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八章 幸福的感觉 - 杠上霸道总裁

第一百零八章 幸福的感觉

顾盼盼怎么也没有想到,只是隔了两个月而已,自己又坐上飞回a市的飞机上。 一切都好像还在梦境中,当时离开时伤心失意的情景仍依稀记得,她甚至想过一辈子和他不再相见,如今她又跟他回来了,是因为孩子、爸爸,还是自己真的原谅了他的一切,她都来不及去深究,命运的车轮已将她带回这里。 “爹地,飞机的轮子比汽车的大好多哦!还有,这里还可以看电视,还可以听音乐……”。 詹浩天看着女儿丹丹带着兴奋,小嘴喋喋不休说个不停的样子,一种心酸的味道充斥在胸口,他真是亏欠了女儿很多,她没有坐过飞机,她没有出过国,她没有去过每一个小孩都梦想的迪士尼乐园……她孤独而简单的童年让他心疼。 他暗暗下了决定,回去后要好好补偿她,要给她买最贵最好的东西,要带她去看最美丽的风景。 第一次坐飞机的丹丹对机上的设施充满了好奇,就像一只昆虫那样转来转去。 顾盼盼实在实在看不惯她过分好动的行为,对她喊道: “丹丹,不要再动来动去,快自己坐好,飞机马上就要起飞了。” “我不,我要和爹地一起坐!” “顾安琪!”顾盼盼不悦了,自从那天在丹丹在门口看见詹浩天后,她就像一块橡皮胶粘着詹浩天不放,就是一个十足的跟屁孩,这让顾盼盼非常不爽,要知道丹丹以前可是不喜欢粘她的,如今有了爹地,态度就来了180度转变,这也太区别对待了吧!” “妈咪,你错了,我现在不叫顾安琪,我叫詹安琪!”。 詹安琪,这个名字让詹浩天心情大好,他抱着丹丹,在她的粉嫩粉嫩的脸颊上亲了一口又一口。 “嗯,丹丹说的没错,你的名字就是詹安琪,来爹地这,爹地抱着宝贝坐。” “喂,詹浩天,你不能这样宠坏她。”这样下去还得了,可真会无法无天了。 “没事!她第一次坐飞机,我担心她会害怕!” 詹浩天一边说一边抱着丹丹反坐在大腿上,扣上安全带,就好像袋鼠那样,她整个人贴在他的胸口上。 丹丹似乎对这着特殊待遇十分满意,对着旁边的顾盼盼作了个鬼脸,摆出胜利的手势,这古灵精怪的动作把詹浩天逗乐了,却把顾盼盼惹火了。 她眼睛不满地瞪了丹丹一下,丹丹故作害怕地钻进詹浩天的怀里,不出声了。 “呵呵!”这小灵精! 詹浩天展开一个迷人的笑容,亲了一下丹丹的额头,又捏捏顾盼盼的脸蛋儿。 哼!盼盼气闷地转头看向机窗外。 飞机起飞没多久,刚才还在唧唧喳喳的小不点终于累了,很快就睡着了。 “怎么了,还在生女儿的气?” “……” 詹浩天望着顾盼盼一直看着窗外的脸,不禁有点好笑,他突然有种感觉他不是多了一个女儿,而是两个,一个大一个小。相处了两天,他才发现女儿的主见还是挺多的,很多时候根本不听顾盼盼所言。个性独特两母女在一起,总会产生这样那样的小矛盾。这是不是应了那句,同性相斥,异性相吸。 “好了,别气了,要不这样,等下丹丹醒了,我不抱她,我抱你!” “詹浩天,你……”,谁生气这个呀? “不用害羞,他们都坐得挺远的,看不到,就算看到他们也不敢说什么。” “我没你这么厚脸皮!”。 “呵呵!在这不抱,那就回家再抱抱!怎样!” “你想得美!” 不想和他继续这种没正经的对话,又有点无聊,顾盼盼把话题一转。 “詹浩天,如果我不同意跟你回来,你会怎么办?” “你不肯回来的话,我只能用我的方式了。" “是什么?” “你觉得我带这么多医生保镖是干什么的!”詹浩天对着顾盼盼挑了挑眉。 “你是想把我俩直接绑架上飞机。” “答对一半!” “那是什么?” “我会叫医生给你打一针,让你昏睡,一觉醒来就到a市了,因为我不想对你使用暴力,但我也不想在飞机上听到你大吵大闹。” “然后呢?把我软禁起来?” “嗯,放在一个孤岛上,让你天天看见我,日久生情。” 顾盼盼对詹浩天翻了翻白眼,还真亏你想得出! “浩天,你的记忆是全部恢复了吗?那么当时在停车场袭击你的事你也想起来了?” 詹浩天摇摇头,当时他正在通电话,被人从后面袭击,他根本还没反应就晕过去了。 而且他是不是全部恢复记忆,他还不是不能确定,记忆重现的一刹那,他的脑袋充斥着太多的画面,有些清晰,有些模糊,有些是完整的,有些只是零星的片段,这究竟是属于正常还是非正常状态? 