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回国 - 杠上霸道总裁

第十章 回国

a市机场 “您好!hulda小姐吗?”单涛一眼看见从出口走过来的身材高挑的女人。 “是的,你是?” “我是詹总的助理,单涛,詹总让我来接您!”单涛语气很恭敬。 “詹总很忙吗?”hulda语气有点失望。 “是的,詹总今天有会议需要亲自出席!” 单涛说得很自然,面前这个令詹皓天接连不断去寻找的女人,在回国之前,詹浩天让他查过,她是个孤儿,10岁那一年得到好心人的收养去了英国,直到上大学的那一年,养父母相继因病去世。 听说她是他的初恋,可是听她的口气似乎并不了解詹皓天。他可是从来没有接过哪个女人的飞机,就连和他相处最长时间的盼盼,也不例外,最多只是在机场外的车上等着。 刚开始,顾盼盼还颇有微辞,后来一听单涛说她可是詹总第一个去机场接的女人,搂着詹皓天又是笑又是亲,乐呵呵的,反倒搞得他这个司机当场有点尴尬。 顾盼盼总是这么开朗活泼,轻易就能感染旁边的人,而不像面前这个女人,外表虽然温和,内里却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这样呀!那我们走吧!其实回到国内,你可以叫我的中文名字黄倩如。” “是的,黄小姐,我们现在先回公寓!”单涛接过她的行李,带着她走向停车场。 汽车在高速公路上飞驰,一切都是如此陌生,黄倩如望着车外宽阔的道路,整齐划一的绿化,远处隐隐约约的高楼,心里涌上不知何滋味。 终于在一栋高层楼前车子停下。 “叮当“电梯停在13楼。 “请进!” 单涛打开不锈钢的大门,全新的家具,全新的装修迎入眼帘,这是一套两居室的房子,大约100平方米左右,南北对流,南面对着是小区的中心花园,环境优美。 单涛简单介绍了房子的设备后,准备离开! “我什么时候可以见皓天?”黄倩如忍不住问道。 “詹总说了,他有空就会来的! “我知道了,没有其他事了,今天谢谢你,单涛!” “不客气,黄小姐,再见!” 轻轻掩上大门,黄倩如背靠着墙壁,凝望着窗外已经漆黑的夜空,神情有一丝落寞,爸爸妈妈,女儿回来了! 长兴居房地产代理 “喂,子柔,你找我?”拿起办公桌上的手机,有几个未接电话,其中一个是好友林子柔。 “盼盼,你终于回电话啦!我还以为你又出什么事了!”座机里子柔着急的声音透过细小的电话线传入盼盼的耳朵,心一阵暖和。 “不好意思,子柔,我刚刚在开会,没带手机!” “哦,原来是开会,现在忙吗?晚上我们一起吃饭吧!”林子柔的语气稍微放松下来。 “对不起,今晚不行,晩上我还有一个酒会要参加!” “盼盼,你现在工作起来渐入状态了嘛!” “子柔,你就别取笑我了,我没有爱情,面包也是要有的!你不能让我精神粮食和物质粮食都同时缺失吧!” 只有在好友面前,顾盼盼才会如此肆无忌惮,彻底放松。 以前她没上班,天天吃喝玩乐,时不时去旅游,反正老爸大把钱,家里也不需要她负担什么,养成她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把赚钱看得太简单。 上班1个多月,才发现就算是盛世长安这样大的公司,资金这么雄厚,还是会有这样那样的问题。 比如说贷款,就必须与银行上下打好关系,一个审批环节出了问题,资金不到位,工程就会导致延期,又比如销售,一下子没跟上进度,款项回收不及时,银行贷款就要拖欠,一拖欠劳资纠纷就容易产生。一环扣一环,可以说是步步为营。 就说上次采用了某设计公司的小户型方案,房子还没建好,一个政策来了~限购。限购条款一出,小户型基本滞销,为什么?很简单,反正只能买一套,有条件肯定买大一点的划算些,这就是国人普遍的心理。 卖房子有时就是心理战,你能摸透消费者的心理,你就会赢。 也许是因为在销售部待了1个月的原因,盼盼渐渐理解了爸爸的艰辛,一个小小的子公司都有这么多问题存在,一个集团公司会是怎么一种状况,没有强大的魄力和系统科学的管理是不行的。 以前是自己太不懂事了,太自私了,光顾着自己去玩乐。 所以她也就学会替顾长春分担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比如今晚和建筑设计公司的酒会,她就打算参加。见多些人了解多一些及时的市场动向,她觉得很有必要。 “子柔,你和黎昕现在怎样了?”既然电话里说开了,盼盼干脆放下手中的文件,躺靠着椅子,脚摆放在桌面上,一副休闲范儿。 “也就那样,上个月我去他家了,见到了他的父母!” “怎么啦?不顺利!”听出子柔说话情绪很低落。 “他爸爸还好,他妈妈就……,哎!” “子柔,你别灰心,只要不是两个都反对,就有希望!”盼盼安慰道。 “可是,他妈妈喜欢的是邓琳!” “邓琳,那天和黎昕从星级餐厅出来的那个女人!” “哦!” “我说子柔,你干脆和黎昕奉子成婚得了,那样黎昕的妈妈就不会反对了!” “你说什么嘛?!”林子柔又羞又恼,哪有人出这样的馊主意的。 “有什么好害羞的,这个方法有许多成功的案例好不好!” “你还说!你再说,我就挂线啦!” “别,我这是为你好!” “不要说我了,盼盼,你和詹皓天真得没可能了吗?” “哼,他都把初恋情人接回了,你觉得我们之间还能继续下去吗?” “那个女人回国了?你见到了?” “嗯,在机场,我去接客户的时候,看见单涛接她的机!” “盼盼,我总感觉詹皓天对你是有感情的,不然他也不会和你相处这么久!” “子柔,你错了,相处久就是有感情吗?那么你和田磊相处时间也不短,为什么你就这么快拒绝他呢?有时候感情就是一种习惯而已,或许那段时间你只是不想去改变,你就将就凑合,但这绝不是爱情,因为一旦有新的事情新的人刺激下,一切就会恢复原状。” “盼盼,你变了!” “我没变,我只是不再幻想而已!”

上一篇   第九章 支票

下一篇   第十一章 宴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