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一章 非理性的人 - 杠上霸道总裁

第一百零一章 非理性的人

“浩天,出事了!” “怎么啦?” 詹浩天依然低着头批阅着文件,完全没有理会单波着急的语气。 “我们天宇旗下的7间企业今早被税务局突击检查,其中天平私募基金公司的账目还被税务局查封了,财务部的电脑也被拿走了。” “什么?查封?” 詹浩天握钢笔的手顿了顿,他抬头默然,眉头拧紧,显然这个消息在他意料之外。 “据税务局内部人士爆料,这次突击检查是上面的特别安排,他们事先也没有收到风,也就没有能及时和我们打招呼,所以我们才这么被动。” “特别安排?” “你觉得会不会是有人背后打击报复?” “这段时间我们有没有和客户发生不愉快的事?” 单波语气肯定的说:“这个没有!” “我们一向都对员工不薄,员工举报的可能性很少,但也不排除小心眼的人耍花样,你好好排查一下近期从公司辞职的人!还有,如果不是内部人员,也有可能是政府部门的人。” “好,我知道了。” 单波应声后站在黑檀木的大班桌前,并没有离开的意思。 “还有什么事?” “关于顾盼盼……” “不要和我说那个女人的事,我和她已经没有任何的关系!”他一该刚才冷漠的语气。 “可是,浩天,我总觉得事情没有这么简单,尽管那张证明文件是真的,可是,她住院产下女儿的事我们有目击证人,我们是不是应该继续……。” “单波,我和她已经结束了,我是我,她是她,你不要再浪费时间,我们现在还有很多事做,投毒案中的关键人物黄倩如还没找到,车祸案的真相也没查清,你还有功夫去管别人的闲事吗?” “哦,我知道了!” 单波悻悻地退下,表面上看詹浩天与平常无异,顾盼盼走后,除了当晚他喝得烂醉如泥外,第二天他马上就投入了工作,没有怒骂,也没有难过,仿佛他根本没有和顾盼盼认识过,很快又重新活跃在传媒的面前,开始频频出席各种公开场合,报纸杂志纷纷报道他王者回归的高姿态,他再一次吸引了人们的眼球,站在商界精英的前列。 可是只有作为好友的单波知道,其实詹浩天表面的洒脱只是为了掩饰其内心的痛苦,他的酒越喝越多,他的话却越来越少,他待在公司的时间越来越长,他和朋友相聚的时间越来越短。 他就如一只独来独往的野狼。受伤了,却选择独自藏匿在一角,舔食伤口,自我治愈。 “先生,您回来了!” “嗯!这是什么?” “哦,是下午快递公司送过来的。” 外包装上的英文标识,来自那个熟悉的地方,在那里和她相处的每个画面,又排山倒海地涌现在詹浩天面前,有甜蜜也有苦涩,他极力想驱赶这种情绪的困扰,淡淡的望着半个人高的包装箱。 “把它放在杂物间,有空就和垃圾一起清理掉。” “啊,哦!” 小岚错愕地应了句,看着詹浩天迈步走上楼孤单的背影,心中腹语:有钱人还真是任性,这么大件的物品看都没看,就把它扔掉,还真是浪费! “啪”,他点燃了手中的香烟,黑暗中的星火若影若现,若明若暗。缓缓吐出一口,缕缕烟气飘散在四周,封闭的卧室一下子充斥着刺鼻的尼古丁味道,以前的他是极讨厌这种味道的,如今却对它上了瘾。 坐靠在沙发上,胸口的第二条肋骨又在隐隐作痛,他蹙了一下眉,传说上帝是用亚当左心房下的第二根肋骨造出夏娃,所以每每思恋某人,那里就会莫名的疼痛。 难道你就是那个人吗? 有人说一个女人不愿意生下属于你的延续,那就代表着她不爱你。 是的,你不爱我,所以才走得那么绝情,就算他一点一点为她改变,她依然看不见。 可是她绝情地走了,他却动情地哭了,就在她离开的那晚,就在这里,他们共同生活过的房间。 詹浩天,你真是悲哀,为什么在发现她不爱你的时候,才知道自己已经爱上了她,因为爱她,所以想要得更多,不仅仅是她的身体,更包括她的内心。他说过希望从未遇见她,未遇见,也就不会有痛苦的印记。 顾盼盼,你说你的答案和我一样,我的答案是什么你根本不知道,你又凭什么断定和我是一样呢? 推开窗户,黑夜里暖风兮兮,夹带着一丝湿润,又伴随着一股闷热,原来夏日的脚步已不再遥远,可是为何心却如冬天般寒冷。