他原以为先前的头痛是因为记忆在逐步苏醒导致,然而那种疼感并没有随着记忆的恢复而消失,每到某个时间点上,他就会觉得脑袋发胀,疼痛难耐,看来要找个时间去梁博士那里看看才行。 这种情况他并没有打算告诉盼盼,毕竟他们的关系才刚刚缓和,她知道他内心的情意是一回事,她完全接受又是另一回事,他只是半哄半骗把她带了回来,要让她重燃当初对他的爱似乎路还长着。 想起她这几年经历的痛苦已经够多了,往后的日子他只希望她可以开开心心。 似乎感到詹浩天神色有些不对,顾盼盼安慰道。 “没事的,人已经捉到了!记不记得过程都无所谓!” “嗯,最重要的是我记起了你!盼盼,你不再是我缺失的一部份!” 詹浩天握着顾盼盼的手,在她手背上亲了亲。命运对他真是不薄,此次美国之行,不但让他追回了她和女儿,还找回了记忆。 顾盼盼望着他,从未有过的安全感让她心暖暖的,是的,她不在是被他遗忘的角落。 此时的詹浩天心情舒畅,怀抱着可爱的女儿,肩上依偎着深爱的女人,这种陌生而又甜蜜的感觉真好,这就是传说的幸福的感觉吗?原来它可以和金钱、权力无关。 经过15个小时的飞行,飞机终于平稳地降落在a市的国际机场。 “爹地,爹地,我们什么时候可以到家!”一觉醒来,小丹丹又开始发问了。 “嗯,我们先把太爷爷送回去,再回家,好不好!” “好,太爷爷家比爹地家漂亮吗?” “这个……”,詹浩天一时语塞,这个好像没有可比性吧,环境和装修风格完全都不一样。 坐在旁边一直保持沉默地的顾盼盼乘机鼓吹着。 “丹丹,太爷爷家比爹地家漂亮,你去太爷爷家住好了!” “我不,我要和爹地一起住!” “太爷爷家好玩,爹地家没玩具!” “那我也要和爹地在一起。” 也许是被盼盼说的话吓到了,从一下飞机开始丹丹就抱着詹浩天不放。 “我们的小公主终于回来了!”单波和单涛连同司机早已在出口处等候。 “爹地,他们是……”。 “丹丹,他们是爹地的好朋友,这是单波叔叔,那是单涛叔叔!” “大叔、小叔好!” 大叔、小叔,什么情况?这是美式中文? “丹丹,为什么叫我俩大叔、小叔呀?” “你们不是兄弟吗?排第一是大哥,排后面是小弟呀!” “浩天哥,你女儿好聪明哦!”竟然一眼就看出他们是兄弟,而且最重要的是他喜欢“小叔”这个称呼。 只是单涛满意了,某人却有意见了。 “丹丹,以后不要叫我大叔,直接叫我名字好了!”怎么听起来大叔像韩剧里的中年男人,超级怪异。 “单波,我女儿喜欢叫大叔就叫大叔,哪有这么多意见!” “爹地,大叔这名字叔叔不喜欢,我换一个吧,那就叫大波叔叔怎样!” 呵呵!哈哈!大波叔叔,全场哄然大笑。 “这个名字起得好,丹丹太棒了!”单涛拍手称快。 “不是,丹丹,为什么一定要叫大呢,就叫波叔叔好了!”单波据理力争。 “你不是比小涛叔叔大吗?” “是的,挺大的!”詹浩天故意上下打量了一下单波,还特别关注了那个部位。 “看什么看!”单波手一挡,我今天招谁惹谁了! “丹丹,给小叔抱抱!”确实太喜欢这个小妞了。 丹丹大眼睛转了转,想了片刻后乖巧地伸出了手。 “单涛,你这么喜欢小孩,赶紧和小溪结婚生一个。” “盼盼姐,你以为我不想,还不是因为她哥陆大海还没同意嘛!” 还在逗弄丹丹的单涛,完全没有察觉他随意的一句,让原本是轻松表情的詹浩天脸色突然暗沉下来。他还是没忘记陆大海说的那句:等到她离婚。 趁着装行李的空隙,顾盼盼拉了拉詹浩天的袖口。 “怎么啦?”刚才还好好的,转眼脸色又这么严肃。 “我在想怎么赶走我的那些情敌!” “呵呵!”原来是为这个。 “你还笑,顾盼盼,我怎么感觉追你的道路是困难重重,过了大海还有大山!” “有这么夸张吗?”海是经过了太平洋,这山又从何说起? 看着他吃醋的样子,盼盼突然很好玩。 “怎么,看我不爽,你很得意,你等着,今晚有你好受的!” “你想干嘛?” “一男一女在一张床上你觉得能干嘛呢!” “啊,你说过接受惩罚睡沙发一个月的!” “那是说在美国,如今回国了,国情不一样,当然待遇也不同!” “詹浩天,你耍赖皮!” “这不是耍赖皮,这是因地制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