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分手 - 杠上霸道总裁

第一章 分手

“我们分手吧!”詹皓天背对着顾盼盼,眼睛凝视着窗外漆黑的天际,语气很平淡。 “哈哈!哈哈!分手,很好!” 后面传来顾盼盼肆意的大笑,笑声带着无所顾忌的放纵,响彻整个房间,要不是酒店隔音做得好,准会招来其他客人的投诉。 詹皓天转过身来,面对盼盼狂笑的样子,他的眉头紧锁,心突然烦躁起来。 这个**,永远是这么乐观吗?连分手对于她来说也是若无其事吗?在这之前他甚至做好一切的心理准备,她会对他痛哭流涕,她会对他施以拳脚相加,她会对他恶言痛骂! 然而,她却没有!她竟然是在此哈哈大笑! 她是什么意思? 是觉得分手对于她来说是件多么荒唐的事吗? 是的,本来她和他之间交往就是协议,而且期限只是一个月,是他一直在忽略而已。 当年,无限青春活力的她只是为了帮她的好友林子柔,才误闯进他的世界。 她是因为闺蜜,他是因为爷爷,爷爷频繁的催婚,让他烦恼不已,他只有29岁,怎能这么快让婚姻束缚自由呢? 况且,爱情和婚姻在他的眼里是如此低廉,对于低廉的东西他一向不屑。 所以他频频更换女友,短的1晚,长的不超过1个月,而那时,他刚处于空档期。 他玩心大,看上了当时在酒吧打工的林子柔,而当他知道林子柔曾经如此深爱过一个男人,他突然没了兴趣,在他的感情世界里,长情和痴情都脱离了他的原则。 那天顾盼盼气势汹汹闯到他面前的情景依然清晰记得。 干净利落的齐耳短发,乌溜溜的大眼,鹅蛋形的脸,嫣红的小嘴,皮肤有点黑,但处处都透露着健康,她就是那样直直瞪着你,没有一点羞涩,也没有一点胆怯。 他记得她说林子柔的生活已经够混乱了,她没有时间,也没有心情来应酬你! “那么,你有时间应酬我吗?”他想戏弄眼前不知天高地厚的小辣椒似的小女生。 他没想到她居然答应了,只是定了条件: 1、交往期间只有1个月。 2、与她交往期间不得和其他女人有任何的牵连。 他爽快应了下来,反正他只是换换口味玩玩而已,无所谓,那么她呢?她也是一样的想法吗? 盼盼的笑声刺痛了皓天游离的神经,他想尽快结束这场对话。 “我会给你赔偿,毕竟你和我相处了一年!”詹皓天冰冷的声音吐出。 “赔偿?詹总要如何赔偿?”笑声终于遏止。 “你开个价?” “詹总真是大方,只怕我想要的,你赔不起!”盼盼微微昂起头,带着不屑的眼神扫视了面前这个男人。 “你说?” “我要的是你的心!”声音很轻,却很清楚。 “你?!”詹皓天始料不及,一时语塞。 “没有是吧!”盼盼冷笑道。 “除了那个,我都可以给你!”不知为何,心有些隐隐作痛。 “是吗?好,我要2千万!” “2千万,想不到,顾盼盼,你竟然如此贪婪!”刚才的不忍彻底消失。皓天恨恨抛下一句: “我明天会给你!” 房门咔嚓一声关上,屋内寂静一片。 “他走了,顾盼盼,你真的傻!你都不懂游戏规则吗?协议交往,当然有结束的一天!” 盼盼把自己深深过在被子里,6月初夏的英国伦敦,早已是繁花似锦的季节,为什么感觉却如冰天雪地的冬季,浑身都是冰冷。 “这是你要的!”盖好印章的大额支票就那么毫无遮掩的摆在房间的书桌上。 2千万,原来只是多了几个零而已! 轻轻拿起支票,扬了扬手。 盼盼嘴角上扬,露出一个贪婪的笑脸。 2千万,买断了1年的青春,1年的感情,真好!多少人会羡慕不已,我真是幸运,遇上一个大土豪! 盼盼的笑脸刺痛了詹皓天的眼睛。 这个女人,原来和其他女人没有什么不同,只是为了钱和他交往。也好,这样就能彻底了断过去的一切,不论是爱也好,恨也罢!他不会内疚,她也不会纠缠,结局很好! “我走了,希望我们以后再也不见!”皓天转身准备离开。 “等等!” “怎么,你还想要什么?” “詹总,既然这么大方,作为感谢!今晚我免费陪詹总如何?”声音带着娇媚。 詹总,又是詹总!这个称呼只有在她没有和他协议交往时叫过,如今她却张口闭口称他为詹总,就好像他就是她的顾主,他是她的服务对象。只是短短1天而已,她就毫不费力完成了角色的转换!演技真是出众! 詹皓天心中十分不爽。 他冷漠的眼光看着盼盼。后者回应他的是妩媚挑逗的眼神,还摆着一副诱人的姿势。 “怎么,难道詹总害怕了,怕经过今晚会爱上了我!舍不得离开我!” 柔软的身体贴近,细腻的肌肤触摸着他的胸膛,纤细的手指慢悠悠地解开他衬衣的第二颗纽扣,一直往下,詹皓天被挑起的欲望迅速蔓延到全身,血液在沸腾,眼睛要喷出情欲的火焰。 他双手迅速把盼盼抱起,粗暴地把她抛到床上,动作快捷熟练把身上的束缚全部褪去,身体压了上去。 带着前所未有的急躁,霸道吻住了那片红唇,手摸索着身下那熟悉的躯体,那一片雪白的桐体像缠绕的藤蔓,紧紧的黏附着他的腰身。 这不是一场甜蜜的欢爱,这更像一场要争个你死我活的战斗,充满着惩罚,痛苦,恼怒,不甘和不舍的味道。 你霸占了我,我侵略了你,我啃咬了你,你撕裂了我,我没有输,你也没有赢! 似乎是用尽了所有气力,耗费了全部的体能,两人终于停止了纠缠,疲惫地躺在床上一动不动,寂静的空间里情欲的气息充斥着四周,没有任何的声音,甚至连呼吸都是一种干扰。 良久、良久…… “你要过得幸福!”黑暗中皓天略带沙哑的声音缓缓吐出。 “我当然会幸福!”躺在一旁的盼盼自信地回答。 没有看盼盼一眼,詹皓天一个跃起,麻利地穿好衣服,没有道别,开门而出。 幸福!哈哈!盼盼自嘲着。 他连留宿一晚的念头都没有了,他连给你一个道别吻都觉得是种负担!他真是潇洒,他已经自然而然回归到原来的位置,只有你,顾盼盼,你如傻瓜一般,还祈求他对你还有一丝丝眷念! 他需要的不过只是你的身体而已! 他曾经答应给你的爱情,你愚蠢地认为那是真爱! 原来他给予的爱情是有期限的,说好1个月,现在已经超期1年,顾盼盼,你还赚了!

下一篇   第二章 获知