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 最无情的话 - 杠上霸道总裁

第一百章 最无情的话

“医生,她还好吧?” “嗯,顾小姐主要因为这段时间休息不好,加上营养不良导致血糖低而昏倒,我现在开了一些镇定剂和营养液给她,让她好好休息几天就可以出院了。不过,看她的心理压力大,回去你还是要好好开导一下她。” “我知道,谢谢您!” 陆大海望着躺在床上沉睡中的顾盼盼,她真是变了很多,不仅是她外表的打扮,她脸上忧郁的表情更令他诧异。这不是他当初认识的笑脸常开的顾盼盼,什么时候她已经沦落到要靠药物医治她的心病。 她的转变让他心疼,原来隔了这么多年,她依然可以轻易牵动他的情绪。 盼盼,你生活的不开心,为什么没有和我说呢?我说过会等你,不论什么时候,只要你需要我,我一定会在你身边。我不敢去打扰你,我以为就算詹浩天不爱你,你既然选择和他结婚,你一定是有你的考虑,我不愿你背负别人的闲言碎语,受到他人的指指点点。 可是你竟是如此不快乐! 如果我那天没有和客户在君悦应酬,没有在电梯里遇见你,我还不知道你活得这么累,你虚弱到晕倒在电梯里,为了那个不爱你的男人,又一次糟蹋自己的身体,你觉得值得吗?别傻了,盼盼,你在医院躺了三天了,而他在哪?他是你的丈夫,他甚至连打一个电话问候都没有,这样的男人你还有什么好留恋的! “丹丹!丹…丹,他不要我了!”她吐着碎碎语,声音低得只有她自己听见。 “盼盼,你醒醒!醒醒!我是陆大海!”他摇晃着她的肩膀,唤着梦中的她。 顾盼盼迷迷糊糊睁开双眼,面对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多年不见的男人,有点茫然不解。 “陆大海?你…这是在哪里?” “这是市一医院,你昏倒了!” “你怎么……” “我当时和客户吃完饭出来,在电梯里看见你。” 昏倒?那痛心的画面又一次浮现在眼前,顾盼盼,看来你还是高估了自己的承受力,原来你没能撑到离开君悦,好在那个男人没有看见,可是为什么偏偏又是他?她强打精神,露出一个比哭还要难看的笑脸。 “呵呵,陆大海,你是不是我前世的守护神,为什么每次在我最狼狈的时候,你都会出现在我的面前。”上次是在被詹浩天半路赶下车,这次是被他彻底地抛弃。 “盼盼,我不要做你前世的守护神,我只想成为你今生的陪伴者。” 陆大海简简单单的话透露出的真诚确实令人感动,可惜她不再是当年的盼盼,她摇摇头。 “大海,太迟了,有些东西错过了就是错过了,你再想那也都是过去式了。” “盼盼,是因为他吗?” “不是,大海,如果你真的为我好,就不要逼我好吗?我们只做好朋友,否则就只能是陌路人。” 陆大海苦涩地笑笑,顾盼盼呀!顾盼盼,不是我在逼你,是你在逼我好吗?你明知我会选择前者,因为我宁愿自己委屈,也不想你有一丁点的难过。 “好,但你也要答应我,好好生活!” “嗯,大海你可以帮我办一件事吗?” “你说!” “你帮我……” “夜色”清吧 “你别喝了,你是想不要命了?” 单波一手抢过詹浩天手里的酒瓶,叫服务生倒了一杯茶放在他面前。他看着面前天天喝得酩酊大醉,公司也不管,家也不回,整一个颓废青年的詹浩天,心里不免来气。 “詹浩天,你要是想她,要是爱她,你就去把她追回来,不要在这唉声叹气,把酒当饮料,这解决不了问题!” “追她回来?” “对呀!你明知她根本没有离开这个城市,你为什么就不去找她呢?” “呵呵,找她?找到她之后呢?又强迫她?禁锢她?” “这个……” 詹浩天猛地又灌了一杯烈酒,满脸通红的他用力地拍了拍胸口。 “她这里已经没有你存在的位置,你留着她的人有意思吗?我詹浩天不是非她不可,没有她我一样可以生活得很好、很好……” “浩天,浩天!” 单波望着醉倒在沙发上的詹浩天,无奈地摇摇头,顾盼盼说你是情感白痴一点都没错,纵使她心里没有你,那么你呢?只要你的心里一天放不下她,你就不可能生活得很好。 日子似乎又恢复了平静,平静地让人心慌,她居住在城市的新区,他活动在城市的中心,明明知晓对方的一切,却从未有相见的欲望,他和她就像好无关系的两个人各自生活在自己的空间里,没有交集。 直到某一天,他收到了她的快件。 “她人呢?”他没有第一时间拆开。 “顾小姐今早辞职了!” “然后呢?” “她订了晚上的飞机回美国。” “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 “是!”林劲退下,心里纳闷,前几天还在为顾盼盼酗酒的人,今天听到她要离开的消息又无动于衷,真是猜不透呀! 詹浩天望着快递单上那秀气的笔迹,低语:顾盼盼,你终于还是决定走了。 动作缓慢地拆开封条,一张a4纸轻飘飘地滑出桌面,只是看了一眼那白底黑字的标题,他的表情瞬间由清冷变为严肃。 不可能!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 他以为他不发出离婚的通知,顾盼盼就算离开这里,她依然逃不过他的视线,但他万万没有想到,他们的离婚是一早设定好的模式,只是时间的问题。 他突然醒悟过来刚开始遇见顾盼盼时她说的那句话:我们的婚姻是有期限的。 所谓的期限,他的理解是人在婚姻在。她的定义是指他们的婚姻存活期只有5年,而今天恰恰就是到期日。 原来她的停留不是因为不舍,她的坚守只是为了合法化,她一直都在等待着重获自由的那天,詹浩天,一直蒙在鼓里的人是只有你,她为什么对你没有感情,她为什么不愿生小孩,她为什么要欺骗你,一切都得到了合情合理的解释。 残忍的事实毫无征兆地呈现在面前,头疼又开始发作,他动作粗暴地拉开抽屉,拿出止痛药拼命地往嘴里塞。 稍息片刻,疼痛暂时得到缓解,他闭着双眼想缓冲一下不适。 “浩天,你怎么啦,脸色这么差!要不要叫医生来!”是单波的声音。 他摆摆手,睁开眼,努力压抑着那一波又一波侵袭大脑的痛觉。 “什么事?” “你真的没事?” “嗯!” “刚刚查到顾盼盼在美国做手术的情况了。” “……” “她做的是剖腹产手术!” “剖腹产?那么说她……” “是的,她生了个女儿!” “单波,马上去陆大海的家! “啊,是!” 半个小时之后,他出现在顾盼盼的面前。半个月未见,四目相投却是无言以对,她瘦了半圈,他阴了半脸。 “为什么,你要瞒着我!”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我的女儿在哪?” 哈哈哈!她的笑声肆意地响彻整个屋子,令他头脑又开始发涨。 “詹浩天,你真是太好笑了,你的女儿?你是不是找错门了,这里没有你的女儿。” “顾盼盼,你别再撒谎了,这是什么?你好好看看,这是四年前你在美国动手术的医院。” 她看都不看一眼他递在她面前的纸张,冷清的声音缓缓吐出。 “我是在那动手术,这又能代表什么?” “你做的是剖腹产,还不代表什么吗!” “詹浩天,你还真是无知,剖腹产而已,就代表你有女儿啦!” “你,你把孩子怎样了?” 顾盼盼淡漠的语气令詹浩天产生陌生的恐惧,难道她把…… “是的,我把孩子做掉了,你不爱我,你只是把我当作报复的工具,你觉得我会傻到替你生小孩吗?詹浩天,别幼稚了,我以前在这都不稀罕你的种,更何况是去到美国。” 不稀罕!不稀罕!这三个字无疑是刺激了詹浩天原本混乱的神经。 孩子打掉了,不可能!他不相信喜欢孩子的她会抹杀自己的骨肉。 “不,我不相信,你一定是在骗我!”他极力地否认着。 “你还真是不死心!你好好看看吧!” 顾盼盼从行李里拿出一张全英文的纸张,摔到他的怀里。 初生婴儿的死亡证明! 这是詹浩天人生中看见的最恐怖的字,他惊得手指发颤,文件随即飘到他的脚边。 “你骗我的,这是假的!”他依然不相信,虽然语气已经没有刚才的自信。 “是不是是假的,你查一下不就知道了!” 是的查一下,他顿时觉醒,弯腰拾起文件,拍了照片,上传,发送,等待…… 他闭气凝神,紧张万分。 她血流加速,慌乱无比。 空气一下子被凝聚在她和他的周围,压抑感让两个窒息得不能呼吸。时间在一秒一秒地流逝,心在一点一点地下沉。终于有电话打了进来。 “是詹总吗?” “我是,是,嗯,我知道了!”他挂断电话,瞪着她不言不语,绝望的眼神带着恨意直穿她的心底。 “顾盼盼,我希望从未遇见你!” 他毫无留恋地转身离去,她僵化般地呆立着。 原来这世界最无情的话,不是我们分手,而是我希望从未遇见你!!! <a>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