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七章 我最爱是你 - 杠上霸道总裁

第一百零七章 我最爱是你

当顾盼盼接到杰森的电话,说丹丹没在家,她吓得急匆匆往家里赶。 难道詹浩天这么快就把丹丹接回国了?不可能!翻开他的电话,拨打过去,竟然没有人接听。 怎么办?他会不会是回爷爷那里去了?一定是,他不可能丢下爷爷不管的。 然而当顾盼盼踏入那扇大门,看见偌大的三层楼房里只有佣人和爷爷詹学宇,她脸上立刻流露出浓浓的失落感,在客厅看着电视的爷爷他除了给她一个慈祥的目光外,再没有任何的表情,剩下的只有沉默,显然今天他又忘记了她是谁。 无奈之下,她只好告别爷爷,詹学宇应该还在这,刚才佣人们说他的行李都在,那么他肯定是没有离开。他会带丹丹去哪呢?她决定在家附近找找,公园、游乐场、商场、平日丹丹喜欢的餐厅,统统找了一遍都没有发现丹丹的身影,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她有理由相信詹浩天的行为是故意的,让她再也见不到丹丹。 顾盼盼,你为什么就不会吸取教训,一开始就不应该相信他的话,什么没有她同意绝不带走女儿。只有她这么笨,一次又一次相信了那个男人的谎言。 奔波了一整天,带着绝望的心情,拖着疲倦的步伐,往家里走,推开门。映入眼帘的却是另一番景象:屋内烛光点点,餐桌前摆放着玫瑰花、红酒、沙拉、牛排、配合着悠扬的音乐,这又是怎么回事? “詹浩天!你出来,快把丹丹还给我!” 她着急地大喊,如今的她没有心情陪他玩浪漫。 “啊!”黑暗中,一个修长的身影从身后窜出,有力的双臂将她环抱,熟悉的气息一下子包围着她,还未等她回过神来,一个冰凉的物体套入她的手指。 “你这是干嘛?” “盼盼,戒指是用来佩戴在手上的,而不是拿来对着它哭泣的,以后再也不要把它摘下了,知道吗?”他温热的气息直喷入她的耳膜,痒痒地、暖暖的。 “你怎么知道…”。 “这是我特别为你定制的,我怎么会不记得?” “你都记起来了?”他曾经送给她粉红色钻戒。 是的,他想起来了,当丹丹说要告诉他一个秘密,当他打开抽屉,那精美的包装,那独特的粉红,那刺眼的光芒一下子打开了他记忆的阀门,岁月的片段如幻灯片似的在他眼前播放着。 关于那个流产的孩子,那海边别墅的记忆,他们匆忙的婚姻,他送给她的圣诞礼物…… 原来他真的对她做了太多可恶的事,他强行占有了她,他狠心地把她甩在半路,他以卑鄙的手段逼她结婚,他把她独自丢在异国他乡…… “对不起!盼盼!原谅我以前对你做的愚蠢行为,我以为将你禁锢在身边,你就是我的,我霸道地希望占据你的所有,你的身体、你的思想,从没有考虑过你的感受。你说得很对,我就是一个情感白痴,我爱你,想以我独有的方式对你,却不知道这种方式是对你的一种伤害,对不起!盼盼,对不起!对不起……”。 詹浩天沙哑低沉的声音在她耳边流淌,他的一遍又一遍述说着他的不是,一次一次表达着他的内疚,他是什么人?他一向是高高在上的霸主,只有别人绝对服从他,什么时候他会向别人道歉。 他的姿态无疑在表明他在乎她,这让顾盼盼原本冰封的防御墙一点一点地倒塌,昏暗的灯光下,奢华的粉色钻戒发出耀眼的光泽,刺痛了她的眼,也刺穿了她的心。 这一刻,她才明白自己是多么在乎他,他只是一声对不起,她就顷刻之间陷入他的心魔,只是那不堪回首的一幕还是让她不能释然。 “你不是有了另一个女人了吗?” “我和孔雪菲那晚是演戏而已。” “演戏?” “嗯,我就是想看看你还在不在乎我,可是不知是你掩饰得好,还是我反应太迟钝,我竟然相信你不再爱我了。” “所以你说出那句残忍的话!” “对不起!” 其实在说出那句“我希望从未遇见你”的时候,他的心也痛到了极致。 詹浩天轻柔地抚摸着她的手指,那冰凉的感觉令他心疼。 黑暗中,沉默成了主角,抒情的音乐渲染着思恋的气氛。 “你知道我那时为什么住在陆大海家吗?” “……” “那天,我在电梯里晕倒了,是陆大海送我去的医院。” 他的五脏六腑瞬间被揪住一起,懊悔、自责、难过、心疼的情绪混杂着。怪不得她在那晚后就没有回过家,原来她进了医院,而他却错误地以为她不在乎,她不是不在乎,她是太在乎了,所以才伤得那么深。 他双手扶着她的肩膀,把她身子转过来,面对着他。 “盼盼,你能原来我对感情的愚笨,再给我一次机会,不要再离开我好吗?” 