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五章 找错了方向 - 杠上霸道总裁

第一百零五章 找错了方向

詹学宇一点也没正眼瞧詹浩天愕然的样子。他腿脚虽然不灵活,然而经过几个月的调养,精神还恢复得不错。只是思想有时处于清醒和糊涂之间。 他看着詹浩天突然问道:“你这次是专门来接我回家的吗?” “啊!”詹浩天游离的思绪一下子被打断,他回过神来。 “爷爷在这还不习惯?想回家了?” “嗯,这里虽然空气好,可惜人太少了,我在这很无聊,我不要在这,我要回a市!” 望着爷爷一脸不满的面容,想想趁这次机会把爷爷接回国也好,于是他随口敷衍着:“嗯,我们过几天就回去!” “还要过几天,不行,我明天就要走!” 明天?开玩笑!他今天才刚到,连顾盼盼的人影都看不见,此行的最大目的还没达到,就要他离开,这可能吗? “爷爷,明天不行,您看,行李也还没收拾,房子也需要处理。” “行李以后叫人寄过去就好!”爷爷似乎也和他杠上了,非走不可。 后天,能否说服她们母女跟他走,他心里没底。可是如今生病的爷爷就如俗话说的返老还童,就是一个小孩子脾气。甚至比小孩子还难办,小孩还可以吓唬吓唬,爷爷可不行,他太了解了,你不顺着,说不定爷爷趁你一个不留神,自己打电话叫出租车直奔机场都有可能,没有办法,这样状态下的爷爷根本无法和他正常沟通讲道理,只能先哄着他。 于是詹浩天以商量的口气对詹学宇说道。 “爷爷,大后天,我答应您我们最迟大后天离开这里回家,好不好!” “不行!” “后天我还有事处理,爷爷,您就再等多一天。”他的语气略带强硬。 “嗯,你别骗我!” “我哪敢骗您,大后天我们一定走,我现在就去安排飞机!” 詹浩天找了一个借口,逃离了爷爷继续的纠缠,关上房门,第一时间上了网,接通了单波的实时通话。 “喂,浩天,见到你的宝贝女儿,有没有抱着小公主感动得热泪盈眶,亲也亲个不够!” 詹浩天一听就气闷,这个坏蛋,单波,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还亲个够,连脸都摸不到,门都进不了。当然为了面子,这样的窘况他不可能告诉给单波知道。 “你现在把你家亲戚冒着生命弄的所有资料都发给我。” 单波一听耳机里面传来的声音是硬邦邦的口气,就知道詹浩天的事情办得不顺利了。 “怎么,是娘娘不给面子,还是小公主耍性子?”他继续调侃道。 “别那么多废话,快点发过来,我等着。” “喂,詹大少爷,你就不能体谅体谅小弟,就算你不用倒时差休息,我也要睡觉好不好,要知道,你那里虽然是阳光明媚,我这里可是漆黑一片。” 体谅?我体谅你,谁体谅我,原本计划停留最少1个星期,如今被爷爷一搅合,浓缩成一半,剩下只有2天的时间,而这两天他必须说服顾盼盼和他离开。他知道如果这次没有把盼盼带走,他和她和好的机率会更少,一旦爷爷回国,他再来美国的机会就更少,在a市他尚且不能完全将她拥有,隔着万里之外的异国,见面都难,和好就真的变为长征路。 他必须速战速决,尽快说服盼盼,至于女儿,肯定跟随母亲,可以暂时忽略。而要打动盼盼的前提是必须了解顾盼盼在美国的一切,他没有时间和单波在这耍嘴皮。 “单波,你是想今晚我打到你家,向你的老婆孩子问好是吧!” “行了,怕你了,我现在就发过去,好了吧,我真是前辈子欠你了,对你这么好干嘛,一点都不感恩不说,还只会骚扰别人,怪不得顾盼盼不和你好,你连人家陆大海的一半都不如。” “说什么?陆大海的一半?” “我就是要说,你比不上陆大海温柔、贴心、长情……,不要怪我不提醒你,好好学学人家,改改你的臭脾气,否则别想追回顾盼盼。” “单波,你究竟站在哪一边?” “我是站在真理这边!” 15分钟后,詹浩天收到了单波发来的信息,加上之前调查的零散资料,里面有视频,也有聊天记录,还有一些图片。