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六章 他的苦肉计 - 杠上霸道总裁

第一百零六章 他的苦肉计

“顾盼盼,你开门,我的话还没有说完!” 可惜回应詹浩天的是一片寂静和屋内微弱的灯光。 只是一扇木门而已,却如隔着两个世界。 顾盼盼把女儿丹丹放在小床上,又返回到大门边。 刚才还在拍打喊叫的声音消失了,他走了吗? 从猫儿洞望出门外,外面是漆黑一团,他真的是走了,心底升起一丝安慰的同时有伴随着淡淡的失望。 从早上丹丹打电话给她告知有个男人,自称是其爸爸的人找上门来,她就已经明白,詹浩天终于知道事实了,其实他想获知丹丹的存在一点也不是什么难事,只要他稍稍留心,就不难发现,何况爷爷已经见过丹丹,就算他有时糊涂,但丹丹是他曾孙女的事他却记忆深刻,几乎每天都要叨念见丹丹。 她想过带着丹丹离开这里,可是离开就能解决所有的问题吗?当初她这么执意要等到离婚协议生效的那一天才离开,无非也就是想获得自由,她不想和他再有任何的关系,他们各自有自己的生活,这样挺好的。 可是她却无法忽略一个事实,如果詹浩天在乎女儿,他必然会千方百计地找寻,她就是想躲也根本无处可躲,如果他不在乎,她也没有必要离开这里,与其过着颠簸流离的日子,还不如勇敢面对现实来得实际。 她想过他会来抢走女儿,还专门为此事咨询过律师,甚至做好了打官司的心理准备。女儿还小,一直又是跟她生活在一起,如果真的打起官司来,她未必会输。所以当詹浩天出现在她面前,她一点都没有胆怯。 可是她万万没有料到他竟然会表白,说他爱她?这个答案曾经是她苦苦寻觅的,而且是心底里期盼已久的,可为什么当她听到他说这三个字的时候,她竟然没有一点点的感动。 究竟是因为他说了太多的谎,觉得不再可信? 还是因为她已经心淡,觉得一切都无所谓了! 她陷入了迷茫之中,为什么她差不多整理好对他的感情的时候,他偏偏又跑来向她表白,搅乱她的心。 此时处于一门之隔的詹浩天,却是瘫软在地板上。 刚才他情急之下的内心表白,被顾盼盼冷眼相对,至今他还处于懵懂的状态。 这不是她一直希望获取的答案吗?可为什么当他向她表明对她的爱意时,她居然一点反应都没有,他设想过,她会因为他迟来的告白而生气,她甚至会痛骂他这几年的失职,他觉得这才是他所认识的顾盼盼的正常反应,可是这些情况都没有出现,她淡漠的姿态让他心中惶恐。 难道他心中的猜想是错的,她一直都没有爱过他,所以也不在乎他现在爱不爱她了。 不行,他不能允许这种被动局面的存在,他一定要搞清楚她真实的想法。 就这样,他坐在那默默地等待着,期待她的出现。 初春的季节,白日的气温尚可,一到夜晚,风一吹起,竟带着几分寒气,很累、很饿、很冷,可是詹浩天不愿意离开。他实在太疲倦了,昨天晚上根本没睡,今天又长途跋涉折腾了一天,此刻困得眼睛都睁不开,如果现在回去,他真是没有办法保证明天早上自己会在盼盼上班之前醒来。如果错过了明天,他能不能见到她都是一个问题,要知道她一向就是落跑公主,擅长的就是逃跑,他不能冒这样的险。 他没有时间也没有信心再去追逐她的脚步。 头被冷风一吹,疼痛又开始叫嚣。他强忍不适,缩卷着身体,靠在门边的一角,直到意识模糊昏昏沉沉睡着了。 “妈咪,妈咪,有人躺在门口!” 丹丹的一声喊叫,惊动得不只是在厨房里收拾碗筷的顾盼盼,还有躺在地上睡了一晚的詹浩天。 他蒙蒙胧胧想睁开双眼,却猛地被顾盼盼的一脚踢到他的腰部,他疼的眉头紧皱,人都要弹起。 “詹浩天,你快起来,别在这装可怜!” “妈咪,你干嘛对爹地这么凶!”。 爹地这称呼让詹浩天惊喜,原来在这小丫头眼里,一早就认定他是她的爸爸。 他决定不动声色,先静观其变。听说女人对男人最喜欢使美人计,所谓英雄难过美人关,那么男人对女人用的只能是苦肉计了,谁叫女人天性心软呢? “丹丹,他不是你爹地,别乱叫,他就是一个大骗子。”顾盼盼怎么也没想到,詹浩天整夜会守在门口,他反常的举动让她心慌,不知他又想耍什么花样! 丹丹似乎没有理睬盼盼的喊叫,她扑在詹浩天的身上,像一个小医生似的,小手放在他的鼻翼下,触碰了一下。 “妈咪,爹地好像没呼吸哦,他不会死在我们家门口吧。” 没气,怎么可能!顾盼盼弯下腰,伸手摸了摸,呼吸微弱,额头冰凉,好像真的有不妥,不是真得冻坏了吧! “丹丹,我们叫救护车吧!” “不行,妈咪,救护车来了,可能就晚了。” “那怎么办,叫他家里人来。” “妈咪,你帮他做人工呼吸吧!” 