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三章 神秘的礼物 - 杠上霸道总裁

第一百零三章 神秘的礼物

袁小琴冷冷地抛下一句后,转身离开了西餐厅。 望着对面空荡荡的位置,他的思绪还游离在刚才袁小琴的话语中,在他的记忆里吕苏并不是一个长情的人,他一直认为顾盼盼和吕苏闪婚只是一时冲动,两个人绝不会产生感情。 原来不是,不只是当年,就是事隔四年后的现在,吕苏对顾盼盼还是念念不忘。一种酸酸的、涩涩的感觉涌上心头。如今的他已经不再去否认这种因爱生妒的情绪。 他庆幸自己拥有过顾盼盼之余,又对她无情的离开暗自神伤。 对于袁小琴答应的事,他没有十足的把握,他必须做充分的准备,打一场硬仗,花费多少钱都在所不惜,反正他不能败在吕苏的手里,他一直认为可以用钱解决的问题就不是问题。他暗自规划好一切,如果吕苏还是咬着不放,他必定使招把吕苏调离原来的岗位,所谓不在其位,不谋其事,只是要惊动到上层的代价也是巨大的,所以不到万不得已,还是不要请这样大神们,他深知请神容易送神难。 一切都在暗中较量着,表面平静的背后隐藏着蠢蠢暗流,在忐忑不安中度过了两天。从税务机关内部传来了消息,天宇旗下的七家公司调查完毕,只是轻描淡写地说了一些问题,查封的账和电脑都退还了。 而就在同一天詹浩天收到袁小琴发来的一条短信:事情处理好了。 他曾经以为袁小琴答应劝说吕苏的事,只是句敷衍他的话,他不认为吕苏这样的人会听自己老婆的话,特别是当他知道吕苏外面的风流韵事后,可实际上却证明袁小琴做到了,难道真如她所说,吕苏不会为了自己的前程而冒险。 天宇集团轰动一时的“税收风波”,以象征性补交部分税款而平静收场,詹浩天趁热打铁把这起事件描绘成是一个企业敢于担当过错,勇于承担社会责任的先进典范,宣传的效果凸显,天宇再一次度过了危机。 虽然在后来他知道吕苏暂时妥协的真正原因,是以袁小琴肚子里的生命作为代价,让他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都陷入对袁小琴深深的内疚中。 这场不见刀光剑影的正面交锋以詹浩天获胜作为完美的结局。 连日来被阴霾情绪笼罩的单波顿时乐开了脸。 “这是送给你的礼物?” 詹浩天眼神飘过放在桌上金色的包装盒,眼神露出不屑,并没有拆开的意思。 “又不是生日,送什么礼物?” “礼物一定要生日才能送嘛?没情趣!” 詹浩天盯着单波不怀好意的笑容,对他挑了挑眉,你又想玩什么花样? “詹浩天,这可是我家人冒着生命危险弄来的,你竟然不领情,哼!”单波不满了。 冒着生命危险?这是不是太夸张了一点。 于是在单波一双忿忿不平的眼睛监视下,詹浩天很不情愿地打开包装盒,盒子不大,就如一个名片大小,拆开一看,是一个黑色的记忆棒。 詹浩天嫌弃地捏起那小小的物件,晃了晃。 “你所谓的冒着生命危险弄到的东西是这个?” “嗯!” “这里面是什么?” “下班回家好好看看不就知道了!” “回家?为什么在这里不能看?” “我是怕你看了无法工作,还要回家再看吧,就算睡不着也可以点点小星星,数数小绵羊……” “你以为我是你家的臭小子呀!”还数小绵羊! “喂,我家彬彬哪里不好,聪明伶俐,我们全家天天其乐融融,总好过某人孤家寡人,独守空房,这礼物你不要就算了,我没收。” 单波伸手就想抢过桌上的记忆棒,可惜他的出手太慢,礼物早已被反应快捷的詹浩天装进裤兜里了。 不使出激将法都不行,单波眼梢带着笑意离开了总裁室。 整个下午,詹浩天都在忙着开会,直到晚上10点才回到家,正想准备沐浴,脱了西装外套,习惯性地摸摸口袋,他修长的手指触碰到那冰凉的物体。 他这才想起,单波下午给的礼物,那小子这段时间神神秘秘,又想干嘛? 把它插入电脑,点开屏幕,画面跳跃了几下,不是很稳定,似乎是偷拍而成的。 映入眼帘的是一片绿油油的草坪,一栋二层楼高的浅蓝色房子,花园里放着一辆小小的红色自行车,大树下立着白色的秋千,画面唯美而温馨。 