其中一部分不用细看就知道,这是在陆大海的手机上获取的。 看来单波所说的冒着生命危险的人是陆大海的妹妹陆小溪,单涛的女朋友,只有和他居住在一个屋子里的陆小溪才有机会近距离盗取信息的机会,而同时又不被他发觉,所谓家贼难防,说得大概就是这种吧! 点看着陆大海与盼盼的微信的来往记录,他也就明白了单波所说的陆大海的好。 那字里行间的关心,那贴心的话语,无不表明那痴情男人对盼盼的喜欢和尊重。 这些都是詹浩天不曾做过的,想到以往自己对盼盼的态度,每每俩人关系有点好转的时候,又很快进入另一种僵局,她总会惹他生气,他有时候也不想对她凶,也不想对她用强,也想对她温柔,可是他就是不明白,在顾盼盼面前他就会轻易情绪失控。 一整个下午他都没有出门,躲在房间里补功课,关于顾盼盼在美国读过的学校,那间有她住院记录的医院,以及她曾经工作过的地方。 他从资料上惊喜地发现早上去的那屋子并不是顾盼盼的家。那个白种男人是她隔壁的邻居,盼盼只是白天把女儿托给他照顾,吃完晚餐再接回家。 原来自己找错了方向,有可能是白天跟踪的人看到盼盼经常出入这屋子,错误地以为这就是她的家。却没想到她的家是在隔着几条街的位置。怪不得早上不肯开门给他,压根顾盼盼就没住在哪! 至于女儿的情况就简单多了,小名叫丹丹,英文名叫angel,今年快4岁了。喜欢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对食物异常地挑剔,这一点竟然和他相似,他也是凡有特殊气味的,比如红萝卜,大蒜,香菜等等都不喜欢吃。 一想到女儿的生活习惯遗传了自己,他竟有几分得意。 简单梳洗后,陪爷爷吃完晚饭,他决定再次前往,不过这次是直接到她的家。 从这里去到她家开车只有短短10分钟的路程,可是她住的环境就和爷爷那里却有着天壤之别,说得夸张一点就是富人区和贫民窟的差距。 看着那黑漆漆的屋子,简易的外部装饰,心酸的感觉不断涌出,曾经如公主般尊贵的顾盼盼,竟然在这屋子里生活了三年,她和女儿过着清苦的日子,他那时又在哪里?难怪盼盼一点都不介意在那个川川小吃点打工,想必在那段日子她一定从事过类似底层的工作。 他陷入深深地自责。 就这样思绪万千,靠在大门口静静的等待,直到一道亮光刺入他的眼睛。 盼盼和丹丹回来了! 他看着她从驾驶室下了车,在后座抱起女儿,喊了几声,丹丹似乎睡着了,她只好抱起女儿,缓缓地向他走来。 “你来这里干嘛?”她终于发现倚靠在门口的身影,但对于他的出现反应平淡。 “我要带你们回家!” “回家?这里就是我的家!” 昏暗的路灯映照下,他看不清她脸上任何的表情,他只听到她的语气很冷,冷到他心寒。 “盼盼,她是我的女儿!” “是又怎样?我们已经结束了!” “结束什么?我有说过结束吗?” “你说过希望从未遇见我!” 这一句就足以将她伤得体无完肤。 “那是因为你瞒着我吃避孕药的事,我生气说的!” “所以呢?你就和那个女人上床来报复我!” “不是,盼盼,我听……” “妈咪,怎么这么吵!” 原本乖巧伏在盼盼身上的丹丹嘟着小嘴,似梦中呢喃,打断了他的话。 “你让开,丹丹要睡了!” “不行,你先听我要把话说完。” “……”。 他和孔雪菲的事太复杂,在这样的场合并不适合解释,他把话题一转。 “你当时问我的问题,我还没有回答!” 问题?顾盼盼脑海里飘过那敏感的字眼,那是痛苦的记忆。 “我不想知道!” “可我想你知道,我爱你,盼盼,自从你走后,我才发觉我已经爱上了你,我不能没有你!” “你说完了吗,说完了,可以让开了吗?” “……”。 她完全当他刚才的表白是疯子所言,按了密码锁,门自动地打开又快速地合上。 他再一次被拒绝于门外。 <a>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