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二章 表面的风光 - 杠上霸道总裁

第一百零二章 表面的风光

“浩天,我们要不要约吕苏出来谈谈?” “我和他有什么好谈的!” “今天的报纸你没看吗?” “怎么?” “不知是谁把资料泄露给媒体,所有畅销报纸的头条都是我们天宇的负面新闻,而且都是清一色敏感话题,什么非法出资,什么故意漏报收入,还有更夸张的走私逃税,再这样下去,我怕时间长了,对我们公司会产生不利的影响。” “……”。 “你别忘了,我们还在洽谈的收购歌华地产的项目已经接近尾声,如果在这个时候出了麻烦,我们之前的一切努力都成为泡影,金钱损失不说,客户对我们的信任度就会直线下降,你我都很清楚做企业,诚信比金钱更为重要。我希望你不要因为和吕苏的个人恩怨,而误了大事。” “好了,别说了,这事我会另想办法。”詹浩天毫不客气地打断了单波的话题。 座落在a市凤凰山山脚的“禅语”茶居,典雅的环境,精美的茶具,空气中飘着淡淡的清香,在一间僻静的包间里,两个男人正品茶闲谈。 “郑局,这件事你有没有好的建议?” “浩天,这次税务风波你出手有点晚了,事情这么快被媒体曝光出来,很多事都不好处理,而且我接触过那个吕苏,让人打听过你公司的事,他态度十分强硬,似有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决心。” 詹浩天沏了一杯香茗递到郑秋林前面,并没有对他的话有所回应,抿了一口茶,淡淡的问了句。 “郑局,听说吕苏的媳妇是人大主席袁刚的千金袁小琴。” “好像是,说起来她和你小时候是一个大院的,以前是不是也喜欢过你。” “郑局真会说笑,人家可是出身名门望族的千金小姐,怎么会看上我这个满身铜臭味的生意人。” 呵呵,郑局爽朗地笑笑,面对詹浩天是一副完全放松的表情。 “浩天,说真的,我看吕苏现在就是和你较上劲了,你还是主动和他联系一下,不管以前有什么仇恨也好,现在有多少误解也罢,趁这次机会一次性把问题解决了,你爷爷说的对,民不与官斗,这里肺腑之言,当年你爸爸就是因为和当时的副市长闹得不愉快,才导致事业一直没有起色。” “当时的副市长?” “嗯,不过他在前两年因为肝癌过世了”。 “他叫什么名字?” “听说叫苏泉,是吕苏的舅舅。” 苏泉?舅舅?这意外的线索,让詹浩天眼前一亮,他一直以为车祸的发生是冲着爷爷詹学宇来的,毕竟当时掌管整个企业的人是爷爷,爸爸最多也就是个副手,而且爸爸天性善良温和,不见得他会与其他人有什么恩怨产生,哥哥詹靖天的性格就是随了父亲。 可是现在却冒出爸爸和苏泉有矛盾,难道苏泉和那起车祸有关? “郑局,这苏泉的是怎么一个人?” “嗯,我也很少和他接触,有时候就是市里开会碰到打声招呼而已,他那个人比较低调,平日也不喜欢热闹的地方,退休后更加不出门了。” “哦,原来是这样,怪不得我对他都没有什么印象。” “浩天,真是不好意思,你的事我实在帮不上什么忙!你也知道稽查局是税务局独立的部门,他们采取行动根本不需要市局审批,而且说到底他是掌握了一定的材料,否则他也不会贸然行动。” “郑局,您千万别这么说,我还要多谢你这么多年教会了我为人处事的道理。” “是呀!算起来,我和你爷爷也相识20多年了,当初我还是一个小小的办事人员,多亏了詹老的推荐,得到了领导的赏识,才捞到一官半职。” “郑局,你太谦虚了,这哪是爷爷的功劳,都是你自己有本事而已。” “浩天,你就错了,以前我也认为有本事到那里都可以成功,原来根本不是这么回事,我过几个月就要退休了,有些事我也不怕和你说,官场上的事黑得很,进了这个圈子,能力有时候是无用武之地的,对着领导你只有执行,对于下属你又不能强压,因为如果你没有后台,分分钟被人拉下来都不知道。在官场上要想好好生存,必须步步为营,事事谨慎,那种心累,不是普通人能够感受的,别人看到的只是表面的风光。” 詹浩天嘴角扬起一个似笑非笑的弧度,对于郑局说的情况他并没有否认。 所谓商场如战场,而官场如赌场,大概说的就是这种吧! 告别了郑秋林,詹浩天回到了公司,前脚刚进门,单波后脚就赶上了。 只见他一进门就狠狠地把文件摔在书桌上,整个人愤怒地如笼子里的猛兽,单手叉着腰,在屋子里来回踱步。 “浩天,你知道那个吕苏是多么阴险,他居然将陈年旧事重提。要追溯原罪,你要知道原罪是介于合法与非法之间,在经济改革之初,就是模糊不清的概念,现在才来秋后算账,这不是摆明耍花样吗?” “这件事你有没有咨询过律师?” “何止是律师,我连会计师、财务管理师、理财师、税务策划师都统统拜访过了,得到的一致答案就是,如果税法和会计法有冲突,以税法为主,而税法的具体执行又是按每个主管税务机关为最终解释,换言之我们的事就是他吕苏一个人说了算。” 詹浩天望着单波团团转的气恼的样子,眉头拧紧,脸色暗沉。 “你认为最坏的打算是什么?” “最终的结果当然是补税,而且这笔钱不会少,你要知道我们目前奇葩的处罚界定是下限0.5倍,上限10倍的幅度,也就是所谓的按情节严重而定,这一上一下的差额就有可能是1~2个亿的金额,这里人为的成分有多少可想而知,怪不得会有这么多贪官产生,这个中间的利益空间太诱人了,简直就是人为地引入走上犯罪的道路。” “所以呢?” “所以,你不把吕苏搞定,我们不仅仅是要付出金钱上的损失,更主要的是我们天宇公司从此会被贴上下不诚信的标签,这对我们以后招投标、签合同都会产生负面的作用。” “或许这就是吕苏的最终目的吧!” 詹浩天终于提及吕苏,单波的情绪渐渐冷静下来。 “你有什么好的办法把他搞定!” “你帮我约一下袁小琴。” “袁小琴是谁?” “吕苏的老婆。” “啊!哦。” 当晚,在君悦酒楼3楼西餐厅 “小琴,好久不见!” “詹浩天,怎么是你?” “怎么,看见老同学,不高兴?” 詹浩天挑了挑眉,望着面前一脸诧异的袁小琴,神情自若,她还是一如当年初中时的齐耳短发,清秀的面容,整一个文艺范青年,果然是搞艺术的人,气质甜美。 “我以为是客户,没想到是你!” “如果我表明身份,你会肯见我?” 袁小琴尴尬地笑笑,如果事先知道约她的人是詹浩天,她还真不一定会出来,当年自己傻傻地暗恋詹浩天的事传遍了整个大院,她至今回去还被人嬉笑。 “你找我有什么事?”她当然知道詹浩天找她不可能是叙旧。 詹浩天从袋子里拿出几张相片摆在袁小琴的面前,后者只是扫了一眼,淡定如斯。 “你什么意思?” “小琴,我没有别的意思,我只是提醒你,你丈夫吕苏现在的行为对你的伤害!” “哼,他对我的伤害岂是这些!” “你知道他在外面有其他女人?” 袁小琴的反应显然在詹浩天意料之外,他叫人跟踪了吕苏一段时间,发现吕苏隔三岔五就去找女人,而且不只一个。他想采用后院起火的方案让吕苏不得安宁,他知道吕苏是因为老丈人的关系才进的税务局,就算他不喜欢袁小琴,看在老丈人的面子上怎么都会对她避让几分。 可是没想到,袁小琴竟然知晓一切。 “我在结婚的当晚就知道他心里有别的女人了!” “是谁?” “是一个叫盼盼的女孩!新婚之夜,他喝得醉醺醺,嘴里叫唤的是那个女人的名字。” “你说的是顾盼盼?” 袁小琴愕然,难道他也认识她? “嗯!” “你知道她是谁?” “不知道,怎么?” “她是我的老婆?” “啊!!” 这个消息显然比起看见自己丈夫和其他女人暧昧的相片更为刺激,袁小琴万万没有想到,吕苏会和詹浩天的老婆扯上关系。 “现在你明白我找你的意图了?” “你是想让我说服他放过天宇?” 詹浩天轻轻搅拌着面前的咖啡,不慌不忙地说道: “如果吕苏能听你的话,那是最好!” “他不听呢?” “他如果还是一意孤行,我只好将他的这些相片曝光,那时他还能不能留在税务局里就不好说了。” “浩天,你千万别!我会尽力说服他的。” 詹浩天望着面前瘦弱的女人,真是有点看不懂她。自己的男人都这样背叛她了,她还要维护他的形象! “小琴,他这样对你,你为什么不离婚呢?” “离婚?婚姻岂是儿戏,他一天没有提出不要我,我不会离婚!” “你这样又是何苦呢?” “浩天,你不懂,一个女人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她不会选择放弃婚姻,我权当他只是在外面玩玩而已,玩累了他就会回家。” “看来你很爱他吧!” 袁小琴露出苦涩的笑容,拿起手袋,起身准备离开。 “你的事大可放心,他是不会拿自己前程开玩笑的人!否则当初他也不会选择和我结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