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九章 迟来的祝福 - 杠上霸道总裁

第一百零九章 迟来的祝福

当詹浩天送爷爷回去老宅后,一家三口就回到江边的公寓。 “先生回来了?” “嗯!” “小岚。” “啊!盼盼姐,不,太太,您回来了!”小岚又惊又喜,声调都提高了许多。 “是的。” “小岚姐姐好!” “好,好!…真乖!”。 此时的小岚被眼前突然出现的一幕吓得心脏都要跳出来,她怎么也没有料到詹浩天只是出去了几天,不仅带回了顾盼盼,还带回一个小女孩,而且这小女孩的相貌就是一个詹浩天的缩小版,不用问也猜到这是先生的女儿。 盼盼拉着小岚的手臂,对她笑了笑。 “小岚,她是我的女儿,小名叫丹丹。” “丹丹小姐好!” “呵呵!”丹丹小朋友笑乐了,还是第一次有人叫她丹丹小姐。 “小岚,丹丹只是个小孩,别小姐前小姐后的,直接叫她小名就好。” “额?“小岚眼角瞄见某人阴沉的脸,心想我可不敢。 “小岚,这行李先放着,我明天再整理,丹丹,我们上楼洗澡去。” “好的,妈咪!” 顾盼盼牵着丹丹的手,跟着詹浩天上了楼。 “哇!好大的房间,好大的床啊!” 丹丹一看见那2米8的床,兴奋地迫不及待地爬上去,跳起了弹弹床。 “妈咪,你也来,这里好好玩!” 顾盼盼并没有理会贪玩的丹丹,她嫌弃地捂着鼻子,推开了阳台的落地窗,夏日的徐徐微风吹散了屋内淡淡的烟草味。 “你什么时候学会抽烟的?”她问得不刻意。 “在你离开这间屋子之后!”他回答很自然。 她和他的眼神在空气中交流,这一刻,她读懂了他。没有她的日子里,他并不好过,就如在没有他的日子里,她过得也特别糟糕。 似乎闻到气氛有些异常,丹丹不再蹦跳在床上,她甜甜的声音响起。 “我要爹地帮我洗澡!” “丹丹,妈咪帮你洗,爹地没空!”这小丫头真会使人做事。 “爹地你很忙吗?”明明刚才就在这和妈咪闲聊嘛。 难得受到女儿的喜爱,詹浩天当然万分乐意。 “好,爹地帮你洗。” “喂,你会吗?”顾盼盼拉着詹浩天的衣角,疑惑地眼神望着他。 “这也不是什么难事,以前我也是经常帮你洗的。”詹浩天头一低,脸颊贴近她,嘴有意无意摩擦着她的脸。 “喂!你正经点,女儿还在这呢?”她的脸刷一下红了。 “呵呵!”他心乐开了花,他喜欢她不经意流露的羞涩。 然而一向精明的詹浩天这次却是错了,事实证明,给这三岁小孩洗澡比给心爱的女人洗澡可是截然不同。 父女进去浴室没多久,刚开始还嘻嘻哈哈,很快就是传来詹浩天退让的声音。 “丹丹,别闹了!” “你站好了,丹丹,小心别摔倒了!” “……” 这什么情况?顾盼盼实在忍不住,推开浴室门往里一瞧,真个又好笑又好气,此时的詹浩天虽然站在浴缸外面,却犹如从水池里捞出来似的,像个落汤鸡,从头到脚都是湿的,而站在浴缸里的丹丹小朋友正拿着花洒对着他喷得起劲。 “丹丹,别玩了,快点放下。” “是爹地说和我玩打水枪的。” 詹浩天对着顾盼盼露出无奈的表情,心中腹语:我怎么知道她玩起来停不了手。她又这么小,他一来怕硬抢弄伤了她,二来又舍不得打骂她,就只能站在这让她胡作非为。 平日威严的他似乎只剩下给女儿欺负的份。 “好了,顾安琪,你再胡闹,妈咪可就生气了。” 顾盼盼的一句怒吼,果然令丹丹停止了手中的动作,盼盼关了开关,拿起毛巾快速擦干了她的身体,把她抱出了浴室。 “快点穿衣服,不然会感冒的。” 这次丹丹很配合,自己穿起了衣服。 “妈咪,你看着爹地那样是不是超爽。” “……” “我已经帮你报仇了,谁叫爹地老是惹妈咪哭啊!” 顾盼盼一听,顿时苦笑不得,敢情这几天她粘着他,就是为了迷惑詹浩天,这小妞爱记仇的性子和某人真像。不过这样也好,谁叫他动不动就说那伤人的话。 “丹丹,你想不想帮妈咪?” “想!” 于是,顾盼盼在丹丹耳边如此这般地说着,丹丹乖巧地点点头。 当詹浩天从浴室里出来,看到的就是这样的场景,母女俩糖黏豆一样抱在一起。 “丹丹,时间不早了,回自己房间睡去。” “我不,我要在这里睡,这里的床好大。” “乖,小朋友要学会独立。来,爹地抱你过去。”