人工呼吸,开玩笑!她不再犹豫转身进屋准备打电话。 “妈咪,爹地醒了!” 是的,詹浩天醒了,在他听了女儿几次甜甜的叫唤后,他再也装不下去。 “醒了,那你快走!”。 “哦!” 他摇摇晃晃站了起来,不知道是腿曲得时间太久麻痹了,还是真的头晕,他身体晃了一下,竟然没有站稳,整个向着顾盼盼的方向倾斜过去。 “啊!”顾盼盼本能地扶着他的腰身,两人肌肤轻轻的碰触让詹浩天心悸,看来她还是担心他的! “我头晕!”某人开始耍赖了。 “头晕?你骗人!” “我骗你干嘛?我这是上次伤愈的后遗症。”他虚弱地靠在墙上,用手按着额头。 后遗症?顾盼盼沉默了,她知道这种可能性是有的,而且看他的脸色不太好,难道是真的? “你的药呢?” “在爷爷那!” “你叫人送过来!” “不要,这样会吓倒爷爷。” “那你想怎么样?” “我坐在这休息一会就好,你们也不用管我,我休息够了会自己回去的。” “……”,这又是什么意思?她有点猜不透他? “爹地,你进来屋里坐吧!” “丹丹!” “妈咪,你不是经常说要帮助有困难的人吗?” “这个……” “丹丹,不用,爹地在这就好。” 顾盼盼瞪了他一眼,他倒好做起老好人来,她倒成了坏人,他是想破坏她在女儿心目中的形象吧。 大家就那样尴尬地站在那,直到丹丹的一句惊呼。 “妈咪,你不是要去上班吗!现在要迟到了!” 顾盼盼低头看了看表,坏了,给詹浩天这一折腾,真的有点晚了。 “丹丹,快点穿鞋子!” “妈咪,我今天不去杰森家了,我要在家里陪爹地!” “不行!”,留丹丹在这,还不等于把女儿交还给他。 “丹丹乖,听妈咪的话,爹地一个人在这就好了。”某人继续扮演着好好人角色,争取着印象分。 “不行,等下你又晕倒这么办!”丹丹的脾气也犟起来。 “顾安琪,你是走还是不走?”顾盼盼似乎也被惹火了,这丫头才见了詹浩天几次面,就爹地长爹地短的,还有没有把她这个妈咪放在眼里。 “爹地,妈咪骂我!”丹丹抱着詹浩天的小腿,小嘴一嘟娇滴滴的一声,眼神似乎闪着害怕。 詹浩天哪受得了女儿一点点委屈的表情,他双手抱起丹丹。 “好了,我知道你害怕我带走女儿,我答应你,如果你不同意,我绝不会把她带走,这你放心了吧!看你把女儿吓得,平时你是怎么对待女儿的。” “丹丹,过来!” “我不!” “你上班去吧,有什么事下班再说,我现在困了。”他转身就进了屋。 “喂,这是我家,谁允许你进来!” “你也是我女儿家,我不能来吗?” “你……”。 顾盼盼看着这一大一小相貌如出一辙的两个人,明明自己才是这里的主人,怎么有种外人的感觉。 “怎么,你也要在这陪我么?”。 “你想的美!我现在先去上班,我希望回来的时候,再也看不到你,至于丹丹,我会叫杰森来接她的。” “丹丹,和妈咪说再见!” “妈咪,bye!” 哼,这两个人一唱一合还真是合拍!顾盼盼拿起手袋,气呼呼出了门。 望着顾盼盼远离的背影,詹浩天终于松了口气,至少能进门了,看着怀里粉嫩的小人,忍不住想低头亲亲她。 “stop!” “额?” 什么情况?刚才还和他亲密互动的丹丹,转眼表情严肃,如换成了另一副面孔。 “怎么啦?宝贝!” “你先回答我的问题。” “喔?什么问题?”这鬼灵精! “你是不是不要妈咪?” “我不要妈咪?”,这是从何说起? “如果你不要妈咪,我也不要爹地!” 詹浩天真是感到莫名其妙,这些是顾盼盼教她的? “那刚才丹丹又为什么帮爹地呢?” “因为我不想妈咪伤心?” “伤心?”他没觉得顾盼盼伤心啊! “妈咪昨天晚上哭了!”。 “妈咪哭了?”,他心抽动了一下。 “是的,以前在电话里妈咪说爹地不要妈咪的时候,她也哭过。” 以前,电话里?难道是盼盼在国内的时候,她什么时候哭了?他怎么一点都不知道!詹浩天呀,詹浩天,你真是一个混蛋,你伤了一个女人的心,你却还在怀疑她对你的感情。 他轻轻抚摸着女儿娇嫩的脸,语气坚定说道: “爸爸不会不要妈咪,也不会离开丹丹!” “真的,那爸爸一直要和我们住在一起吗?” “当然,这次爸爸就是要接妈咪和丹丹回家的!” “回家?” “嗯,回爸爸的家!” “那里远吗?” “不远,坐飞机睡一觉就到了!” “那里有小朋友和我玩吗?” “当然,有彬彬小弟弟,还要豆豆哥哥……” “爹地,我告诉你一个秘密,妈咪每次哭的时候都看着这个……”。 <a>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