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四章 不是我爸爸 - 杠上霸道总裁

第一百零四章 不是我爸爸

仅仅过了两个小时,詹浩天已经坐上了飞往美国的专机上。 随行的有安保和医护人员,一行10几号人浩浩荡荡出发了,单波对这安保的安排倒无意见,只是还派出医务人员,就有点不解了,只是10多个小时的飞机而已,有这个必要嘛? 送机时,詹浩天一句:“怎么没必要,我怕吓着我闺女,她还这么小。”把单波逗乐了。 “啧啧啧,詹浩天,平时看你对小孩没耐性,原来你不喜欢小朋友是假的,只因他们不是你的小孩,你看你对自己的女儿这么细心,很有做好爸爸的潜质嘛!” 单波揶揄的一句好爸爸,让詹浩天的心田顿时绽开了朵朵鲜花,如春天般暖和。 坐在飞机上,离地万尺高空的位置,脱离了那熟悉的环境,他才渐渐从获知女儿的喜悦中回过神来。 顾盼盼呀!顾盼盼,看来你还是喜欢我的,不然你怎么会把女儿生下来,而且还提议把爷爷安排在和你们住同一区域的地方呢? 这样一想,说不定爷爷已经见过他的女儿,心中感到甜蜜之时,又有些安慰,毕竟抱曾孙子一直都是爷爷的期盼。 可是盼盼,既然你用心良苦,为何你又要逃离我呢? 他已经不在介意她瞒着他吃避孕药不想生小孩子的事,但还是不能理解她为什么一定要坚持,等到婚姻期满之后就离开他呢?难道她是为那天他和孔雪菲做的那场戏而生气,可她当时明明表情很淡定,她那种毫不在乎的眼神他至今都记忆犹新。 怪不得说女人心,海底针,他真的看不懂她,和这个女人的相处怎么比起谈一笔跨国生意还要难。 摆放在面前的电脑,屏幕上还在不断重复播放着昨天的视频,女儿的一颦一笑,让他心酸,原来他有一个这么可爱的女儿,而他却一点都不知道,女儿的相貌像他,但笑起来的样子却如盼盼那样的纯净,詹浩天就那样目不转睛地看着她们母女,偶尔露出傻傻的笑容,直到他困得悄然合上了眼。 近两个月来第一次不需要借助药物,自然而然带着微笑进入梦乡,梦里他看见了盼盼和女儿正站在花园式的房子前,对他招手。他欣喜如狂,奔跑地扑过去,却发现她俩突然不见了。 “盼盼,盼盼!”他吓了一身冷汗,惊得猛然睁开了眼,才醒悟到原来只不过是一场梦而已。 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在他脑海里掠过,这次追妻计划怎么有点漫漫长路的感觉。 顾盼盼肯定不会一下子接受他,这个他有心里准备,但是女儿对他的态度,他就琢磨不透了。 女儿是否知道他的存在是一个问题,女儿喜不喜欢他也是一个问题,对于从未见面的女儿,他期盼之余,又带着忐忑不安的情绪。 他知道对着这个如精灵般的小不点,可不能像对她妈妈顾盼盼那样,霸道强悍,这可是打不得骂不了的角色。詹浩天突然又点后悔来的时候没好好上网读读儿童心理学,临时学几招哄小孩的方法,而不是像现在处境那么被动又无奈。 就这样一路左思右想,也没能理清头绪,好在没过多久飞机就平安降落了。 到达的时候是早上,没有任何停留,他独自赶赴目的地。 还是画面上的那套房子,只是外面花园锁了门,按了门铃,一个男人的头像从视频对讲机里冒了出来,詹浩天认得他,是昨天与顾盼盼拥抱的那个白人。 “请问你找谁?”他竟然会说中文。 “您好,我找顾盼盼。” “是谁找我妈咪,杰森。” 随着一声娇滴滴的童音传出,一张精致的脸出现在男人的身边。 比起在视频里看到女儿的影像,如今近距离地接触自己的女儿,詹浩天霎时间心里涌上不知是什么滋味,有丝丝的甜,有淡淡的酸,又有点点的痛……全身的血液都在沸腾,他恨不得马上将她拥入怀里。 丹丹圆圆的眼睛轱辘轱辘转动了几圈,甜甜地问了句。 “请问您叫什么名字?” “……”他一时没反应过来。 “您是把自己的名字忘了吗?” 显然詹浩天是不能在女儿面前丢脸的,他快速的回答。 “我叫詹浩天。” “詹浩天,这名字我没听妈咪说过,您是不是找错人了!” 丹丹小朋友糯糯的说了句,转头贴着白种男人的耳朵嘀咕着,说得是英文,声音又小,詹浩天根本听不到一句。只能眼巴巴地看着女儿被那个男人亲密地抱着,此刻的他有种把女儿立刻从那个男人手里抢过来的冲动。