重要的是你不走开,我今晚怎么和你妈咪亲近呢? “我不要,我要和妈咪在一起。” 詹浩天看着丹丹抱着顾盼盼的脖子,嘟着嘴,一副犟脾气的样子。 这个小丫头是故意的吧!刚才还爹地长爹地短的,如今看着他的眼神却是充满排斥。 “来,爹地给你讲童话故事。” “我要妈咪讲。” “爹地有礼物给你,过来。” “……”,丹丹黑溜溜的大眼看了看詹浩天,又看了看顾盼盼,犹豫着。 “来,快过来拆礼物。”他继续引诱着。 “我不要礼物,我要妈咪。” “盼盼!”小的搞不定,只能向大的求助。 顾盼盼对着詹浩天摇头,口语:我也没办法。 于是在偌大的床上,一个大字型的小人直直的躺在中间,眼睛碌碌,全无睡意。 “丹丹,小朋友要早点睡,才长得高。” 小丹丹无动于衷,继续在床上翻滚。 “你乖乖睡觉的话,明天爹地带你去游乐场玩。” “不去!” “那你怎么才睡?”詹浩天彻底对她没办法了。 “除非爹地唱儿歌给我听!” 儿歌?这可真是难倒詹大少爷了,不要说儿歌,就是流行歌曲,他也没懂几首。他不喜欢唱歌,不仅因为他五音不全,更因为他唱歌经常掉词。 “好啊!爹地来一首,我也从未听过你唱歌!”盼盼起哄着。 “我不会唱儿歌!” “爹地,丹丹可以教你。” 詹浩天开始头大,早知这样,就别招惹这小宝贝好了。 “爹地,我叫你唱“两只老虎”吧!” 这是什么歌? “两只老虎,两只老虎,跑得快,跑得快,一只没有耳朵,一只没有眼睛,真奇怪,真奇怪……,爹地,我唱完了,到你了。” “额?” “爹地,快点!” “两只老虎,两个老虎,跑得快,走得快……” “哈哈,哈哈!”顾盼盼还没有等詹浩天唱完,早已经笑得合不拢嘴,想不到堂堂总裁,唱歌水平竟然是如此傻逼。 偏偏爱较劲的丹丹小朋友不断地矫正着他那句错的歌词,实在很不给詹浩天面子。 “你还笑,看我在女儿面前出臭很开心是吧!说,你是不是故意教女儿这样的。”詹浩天转移视线,掐了掐顾盼盼的腰身。 顾盼盼痒得躲开,笑得更欢了。 “爹地,你不能欺负妈咪!” “丹丹,帮妈咪掐爹地的脚底。”他的敏感位置她最清楚不过。 “啊,别…”,他逃无所逃,躲无所躲,皆因他不想伤到女儿。 于是这场三个人的床上大战以詹浩天的投降,逃离卧室为结束,如他所说好男不与女斗。 第二天顾盼盼和丹丹醒来时,詹浩天已经上班了。 吃完早点,盼盼开始收拾行李。 “小岚,你把这些暂时用不着的东西放在杂物间吧!” “好!不过可能放不下。” “放不下?为什么?”她记得杂物间挺大的。 “就是上个月快递了一箱包裹,挺大的,先生看也没看,让我丢掉,我觉得挺可惜就一直没处理。” “包裹?带我去看看!” 打开略微阴暗的储物间,一个半个人高的包装箱就摆放在显眼的位置。 那熟悉的英文地名让盼盼心漏跳了半拍。 “妈咪,那是什么?” “我也不知道!”她说话的声音很飘拂,可是她有一种预感眼前的物体和自己有关。 就这样站在一边,默默地等待小岚一层一层将包装箱的外壳拆除,谜底即将揭开,她紧张地手脚都变得僵硬,呼吸都变得不再均匀。 那深褐色的木质,露出尖尖的一角…… “妈咪,是只大猫咪!” 没错,这就是顾盼盼在手工艺村端详已久,很想购买又迟迟下不了手的巴厘岛猫,它俏皮灵性的表情映入眼帘,一下子撞开了她的心房。 他是什么时候定制的?原来他知道我喜欢猫咪? 甜蜜的感觉不断溢出,他的心思竟然如此细腻,一整天,顾盼盼就沉醉在巴厘岛幸福的回忆中。 直到晚上詹浩天回来,惊喜地发现盼盼独自站在阳台,面对荧光点点的江景。 “这么晚了怎么还不睡?”他站在她身边。 “等你!” “……” “浩天,你怎么没告诉我你定制了那个!”如果她一早知道他的心思,或许她在巴厘岛会告诉他一切。 “你知道了?” “嗯!” “原本是想送给你的生日礼物,你却离开了,怎么,这迟来的祝福你喜欢么?” “喜欢!” 顾盼盼轻轻地将头靠在他厚实的肩膀上,他伸手揽着她的腰,低垂着头,温热的嘴唇吻烫着她那片冰凉。 夜色旖旎,月亮悄然隐退在云层中,似乎不忍心打扰这对甜蜜的爱侣,在互相诉说着绵绵不绝的情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