这是谁的家?他的心有一丝颤动。 他想起顾盼盼说只有女人有第六感,而他似乎也有一种直觉这和她有关。 蓝色的木门打开,那熟悉的倩影真闯入他的心房,牵动着他的每条神经。 还是那一头棕色的卷发,还是那张俏丽的脸蛋,虽然消瘦了些,但明显气色红晕,没有了之前的苍白,她背着一个粉红色的双肩包,穿着她淡蓝色的t恤配着深蓝的牛仔裤,脸上洋溢着幸福的喜悦。 她正准备下楼,似乎屋内有人在喊她,她回过头,一个身穿休闲服装的中年男人探出身来,在她面前咭噜咭噜说了一顿,顾盼盼露出一个甜蜜的笑容,然后摆出ok的手势,中年白人给予她一个大大的拥抱。 詹浩天的心却是一沉。 原来她已经找到了另一个他,眼角扫过电脑的录制日期,是当地时间早上8点,这个时间有个男人出现在家里,显然他们是同居的关系。 同居?这个词刺激了詹浩天敏感的神经。 詹浩天,她离开了你,日子过得有滋有味,而你离开了她,生活已经一塌糊涂。 你是否真的应该放手!让她可以幸福? 看来单波那小子是故意的,视频才看了开头几分钟,都是盼盼日常生活的片段,他已经受不了,明知他心里放不下顾盼盼,还拿这些画面来揶揄他,今晚数绵羊不会,难以入眠却是真的,因为那疼痛的因子又开始牵扯着他脑部的神经,不想再让自己沉醉在充满伤感的气氛中,他果断退出了屏幕。 躺在床上辗转难眠,午夜起来吃了止痛片,才稍稍缓解痛症,昏昏沉沉直到天亮才入睡。 可惜才刚刚进入梦乡,手机震动的声音不合时宜地响起。 他迷迷糊糊拿起,口气十分不耐烦。 “什么事?” “喂,浩天,你是还没起床?,还是刚刚才睡?”是单波调侃的语气。 “有话快说!”一夜未眠,肝火正旺,脾气当然好不到哪里。 “收到神秘的礼物,也不多谢我么?” “你想找打是吧!” “不是,你见到你女儿了,没兴奋地睡不着?” 单波拿着话筒,心里纳闷,詹浩天这个反应和自己料想的不一样啊!昨天他从陆小溪那里获知那惊人的秘密,一直兴奋不已,想着如何把这件事告知詹浩天,如果只是当面说,他一定不会相信,于是想到用送礼这招,让浩天自己去掀开谜底,谁知情况…… “什么女儿?”某人的思想完全出于神游的状态。 “不是吧!詹浩天,你不要告诉我,你没看到视频!” “看了。” “看了,你没发现你的女儿?” 詹浩天实在不想和单波在电话里讨论这些根本不存在的事,他现在只想睡觉、睡觉。 “你很无聊!” “喂,詹浩天,你是白痴吗?你女儿和你长得一模一样,你都没认出来?” 正打算挂断电话的詹浩天被单波一吼,头脑如当头一棒,愣住了,不是因为单波骂他是白痴的话,而是那一句你女儿和你长得一模一样让他瞬间清醒。 昨天的视频他才看了一半不到。难道是后面…… 他把手机扔在一边,迅速跳下了床,衣服也没穿,直扑向书房的电脑前。 昨晚的记忆棒还插在那里,他轻易就重启了视频,手紧紧握着鼠标,以快进的方式播放着,在顾盼盼和那个男人告别出门不久,一个小女孩灵巧的身影出现在画面里,只是看了一眼,短到时间只有匆匆几秒,根本不需要dna检测,詹浩天就立刻判定这就是他的女儿,除了她的头发遗传了顾盼盼的发质,细细长长,她的五官简直就是自己的翻版。 他又惊又喜,他有女儿,原来他的女儿没死!他真是要感谢上帝,让他强大的基因在女儿身上得到了演绎,想否认这不要他的女儿都难。 顾盼盼,怪不得你想把女儿藏起来?你是想带着她跑掉,想得美,没门! 昨晚还在纠结的詹浩天,立刻有了决定。 “单波,马上帮我包架飞机,我要去美国接她们母女!” “啊!包机?” 这个人前后反应落差也太大了吧!这才几个人,至于要包机吗? 此时的詹浩天完全出于亢奋中。 顾盼盼,如果是你一个人,我或许会放你走,因为比起你在我身边不快乐,我更希望你能幸福。 但现在不一样了,你生下了我们的女儿,我们之间永远也断不了那层关系,我不能容忍我的女儿去叫别人爸爸,不行,绝对不行。 我不管你还爱不爱我,反正我已经爱上了你,我再也不能放开你的手! <a>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