推半就的女人更能激发男人征服的欲望,更何况我是个禁欲太久的男人,昨晚我太着急了,都没有让你好好享受,今早我要补课,让你欲死欲仙。” “不要,你下流……唔……啊!” 顾盼盼余下的话已经被詹浩天灵巧的舌头吞噬,连带她的唇齿都变成他的甜美早餐。 激吻过后,他略带粗燥的手慢慢地游走到她的禁区,轻轻的指腹摩弄着禁区的边缘,很有耐性,挑拨这她幽禁的门口,她的身体浑然紧绷,双腿随着他的爱抚微微颤动。她的耳垂被他衔住,身后传来他清晰的粗喘声,狂热的情潮席卷而来,潮热瞬间流经她的四肢百骸。 她情不自禁发出嘤嘤哼哼的轻吟。 “盼盼,我要进去了!”此刻的他心中已燃起熊熊烈火,想要占有她的欲望全部积聚到身体的某个点上,烧得那一处硬烫生疼。 他轻轻托起她的臀部,跪骑着,下身一股推力立刻填满了她早已润湿的幽地。 带着陌生的空虚,又伴着前所未有的快感,承受着他身后不断地抽送,她感觉在这一波又一波的冲击下,自己差点要昏厥过去,直到身后传来的一声闷响,他把她带到了另一个高潮。 欢爱后的她瘫软趴卧在床上,气息急促,全身虚弱无力。至于他是如何善后的,她一点都想不起来,只是知道他抱着她进进出出,再次睁开眼醒来的时候发现已经穿好干净的睡衣。而忙了整晚的詹浩天却早已梳洗完毕,面带春光身穿一身黑色西服站在穿衣镜前打着领带。 “醒了!小懒猪!” “哼!”不想搭理他,转身背对着他,也不想想是谁让她变成小懒猪的。 “怎么,有意见,要知道出力的人可是我,累得起不来的人却是你,这很不公平!”他看着镜子里的美好的身段,语气轻佻地说道。 “詹浩天,讨厌死你了!”话音刚落,一个枕头已经飞打向他,可惜位置偏了,掉在地上。 已经穿戴整齐的詹浩天整理了一下衣服,捡起地上的枕头,走向床边,捏了捏顾盼盼的俏鼻子。 “哦,有人得了便宜还卖乖,不承认,好了,快起床吃早餐吧,如果不想被女儿笑话的话!” 顾盼盼拿起他手中的名贵手表一瞧,天啊!已经将近10点了。 “都怨你!” “呵呵!”看着顾盼盼别扭的脚步,冲进浴室的样子,詹浩天的嘴角翘起一个迷人的弧度,笑意盈盈。 10分钟后,顾盼盼也换好衣服走到了饭厅。 “宝贝,早安!”她亲了亲丹丹的小脸。 “妈咪,早安,妈咪,今天你偷懒囖!”丹丹嘻笑着。 “……” “嗯,这是因为昨天晚上妈咪干活太累了!”还没等盼盼回过神,某人已经抢先给了答案。 “哦,干活?干什么活?妈咪,要我帮忙吗?” 顾盼盼坐在餐桌上,低头不语,脚尖尖踢了一下詹浩天的腿,言下之意,这个问题你惹回来的,你自己来回答。 “丹丹,妈咪干的这个活,别人帮不了。” “为什么?”丹丹有着喜欢刨根问底的耐性。 “因为干这个活是为了给丹丹找个小弟弟!” “小弟弟?” “嗯,丹丹喜欢小弟弟吗?” “小弟弟长大后会像爹地一样帅吗?” “那是必须的!” “那就太好了,我要小弟弟,妈咪,明天就给我小弟弟可以吗?” 什么?明天?詹浩天,你真是可以了,我都没有答应嫁给你呢?你就和女儿一问一答聊得热乎起来,还想让我再生一个,还小弟弟!你想得美。 顾盼盼瞪了坐在一旁若无其事的詹浩天一眼,瞧你干的好事! “丹丹,小弟弟妈咪给不了,你找你爹地要去!” 可爱的小丹丹好奇地望着一左一右两个大人,还在想这小弟弟究竟在谁的身上。看着顾盼盼怄气的脸,詹浩天俯低身体,在丹丹的耳边细语,逗得丹丹发出咯咯的笑声。 哼!又不知道他给什么糖衣炮弹给女儿!气闷的顾盼盼懒得理这对合拍的父女,匆匆吃了早点起身去了客厅。留下饭厅里的那一大一小继续窃窃私语。 终于小丹丹也吃饱了,拉着詹浩天的手蹦蹦跳跳走到盼盼的身边。 “妈咪!爹地让我下个星期去幼儿园!” “幼儿园?” 是哦!丹丹已经3岁多了,也应该上幼儿园了!这几天事情发生得有点突然,她都没来得及好好考虑这个问题。 “好啊,要不让丹丹和豆豆哥哥上一个学校吧!” “不行!”詹浩天立马否决。 “为什么不行!” “豆豆上的那学校一来离我们这太远,二来师资水平太差!” “这个不会吧。”,远是远了点,但开车也就多20分钟而已,影响不大,至于师资水平差,应该不至于吧,以关黎昕和林子柔的眼光,不可能找太差的学校。 “我已经决定了,丹丹上这间幼儿园!” “国际幼儿园?” 顾盼盼接过他手中的精美的宣传画册,图片上的校区确实漂亮,设施也很先进,有游乐场、音乐室、网球场、高尔夫球场、恒温泳池……,简直就是一个城堡。低头一看价钱,我的天,竟然1年要50万,这是不是太夸张了点。 “这太贵了吧,没必要!就去豆豆哪间好了,大家还有个照应。” “不行,他关黎昕是穷养儿子,我詹浩天要富养女儿!” 顾盼盼望着詹浩天理直气壮的样子,以往霸道专制的表情又回归了,心里真是又好笑又好气,女儿要富养她听说过,但也不至于上这种贵族幼儿园吧!读个幼儿园就花费了别人从小学到大学的所有费用。 “就算是富养也不要这么奢侈!” “我詹浩天的女儿就是要奢侈!” “你……反正我不同意!” “你不同意也没用,因为丹丹同意了!这是民主投票,二比一。” “什么?”什么时候投票了,她都不知道。 “是的,妈咪,我好喜欢那个学校!我要去那学校!” “去去,丹丹,自己一边玩去,妈咪有事和爹地说。” “哦!”乖巧的丹丹独自去玩玩具了。 此时的盼盼胸口堵着口闷气,敢情这对父女不是找她商量,而是通知她一声而已,可惜还没等到她发火,詹浩天的话直接又将她雷倒。 “还有一件事,我没打算送丹丹去寄宿,所以你暂时不要上班,在家里负责照顾丹丹,放学后她还有几个兴趣课程要上,你也好陪陪她。” “詹浩天,你当我是保姆啊!” 他深邃的眼神掠过她白皙的脸,手指捏着她的下巴,缓缓抬起,轻啄了一口她的嘴唇。 “嗯,你不想当保姆也可以,唯一的办法就是尽快怀孕,那么我到时会请专职的家教负责,你就在家里好好给我养胎。” “你……”真是精明的生意人,怎么算横竖都是自己吃亏。 “记得,周一到周五早上我会送丹丹去,下午3点你负责接,然后去这几个地方上课。” 他的决定一向别人是无法抗拒的,而且一时之间,她也找不到反驳他的理由。毕竟他也只是为了女儿有个好的学习环境。他有钱喜欢就好,盼盼很不情愿地拿起行程表,不看不知道,一看她吓了一跳,整个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你让丹丹上这些兴趣班?” “有问题么?” “当然有问题!这是什么?泰拳、击剑、跆拳道…,这是女孩子应该学的吗?” “女孩子应该学什么?” “你究竟知不知道女孩子为什么要富养,那是因为要培养她们的气质,而要培养气质的前提就是从小接触跳舞、弹琴、画画这些,让她们潜移默化受到艺术熏陶,你倒好让女儿学这么暴力的项目!你不是培养她高贵的气质,你是想练就她十八般武艺吧!” “高贵的气质,丹丹有我强大的基因遗传就够了,还需培养吗?我富养女儿的定义是,从外提高她的抵抗力,从内增强她的免疫力,也就是说不要受到别人欺骗!不要轻易被那些物质的,虚无缥缈的东西所迷惑,比如说财富、外貌、恭维讨好的话,况且学习这些不是暴力,而是学会自我保护!” “自我保护?” 顾盼盼狐疑的眼神望着他,他所谓富养的怪论真是一套一套的。 一脸得瑟的詹浩天凑近盼盼的耳边,向她低语。 “这样她以后才不会像你这样轻易被男人欺负!” “你……” 詹浩天呀!詹浩天!你的双重标准真是够精辟的,你欺负我就可以,轮到女儿你就使出这一招,高,还真是高! <a>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