她走了才1个月而已,却如一个世纪那么长,长得让他觉得日子无法继续,这注定又是一个难眠的夜晚,他独自面对着江上的点点灯火,陷入对她无尽的思恋。 茶几上的手机在震动着,他故意忽略,下班的时候单波约他一起去聚餐,他推脱了,他越来越不习惯面对熟悉的人。似乎他有种错觉看见熟人就会想到过去,而他的过去一半是空白,一半是伤心,让他不忍回首。 可是打电话的人就像和他比耐性似的,不厌其烦地重拨着,他终于滑开了接听键。 “什么事,单波!” 他语气清冷,意外地听到对方少有严肃的语调。 “浩天,查到这次税收检查的幕后操纵者了。” “是谁?” “是吕苏。” “谁?吕苏?” “是的。他现在是市稽查局的副局长,这次的税收突击是他提议的,目的也很明显,针对的就是我们天宇集团。你觉得他会不会是因为顾盼盼的离开,所以想公报私仇。” “……”。 “浩天!” “嗯,先看看他想耍什么花样?” “浩天,我觉得还是先找上面的人打声招呼好一点,他才不会太过嚣张,你也知道官字两把口,我们作为商家处于不利的位置。他真要挑毛病,咬住不放,那样就会很被动。” “我就不信他可以只手遮天,他是不想在那个位置坐了?” “不是,我看还是……” “不要再说了,我已经决定了。” 单波挂断电话,无奈地对站在一旁干着急的杜燚摊了摊手。 “浩天是什么意思?” “他想和吕苏正面交锋。” 杜燚摇摇头,叹了口气:“一遇到和顾盼盼有关联的事,他就是一个非理性的人。” “就是,我今天还劝他好好查查盼盼手术的事,他却是一副十分抗拒的面孔。杜燚,你和林子柔那么熟,你帮我向她打听打听顾盼盼真实的情况。” “单波,不是我不想帮浩天,子柔虽然和我是公司合伙人,私底下也是好朋友,可是她的性格很固执,没有得到盼盼的允许她不会轻易将真相说出,说得好听叫做义气,说得不好听就是倔强,所以你想从她嘴里知道顾盼盼的消息,很难!” “那怎么办?也不能就这样不明不白,不了了之。” 杜燚托着下巴,想了一会,深蓝色的眼睛看着单波。 “有一个办法,不过要你亲自上阵!” 单波早已被他看得浑身上下不自在,听他这样一说,顿时警惕起来。 “我事先声明,违法乱纪的事我不干的,我家还有老婆孩子要我养呢!” 呵呵,杜燚轻笑道,真服了这个单波,任何时候都不忘家中的妻儿,真是二十四孝老公! “不需要你做那些事,就算你做了,我也担保你不会走进那道高墙。” “这还差不多,说,有什么我可以帮忙的!” “你记不记得,顾盼盼走的时候是住在哪里?” “当然记得,陆大海家,那天还是我开车送浩天过去的。” “嗯,直觉告诉我,陆大海知道内幕,他是你弟弟的未来大舅,你知道怎么做了?” 单波点点头,又摇摇头,一脸不解,他实在没搞清楚,就算陆大海是单涛的大舅,那也是单涛的事,又和他扯上什么关系呢? “喂,单波,我以前怎么就没发现你脑袋瓜这么不灵光呀!” “是,小弟愚钝,请高人指点!” “过来!” 单波把头凑近杜燚身边,杜燚在他耳边嘀嘀咕咕了一番。 还没等杜燚说完,单波已经整个人跳了起来。 “不行,这种出卖亲人的事我不干!” “这怎么是出卖亲人呢!你只不过是通过弟妹,让她关心一下她的哥哥,顺便查一查顾盼盼的情况而已。” “你这是要陆小溪做潜伏!” “嘘,别这么大声,这是考验她对你弟弟忠诚度的最好机会,如果事情真如我们所料,你就是一大功臣,难道你真的忍心看着詹浩天继续沉沦下去,退一万步说,就算事情败露了,陆小溪毕竟是陆大海的亲妹妹,他不会把她怎样的,最多也就是生几天的气。还有这种瞒着陆大海的事她也不是第一次做,上次b市工地坍塌事件,陆小溪可是故意没有告知开发商的信息给她哥哥,不是我看不起陆大海,他就是心太软,所以才错失了一次一次和顾盼盼和好的机会,他不明白一个道理,在爱情面前,你不能被动,你需要主动出击。” 听了杜燚一番振振有词的言论,单波长呼:“詹浩天啊,詹浩天,做你的兄弟我容易吗?我可是出动全家总动员,你这次别再令我失望了!” “单波,你先把账记着,事情解决之后,找他拿三倍的补偿。” “没错,到时找他算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