他握着的拳头松了又紧,紧了又松,他提醒着自己要冷静、冷静、再冷静。 可惜白种男人在听了女儿的一番话后,并没有开门的意思,反而对着屏幕露出犹豫的眼神,甚至有种想挂断通话的意图。 詹浩天心一急,冲口而出。 “我是你爸爸!” “爸爸?”扎着小马尾的后脑勺晃了晃,小脸又转了过来,面对着詹浩天一本正经的问道。 “您有什么证明吗?” 丹丹这一句话直接把詹浩天秒杀。证明?他一时半会还真拿不出证明!就算是最权威的dna报告,也需要顾盼盼配合才行,如今他连门都进不了,去拿哪证明呢?他不得不佩服女儿的聪明,面对陌生人不仅一点都不害怕,说起话来还有条条是道。 可是女儿你这套防御系统对别人使用就好,我是你爸爸,你就别折腾了,于是他露出一个他自认为是有史以来最灿烂的笑容,连口气都轻柔起来。 “这个问题,你问妈咪就知道了。” “妈咪说我没爸爸。” 什么?没爸爸?詹浩天一听不高兴了,他蹙起眉头,脸色顿时阴暗下来。这个顾盼盼,在女儿面前乱说什么呢?竟然说没爸爸,难不成她和女儿说他上天堂了…… “宝贝,我真是你的爸爸,你看我倆长得多相似。”他决定先动之以情,晓之以理。 “相似就是我爸爸吗?别人整容变成我这样,就是我爸爸啦!” 啊!这又是什么怪论?整容!我詹浩天需要吗?何况这是谁先谁后呀?对着这三岁小孩,他真没招了。他摸摸鼻头。 “这个……”他彻底无语,这是谁教她的乱七八糟的东西。 “你有结婚本本吗?” 詹浩天摇一摇头,今早出来急,啥也没带,就算有,结婚证已经换成离婚证了。 “你有和妈妈的婚纱照吗?” 某人还是摇头。 “你知道我的名字吗?” 名字这个概念,詹浩天还真得没有,他只知道这个小女孩是他的女儿,至于她几岁,她叫什么名字,她喜欢什么,都被他通通忽略,单波的调查里也没说,他压根就没想这个问题。 所以当丹丹问起,他是连摇头都没有了,而是直接僵化了。 一声长长的叹息声传出。 “哎,你什么都没有,什么也不知道,一定不是我爸爸。” “喂,宝贝,……顾盼盼!” 詹浩天看着对讲机上的小脸瞬间消失,真是哭笑不得。 他想过被顾盼盼赶出门,他也想过女儿会不理睬他,他万万没想到,女儿和他交谈了这么久,却是连门都不给他进。而且理由还这么充分,简直让他抓狂。 没有人敢将他拒绝于门外,这第一人竟然是他的女儿。 詹浩天带着无比沮丧的心情回到了爷爷的住处。 詹学宇刚刚吃完早点,在草坪上晒太阳,看见詹浩天进来,没有诧异,也没有惊喜,仿佛是一件很平常的事。 “爷爷,我来看您了!您还好吧!” “我很好!你不好!” “爷爷!” 一种湿润溢出眼底,谁说爷爷是老年痴呆!他是多么睿智的老人,一眼就看出他不好!是的,他不仅脸色不好,心情也不好。 他弯腰蹲下,抚摸着爷爷布满皱纹的手。 爷爷目前的情况只属于稳定,毕竟毒素在他的体内潜伏时间太久,加上年龄也大了,解毒功能修复缓慢,如果采用药物治疗,又担心他的身体吃不消。连医学专家都一时半会找不到好的办法,一切都只能听天由命。 这种无助感让詹浩天深感无奈,突然悟出,别人说的这个世界上最珍贵的东西都是金钱无法换取的,比如健康、比如感情…… “怎么就你一个,盼盼和安琪呢?” 安琪?詹浩天眼前一亮,原来女儿的名字叫安琪。 “爷爷,您见过您的曾孙女了!” “嗯!” “她叫安琪?” “嗯,好听吗?” “好听!”只要是他的女儿,叫什么都好听。 “名字是我起的,女孩叫安琪,儿子叫子昊!” “啊!” 爷爷这慢悠悠地一句把詹浩天搞糊涂了,名字是爷爷起的,难道当时顾盼盼怀孕的时候告诉过爷爷?他的思路迅速在脑海中整理着。 从时间上推算,顾盼盼怀孕的时间刚好是自己出事的日子,她第一时间把怀孕的事告诉爷爷而不是他,她是怕他不要孩子吗?想寻求爷爷的帮助,可是恰巧他出了事,失忆了,把她遗忘了,所以一气之下她就跑了、退学了、搬家了。她以为他不要她母女俩了。 对,这就是她生气的理由!换作谁,都会介怀这事。 好吧!他承认这次是他错了! 知晓了事情的始末,詹浩天的自信又回来了。 <a>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