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宴会 - 杠上霸道总裁

第十一章 宴会

当晩宴会举行地在君悦酒店,君悦酒店盼盼当然熟悉地很。 它是本市最大的5星级酒店,而且也是政府部门接待的指定场所,就如像接待外宾的国宴厅。这其中当然不是因为它是5星级酒店这么简单,毕竟全市5星级酒店也有10几家,有些比它更豪华更有气派的都有,说白了这背后靠得就是关系。 听说君悦的董事长,也就是詹皓天的爷爷省里有人,而且关系铁着,夸张一点说法就是如果有动乱随时可以调动一个师的人,在这样的背景下,连本市的历届官员也要避让詹学宇三分。 虽然近几年詹学宇老了,不爱管事了,越来越淡出传媒的视野,可是新接手的詹皓天也不是一盏省油的灯,短短几年不仅守住了原有的产业,还扩展了其他新兴的领域,如电影、网络、科技等等,这些看似投入多产出少的项目,在詹皓天的手上却能迅速成长获利。 这不仅仅因为他天生敏感的商业触觉,更因为他说一不二,言而有信的个性。 他的铁腕手段是出了名的,他不占别人的便宜,别人也不能轻易让他有损失。 他今天会在这吗? 盼盼脑海里想起君悦酒店那晚发生的一切: “盼盼,你能不能过来君悦酒店一下!”她听出詹浩天醉酒的声音,她以为他喝多了。 她匆匆赶到,却没想到在他朋友们的调侃、起哄下,一时兴起,帮詹浩天挡了酒,事后原本只是想开间房给他休息,却没料到喝了烈酒的她和半醉半醒的他抱在了一起。 那一晚究竟是怎样缠绵和疯狂她已不记得了,她只清晰地记得第二天的情景。 “我疯了吗?竟和这个花花公子发生这样的事!”第二天一早她醒来,望着还在熟睡的脸,虽然俊俏的让人心动。可是脑海里依然挥不去那用情不专的影子。 顾盼盼想起身,却发觉一双大手正怀抱着自己的腰。 “想去哪?”詹浩天声音带着晨起的慵懒,有点沙哑,有点性感。 “我要回家!”顾盼盼低着头,不敢正视那双凤眼。 “昨晚,对不起!”他轻声说道。 “哦,沒有,你不要在意,这只是成人的游戏而已!”顾盼盼惊讶,不知道为何会说出这样的话,难道是只是为了安慰自己。 “你是想玩**吗?” **!未曾享受过爱情,就已献出自己的**。 顾盼盼看着詹皓天的恼怒,委屈感突然涌出,她闭着眼睛,轻咬嘴唇,一滴眼泪无声落下。 “对不起,我不该说这样的话!你放心,我会对你好的!” “我不要同情,我要爱情!”她颤抖地说道。 “好的,我答应你!”他把她紧紧抱在怀里。 回忆夹带着伤感,令顾盼盼有稍许情绪低落,她深深吸了口气。 自己的第一次就在这里交付给了那个男人,有人说男人是先有性才到爱,上床与感情可以无关,爱和性他们分得很清,女人呢,却往往是有了感情才会有性,爱与性的关系密不可分。 所以说男人是理性的,女人是感性的。 那么我那晚也是对他有好感,才会和他做了如此疯狂的事吗? 不可能!我们只是一时喝醉,酒后乱性而已。 所以说的那些话也只是心血来潮的戏言。我怎么会对一个对感情不专的人祈求爱情呢!真是愚蠢的行为! 盼盼摇了摇头,竭力遏止这荒唐的念头冒出,她告诫自己必须保持清醒。那只是一场游戏,对于他和她都是一样。 三楼的中型宴会厅,灯火通明,装点十分有个性,格调很高,果然是建筑业的高层聚会,连会场都布置得如此贴近主题。 “盼盼!这里!”周思妙对顾盼盼招了招手。 “爸,周经理!”盼盼大方走向前,这种场合,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她很清楚。 她的经验当然不是这一两个月速修成的。这是源于她从小到大参加过太多这样的宴会,小时候是陪父母出席,成年后自己也参加了同学朋友的聚会多了,说白了就是见多识广了,经验丰富了,况且像她这么聪明的人,领悟力又高,哪些人对你是真心,哪些人对你是假意,又有哪些人对你是敬畏,她一目了然。 “盼盼,我来介绍一下,这是海畔设计院的陆先生,刚从国外回来!” “您好!陆先生!”盼盼伸出纤手微微触碰下。 “您好,顾小姐!”陆大海礼节性地淡淡回答。 她很平静,他很笃定。 “盼盼,听说陆先生也是m大的学生,你们在学校就没碰过面?”顾长春看陆大海的眼神似乎颇为欣赏。 “没有,我们又不同系,是吧!陆先生!”盼盼望着眼前高大的男人,他皮肤白了,人却瘦了! “是的,我是建筑系,顾小姐是英语系!” 顾长春一听,愕然,这两个人究竟是认识还是不认识,说认识两人见面又是如此生疏的表情,说不认识又互相知道不同系。 不过看盼盼一脸不爽的样子,估计就算认识也关系好不到哪里去!算了,年轻人的事管不了这么多。 顾长春找了个借口,挽着周思妙先行离开。 留下相对而立无言以对的一男一女。 “你过得好吗?盼盼!”陆大海眼睛紧紧盯着盼盼。 “我很好,谢谢关心!”盼盼双眼躲避着环顾周围。 “我听子柔说你交男朋友了!恭喜你!” “恭喜?!谢谢,不过我们上个月已经分手了!”

上一篇   第十章 回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