她圆圆的大眼盯着他,在他深邃的眼睛里她看到的只有她的影子。 “你是因为孩子吗?” “傻瓜,任何人都没有你重要!”。 他圈着她的腰,把她抱得紧紧的,像要把她融入他的身体里。 “我今天去看了我们第三个孩子!” “……你知道了!” “是的,丹丹说每年她生日的时候,你都会静静的为她准备两份礼物,有一份给她,一份是给她上了天堂的双胞胎姐姐!” “对不起,我没有照顾好她!” 痛苦的往事再次被提起,她的心碎成一片,是的,在同一天,她得到了一个女儿,也失去了另一个女儿。 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过了预产期的胎儿,一直检查正常,会在某个夜晚突然停止了心跳,等到她发现异常慌得连夜去了医院,却被告知一个残酷的事实,其中一个已经胎死腹中,而另一个必须紧急施展手术取出。 她是怀着怎样的心情接受这一切,每每想起那一刻,她都有窒息的感觉。 “我知道你为什么给女儿取名叫丹丹,那是孤单的含义,我也明白了那份死亡证明为什么是真的,盼盼,对不起,在你最需要我的时候,我不在你的身边,这一切都是我的错!” “你会喜欢丹丹吗?” “当然,为什么我会不喜欢她呢?” “因为你看着她可能会想到另一个逝去的生命!”她在出院后的很长时间里,都不愿意去抱丹丹,只要一看见丹丹,她就会想起那段痛苦的记忆。 “这就是你一直想隐瞒真相的原因。” “额!” “你真傻!” 他的额头顶着她的前额,鼻子轻触着她的鼻子,没有急躁,只有温柔。 “你知道这枚戒指的含义吗?” “什么?” “它的寓意就是:你是我的最爱!” “你是我的最爱?” “嗯,这也是今晚我要和你说的,我最爱是你。盼盼!” “浩天…唔……”。 此时此刻,任何语言的表达都是苍白的,他低头吸吮着她的唇瓣,带着思恋、懊悔、甜蜜……,吻得很仔细,吻得很绵长,直到她喘不过气来,整个人软软地趴在他的身上。 “盼盼,我想你了!” 她明显感到他的下体有硬又烫,在摩擦着她的身体,手已经开始不安分起来。 “咕咕”她的肚子适时发出抗议的声响,这也难怪,一整天她都没有吃东西了。 “我饿了!”她故意转移话题,稍微拉开了两人的距离。 “我也饿了!”他刚刚被撩拨起的情潮未退,猩红的眼睛带着欲望的火焰。 她嫣然一笑,趁机逃离了他的怀抱。 “我希望我们说的是同一件事!” “盼盼!”他望着她走向餐桌的身影,无奈地摇了摇头,如今是调情的气氛合适,可惜心情却是不搭,今天发生了太多的事,不要说盼盼,就是他自己也需要时间好好消化。 “丹丹去哪了?”她已经坐下吃起了沙拉。 “我把她送到爷爷哪了,她很讨爷爷的喜欢!” “哼,她何止讨爷爷喜欢,也很讨你喜欢吧!”居然把她的秘密告诉詹浩天,回来看我不打她的小屁屁。 “你不要打丹丹的主意,我答应她你不会责怪她,她才告诉我的。” “怪不得说女儿是爸爸前世的情人,你看你们才认识1天不到,就成为同盟军了。” 听出顾盼盼语气里的浓浓醋意,詹浩天展开一个色迷迷的笑容。 “怎么,吃女儿醋了,别担心,就算她是我前世的情人,你永远还是排在第一位的,这是无可替代的,因为你可以给我她无法给的快乐。” “詹浩天,你好变态!” “哈哈哈,我又没说什么,我说的是思想交流,是你自己想歪了。” “你,讨厌!” “盼盼,后天跟我回国吧!” “什么?后天!”这速度也太快了吧! “嗯,爷爷也和我们一起回去!” “那你们先回去吧!我先想想!”哪能这么快就原谅他呢? “盼盼,你还不能原谅我吗?我们已经浪费了太多的时间,不要再折腾了行吗?” “……” “再说,你难道不想见你爸爸吗?”他不得不抛出最后一张底牌。 “爸爸?你有爸爸的消息?” “哦!” 顾盼盼一听说,詹浩天知道爸爸顾长春的消息,无名火顿起,她气得从凳子上站起来。 “詹浩天,你是故意的吧!你明明有我爸爸的消息,为什么我回国的时候你没告诉我!” “我,我不是怕你当时逃走吗?” “你,你这个自私鬼,还想我原谅你,你做梦吧!” 詹浩天动作敏捷伸手把刚想转身离开的盼盼一拉,她跌坐在他的大腿上。 “好了,别气了,是我不对,你可以罚我!” “好,罚你睡一个月沙发!” “喂,顾盼盼,不带这种处罚的……” “不答应,我就不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